Thanks for the Passing years __【感谢流年】

驻定不变的小窝,图/文/吐槽。中美日2D3D都有萌。

【One Piece/SZ】You're not alone(4-5)

标题:You're not alone
作者:Eilinna
CP:S/Z
等级:目前是PG
声明:架空现代。中南欧中等城市背景。Zoro设定为西班牙人,卷眉法国人,后面可能有轻微MZ,十分OOC,慎。以上,祝阅读愉快。

 
4
 
Sanji用力甩上公寓的门,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恶狠狠地踢了一脚鞋柜。
“那个混账绿藻头,对客人出言不逊是习惯还是针对我吗?其实是针对我吧?到底是对我的哪里不顺眼了?有这么做生意的吗?”
他站在门口冲鞋柜径自发了会儿牢骚,然后脱力地走到沙发前躺倒,一只手伸到领口松了松领带,另一只手从西装口袋中摸出手机。Sanji瞥了一眼屏幕上的时钟,已经接近晚上十点。
他原本并不是很在意那家骑士用品店,但是店主毫无缘由的尖刻态度却让他记忆深刻。拜对方所赐,他在相当糟糕的心情中度过了整晚的工作时段。尽管没有食客对他带有个人情绪的料理发出抱怨,他仍然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今晚的烹饪是他从巴黎来到这座城市后最差劲的一次。
他完全无法理解一团藻绿的年轻店长为什么会对他身为厨师的职业道德故意发难,这是对他最大的侮辱,对方显然对此十分清楚。更重要的问题是今天是他初次与对方相识,对方产生如此强烈的抵触情绪的动机他一无所知,这一切让他在愤怒之余还有种莫名其妙的苦闷感。
无论何种方式的发泄都无助于烦躁的排解。就算是现在躺在沙发上什么也不做,眼前也会浮现起对方刺眼的讥讽笑容。
“烦死了。”
他望着空洞的天花板喃喃自语。
他一定得做点什么,至少要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被厌恶,或者反击一下什么的,不然无法从这种糟糕的情绪中自拔。
 
 
第二天的工间休息,Sanji依然早早地收拾出门。
他穿过餐馆前的大街走到CAVALIER的门口,偷偷从强烈反光的玻璃中探了一眼店内的状况。年轻的店长依然坐在柜台中埋头工作着,完全没有注意到站在橱窗前的他。
于是Sanji整了整衣襟,对着玻璃用一分钟将自己的唇角勾成一个十分适合于对那团不友好的绿藻展示的、充满优越感的微笑,然后深深吸了口气,推开了道具店的木门。
 
门轴因年代久远而轻微变形,在转动时发出尖锐的摩擦声,似乎惊动了柜台中的年轻店长。Sanji注意到台面上放着另一把陌生的炎形剑,周围摆着剑油、棉纱、长短各异的铁签和几块大小不一的麂皮,还有一盏冷光源台灯。
青年抬头瞥了他一眼,很快便兴味索然地继续埋头工作,仿佛只是确认了一只误闯的流浪动物。
经历上次不愉快的交锋,他已经摸透了对方这种冷淡的态度。尽管这种带有蔑视意味的忽略总是令人格外不爽,但是他不能将自己的不悦情绪表露在外,这会使他今次的拜访效果大打折扣。于是他依然保持着微笑,径直向青年的工作台方向大步走去。
Sanji倚到了柜台前,微笑着将上半身探向对方。“我叫Sanji,对,这是我的名字。你只要叫我Sanji就够了。”
青年终于放下手中的活计,皱眉打量着他。“然后呢?”
“你的名字。”Sanji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颌,空闲的一只手搭在了柜台上。“很公平不是么,我先报了自己的名字。”
青年忽然轻笑起来,笑容充满刺眼的讥讽意味。“我没找到它和我的联系。说真的,如果可以,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你的名字。”
他望着对方的笑颜,有对方之前那张又硬又臭的面孔作对比,他居然觉得那该死的有点好看。“意外地吝啬,不过很符合你的身份,店长。”
青年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似乎发觉不去接他的话题才是最好的选择,于是低下头去继续手头的工作。
他从对方的表情中收获了报复成功的小小快感,不想这么快就结束两人之间的对话。“那么换个问题。亲爱的,”他歪头凝视着对方的左耳,翘起一根食指点向三枚水滴状的金色耳坠。“是你不甘寂寞,还是某位坚持的好人连续三年送了你一样的礼物?”
青年沉默了一会儿,再次抬眼望着他,眉头皱成一团。“这种性骚扰的发言,你们把它叫做法式幽默?”
Sanji愣了片刻,忽然将头埋进手臂间肩头剧烈地抖动起来。好一会儿他才重新抬起头,对方正不解地瞪着他。
“性骚扰……”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伸手推了推对方的肩头,被青年一掌拍开。“你到底是有多可爱啊,居然用了这个词。”
青年的眉头皱地更深,额头隐约有青筋在跃动。
他又自顾自地笑了一会儿,才转身背靠着柜台喘着气说:“啊——真没办法——太可爱了。顺便说,我喜欢你这店。”
青年不动声色地抄起手,冷冷道:“你觉得这么说我就不会赶你出去?”
“你当然会。”Sanji笑着举起了双手,“但是千万别。我是认真的。”他冲对方眨了眨眼。
青年看了他一会儿,突然礼貌地微笑起来,瞳孔却渗露出危险的讯息。“请你出去。”
“哦,当然。不买东西不算客人对吗?”Sanji用微笑回敬道,却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从裤兜里摸出了烟盒。
青年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不是。还有,敢在这里抽烟,我会杀了你。”
“那给我一个不让我欣赏你店里这些漂亮宝贝的理由。”Sanji将烟盒放了回去,走到墙边细细打量着墙上悬挂的刀剑。“你从哪里搞到的一把式刀,我很好奇。”他抬起手,隔空触摸着那把白色刀柄的细长钢刀。“她很漂亮,有年头了,而且很锋利。绝对不是一件纯粹的工艺品。”
青年望着他的背影,再度陷入沉默。他有些奇怪地回过头去,正对上对方神色复杂的一张脸。那样的表情闪瞬即逝,对方很快板起脸,硬邦邦地回答:“那是我的刀。”
“当然,这里都是你的刀。”
“她是‘我的’刀。”青年不耐烦地强调。“从老师那里继承下来的。”
“哦,老师。”Sanji恋恋不舍地从那把刀上挪开视线,望向青年。“她有名字吧?就像电影里那样……很帅的……比如正宗?妖刀鬼……哦,鬼什么的。”
“鬼彻。右手边就是三代鬼彻。”对方用下颌点了点白色式刀旁边那把暗红色刀鞘的式刀,眉头舒展了一点。“和道一文字。”
“什么?”Sanji从鬼彻上抽回视线,扭头看向对方。
“和道一文字。她的名字。”青年从柜台里走了出来,站到Sanji身旁凝视着那把刀。他耸了耸肩,转回头看着白色的刀柄笑道:“你看,你连宝贝的名字都肯告诉我,为什么不肯告诉我自己的名字?”
青年的脸似乎迅速沉了下来,他则装作没有发觉般继续端详着和道一文字,故作轻松地说道:“姓氏就可以了,我只是不想用‘你’或者‘店长先生’来称呼你而已。”
青年犹豫了片刻,低声道:“Roronoa。”
“西班牙人?”Sanji转头望向对方。
Roronoa·Zoro。”Zoro不置可否,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名字。
Zoro。”他抚着自己的下颌思索了一会儿,忽然抬头冲对方笑了笑。“抱歉我要食言了。我还是更喜欢你的名字。”
 
他成功地看到青年脸上瞬息万变的精彩表情。
 
 
5
 
“最近你似乎很频繁地光顾对面那家刀具店?”
 
耳边似乎响起什么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地方飘来。他艰难地从手头摆弄着的牡蛎肉上抽回注意力,茫然地抬头。“什么?”
Nami恶狠狠地用食指叩着桌面大声重复道:“我说你最近经常光顾对,面,那,家,刀,具,店?!”
“啊,哈,是吗。大概是吧。”他用了几秒钟来消化对方的提问,漫不经心地随口应了几句,很快又冲橘红色短发的领班小姐暧昧地笑了笑,“啊,今天的短裙也是如此动人,我简直无法想象能有什么比它更适合你的丝袜——”他刻意探身看了眼桌下,“——漂亮的菱形花纹。”
“谢谢。”Nami面无表情地将手放在交叠的双腿上,压紧短裙的缝隙。“看不出来你对古董还有兴趣。”
“对中世纪的骑士有一点兴趣而已。”他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将装着牡蛎肉的盘子推到一边。“那家店你进去过?”
“去过一次,工间休息实在有点闲。”——啊哈。都是这个理由。
领班小姐一边理着领巾一边接着说:“那家店两年前就在这里了。店主是个一头绿毛的西班牙人。店面装修陈旧,墙上的东西也都是古董,简直像个考古发掘现场。啧。”
“他的收藏看起来不是一般的古董。”
“哈。一把大概就能买下这家餐馆。”Nami嫌恶地看着他的手,“去洗手,难闻死了。”
“这可是新鲜的牡蛎,早上进货时还是活的呢。”他颇为惋惜地打量着牡蛎,端起盘子向厨案走去。“想不到你对古董的价格还有研究。”
“只要是和钱挂钩的东西我都感兴趣。说起来,”Nami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叹了口气,“你究竟是为了什么从巴黎那样的大城市来到这里?就厨师生涯而言,那边的机会和提升空间都更多一些吧。”
他微微滞了一瞬,很快拧开了水龙头。“唔……怎么说呢,大概因为我感兴趣的不只有料理。”
“还有女人,我知道。”对方不耐烦地接道,“你这种吊儿郎当的生活态度我都快看不下去了。”
“……女人吗。”他低声喃喃了一句,忽然回头冲对方微笑,“我可不是个情种。有Nami小姐在身就够了,如果可以请允许我邀请你到寒舍——”
一只牡蛎壳准确地砸中他的眉心。
 
 
“……啊啊,巴黎又有什么好呢。”
Sanji站在长桥中央,半倚着桥栏上的石雕。河风从桥下穿过,他理了理被风掀乱的发丝,视线飘向桥上来来往往的艺术学院的学生。
【两端的世界,被桥梁连接着的缪斯的圣地与人间的烟火。】
——啊,又想到了什么乱起八糟的东西。他收回视线,从怀中摸出烟盒抽出了一支。
这里是在繁华的市区与艺术学院的连接处。他背向河面点燃香烟,深深吸了一口,尼古丁和焦油味道的烟雾顺着喉管滑入鼻腔。“被女士批评生活态度吊儿郎当,你该反省了。”他忽然冲面前的空气笑着说,衔着烟卷撑在桥栏上。
河水的波凹处盛满炙热的阳光,随着微醺的河风轻轻晃动着,几乎刺痛了他的眼。正当他微微出神之际,身后掠过一阵谈笑声,有钝物擦过他的小腿。Sanji扭头看去,一个推着自行车的女学生冲他抱歉地笑了笑。
他弯腰轻拍掉裤腿上的车印,嚼了一口烟嘴,冲着女生的背影淡淡一笑。“……学生吗?真好。”
 
 
傍晚的时候,他开始掉头向回走去。日间被艳阳蒸起的水汽遇到温度较低的河风,在紧贴着水面的地方飘起一层淡淡的白雾。
白天略嫌静寂的街道上此时车水马龙,下班的人流冲刷着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他紧贴着沿街的橱窗缓慢地走着,余光忽然扫到一家书店。
天色还远未接近暮灰,书店中却早已经点亮暖色的灯光,隔着橱窗的玻璃和撑在玻璃后的杂志架,他看到柜台前坐着一个黑色秀发的女人用十分优雅的坐姿倚靠在沙发椅上翻阅着一本《青铜骑士》。于是他推门走了进去。
门的顶端触碰到一串挂铃,突然间发出清脆的钟鸣声,让他着实被吓了一跳。女人应声抬头,看到他时缓缓合上了手中的书本,微笑道:“欢迎光临。”
“唔,”他立即绽开粲然的笑容,“能遇见您这样美丽的女士真是意外的惊喜。”
女人丝毫没有被冒犯的感觉,依然礼貌地微笑道:“谢谢。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不,我只是随便看看。”
“祝您阅读愉快。”
女人重新低下头去翻看手中的诗作。他的视线落在书页的俄文上,又转向一排排的书架,最后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我想我需要一本书。关于中世纪的。”
“您想要什么方面的?”女人再度合上诗集,冲他微微一笑。“政治?经济?军事?艺术?”
“就我个人而言,越全面越详细越好。”
女人沉吟片刻,起身走到书店角落一处不起眼的书架上抽出一本砖一样厚重的书,折身走了回来。“这本如何?”
他瞥了一眼烫金的封面,突然轻笑了一声。“还有两本呢。”
“原来先生看过。”女人的笑容似乎变得真正开心起来,“虽然有点遗憾,不过这家小店已经没有比它更为全面的关于中世纪的书籍了。”
“不。我没有看完,只有第一本看过,那时候我还是个学生,没有那么多钱买下全部。”他真诚回以微笑,“它很好。剩下两本也一起拿过来吧。”
“您是个慷慨的客人。无论是对金钱还是对知识。”女人冲他眨了眨眼,转身去拿剩下两册。他望着对方袅娜的背影,习惯性地半倚在柜台上,食指轻叩起桌面。
“这是您的书,有些沉,还是抱着比较保险。”女人递还了他的信用卡,再次微笑道。他将三本书抱在怀里,忽然想起什么,转身问道:“不知是否冒犯,这位女士的名字可以告诉我吗?”
Robin。”女人微微将头偏向一侧,唇角勾起动人的弧度。“希望还能在店里见到您,Sanji先生。”
 
  1. 2013/03/13(水) 14:40:11|
  2. 【感谢流年】
  3. | 引用:0
  4. | 留言:0
<<【One Piece/SZ】You're not alone(6-7) | 主页 | 【One Piece/SZ】You're not alone(1-3)>>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eilinna.blog126.fc2blog.us/tb.php/100-57168579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PET

nic你可回来了。娘想死你了。

自我介绍

eilinna

Author:eilinna
感谢那些流逝的岁月。
然后,即使有再多遗憾也请面带微笑地挥手,同过去的日子永别。




LOCATION:天朝首都
SEX:女
AGE:爷终于成年了啊哈哈哈哈
FAVORITE:绘,文,吐槽。
DESCRIPTION:现实与网络走极端的多重性格精神分裂症患者。








【萌ING】『因为某人无节操实在太多
这里只放近期的』:

《家庭教师杀手REBORN》
本命:山云/骸云/DH,山狱,里可
雷:狱纲

《秦时明月》
本命:荆高
其它:聂卫聂,颜良颜

《盗墓笔记》
本命:邪瓶
其它:黑瓶/瓶邪,小花

《Inception》
本命:EA
其它:CA,CSC,AE

《JLU》
本命:超人/蝙蝠侠
其它:逆了也可以……

《战国BASARA》
本命:苍红,佐幸,小十政
其他:其余CP全部接受

《FFAC》
本命:SC/ZC
其他:RC,ZSZ

《CONAN》
本命西皮:平新
其他:白黑

《GUNDAM00》(L特指尼尔哥…)
本命:LT
其他:LS,H/AT,AL

《GET BACKERS》
本命:尸蛮
其他:雷蛮/邪蛮/夏蛮/士蛮/不动蛮,镜尸,十花接受

《NARUTO》
本命:鼬佐/卡佐/水佐
其他:蛇佐/鸣佐,佐鼬佐卡接受

《BLEACH》
正常向:一露/恋露
耽美向:茶一/浦一/魂一/恋白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未分类 (2)
【感谢流年】 (25)
【空中花园】 (14)
【伊甸黄昏】 (28)
【铅华洗尽】 (15)
【过路风景】 (20)
【云霄飞车】 (3)

FC2计数器

留言板

MUSIC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