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s for the Passing years __【感谢流年】

驻定不变的小窝,图/文/吐槽。中美日2D3D都有萌。

【One Piece/SZ】You're not alone(6-7)

标题:You're not alone
作者:Eilinna
CP:S/Z
等级:目前是PG
声明:架空现代。中南欧中等城市背景。Zoro设定为西班牙人,卷眉法国人,后面可能有轻微MZ,十分OOC,慎。以上,祝阅读愉快。

 
6
 
“……把烟掐掉。”
年轻的店主抬头瞪了他一眼,皱了皱鼻子。
“啊,抱歉,忘记了。”他四处环顾,没有找到合适的烟灰缸替代品,于是走到店外将香烟按灭在街边垃圾桶的铁皮上,然后重新走了进来。
“……上次我就想问了,那把阔剑,有血槽的那把,有什么来头吗?”他站在那面挂满店主私人收藏品的墙壁前抄手问道。
这已经是他第五次走进这家店。过去的一个星期中他曾说服自己去找些别的健康的消遣打发掉工间休息的无聊时间,然而把厚重的书籍带到充满油烟味的厨房在经历了一两次尝试后被证实不是个好选择。现在他可以对自己的行为作出唯一合理的解释,那就是他和这个西班牙裔的店长,在这个时间段,看起来都相当闲。
青年瞥着那把阔剑,淡淡开口。“十字护手,装饰简单,阔剑,主人是个地位不太高的骑士。剑刃有多次重新捶打的痕迹,使用时间应该超过了十五年,而且参加过不少次小战役。”
“血槽呢?”他摸着下颌追问道,“其他的阔剑上似乎都没有血槽。为了引流血液?”
对方耸了耸肩。“一般人都这么认为。实际上是为了减轻剑身质量,同时还不会影响到结构的强度。”
“不可思议。难道中间变薄了不会更容易断裂?”
“……物理肯定不是你的必修课程。”Zoro在说这句话的语气中倒完全没有任何轻蔑的意味,让他一时间不知是否该为被对方陈述出的事实而恼怒。“阔剑的形状,剑刃部分受到的冲击会传导分散在剑身的各个部位,不会从某个地方断裂。”
“咳。”他终于还是清了清嗓子。“我知道的。”
 
 
他回到了寓所,踢掉皮鞋,摸黑打开了沙发前的立式台灯,将西装整理平整挂回衣柜中。
他走进厨房替自己斟了一小杯马蒂尼,想了想,从橱柜中拿出绿橄榄丢了一颗进去,然后端着杯子走回沙发前,从茶几上拾起那本周末从书店带回的《The Medieval》。
“十五世纪后期……大概是玫瑰战争那段时间?”他从杯沿抿了一小口,匆匆在书页间翻找着,食指突然按在某页的一角。“啊哈。约克郡的地点也对的上。”
他合上了书页,向后仰躺在沙发的扶手上闭上双眼。橘黄色的灯光隔着眼球上覆着的薄薄一层皮肤氤氲成一团,仿佛暖色的雾气一般。
【夕照下的骑士走到了末路,只有屠戮仍在继续。】
他猛地睁开眼。
“啧。又想起些什么无关紧要的东西。”他从茶几上端起玻璃杯轻轻摇晃,杯底的绿橄榄在透明的酒液中滚动。“早该睡了,Sanji。”
杯中的倒映出的另一个金发的男人正冲着自己微笑。
 
 
“哟,早上第一个看到的人是你,仿佛预示着我今天都会有好运。”他冲走进厨房的Nami笑着招了招手,面粉从染白的指尖上坠落到桌面。
“别浪费粮食了,干你的活去吧。”橘红色短发的漂亮领班不客气地从他身边走过,向厨房的后窗探了探。“几点进的货?”
“不知道,我来时已经进完了。”他耸了耸肩,然后故作神秘地勾起嘴角,“前天有人订餐时点了罕见的食材,要不要看看?”
“不了,谢谢。”Nami嫌恶地瞪了仓库里的货物一眼,然后转身向外走去。
“其实也没什么,要看看我怎么做白松露吗?”他冲对方的背影喊道,“这可是3000镑一公斤的贵重食材喔。”
“把它换成钱我会更感兴趣。”领班小姐冲他摆了摆手,走到门口时突然转过身来,恶狠狠地警告道:“我看见今天早上进了一箱高斯特的白兰地。不许在拿它料理时顺便偷喝,你这个混蛋。”
“我才没有。”他伤感地看着对方重重摔上厨房门,“我只是试一试酒的厚度和甜度而已。”——和不懂料理的解释似乎也没什么意思。
 
 
下午的工间休息他照例走进了CAVALIER。刚一推开店门,一股浓重的酒精味道扑鼻而来,在这间充满铁锈和木屑味道的复古的小店铺中显得格格不入。
Sanji抬头便看到柜台上摆着一只半空的酒瓶,并且毫不意外地在柜台内的地板上发现了更多摆放整齐的空酒瓶。
……这个年轻店长似乎还是个重度酗酒爱好者。
“伏特加是不能拿来这么灌的。”他皱着眉走向柜台。“那可是40度的纯酒精。”
“喔?你想推荐什么?白兰地?威士忌?”Zoro毫不客气地又灌了一口,继续低头用圆珠笔在纸上划着什么。
“在中毒之前你就要被溺死在酒精里了。”
“怎么?”对方将酒瓶推到一边,不悦地瞪着他,“你还想对我的个人爱好发表评价,卷眉大厨?”
听到对方对自己的称呼,Sanji微微一愣,随即高高挑起未被刘海遮挡的一条眉毛,恶狠狠地反击:“啊?我听到了什么,绿藻头店长?”
对方的脸色顿时铁青。“混蛋,你在叫谁!”
“你到底几岁了店长先生?”他毫无畏惧地与对方的视线交锋,“给别人起些一点不沾边的外号,又不许别人给你起外号,这简直是五岁小朋友的行为模式。”
“你到底有什么资格说我啊?哪样又是你没做的?”青年立即愤怒地指控。
“啧。”他从柜台上撑起身,抚平西装上的褶皱,然后从旁边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跟你在一起聊天总让我有种错觉,自己的智商被别人拽着领子摔进了泳池。”仿佛担心Zoro无法理解似的,他特意用食指在脑侧比划了一个小圈。
“那就不要进来!”Zoro额头上的青筋强健地跃动着。
“我拒绝。”Sanji忽然将唇角勾起一个微笑的弧度,笑容中满溢着自信,如同赤裸裸的挑衅。
“在你清醒过来并放弃对我使用攻击性语言之前,我会坚持不懈地征伐你的领土,你这个醉鬼。”
“我才……”情绪激动似乎让酒精冲击了大脑,对方短暂地停滞了一下,用手掌的底部使劲按揉着额头。“没有醉,混蛋。”
和喝醉的人也是没法交流的。他决定换个话题,就用他现在仍然能够看到的、柜台后面那扇半开的门后非常具有居家风格的房间。
“你住在这里?还是仅仅为了看店?”他向一旁偏了偏身子,能够看到屋角摆着一张床,床上的被褥被整理得异常规整。
“这里的产权是我的。”对方不耐烦地回答,几乎快要趴进臂弯间。看起来头是真的很痛。
“能不能正面回答问题?你真的住在这里?”不到40平米的屋子里还有冰箱。30度倾角的工作台。茶几。书架。健身器材。一台电脑。哦……电脑?!
Zoro从手臂间撑起头来,大声吼道:“你不觉得自己的问题很烦吗!住在这里有什么奇怪的吗?”
他忍不住啧了一声,食指重重叩着台面道:“不,我很介意。我对你的生活方式绝望透了,绿藻头。你就不能给自己搞个像样的窝?”
“我也对你绝望透了。能不能少管点我的闲事。”青年终于屈服了,将头深深埋在两臂之间。
作为让对方血气上涌酒精冲脑的罪魁祸首,他终于带着点歉意地站了起来。“我觉得你可能需要点儿帮助。”
“快滚吧。”Zoro躁怒的声音闷闷地从手臂间传出来。
Sanji低头打量了他一会儿,转身走出店铺。过了十分钟,又推门走了进来。
“哦……”Zoro抬起头,看着他近乎绝望地呻吟了一声。
“等等,我会走。”他举起双手以示自己的诚意,小心翼翼地靠近柜台,放下一小瓶东西,然后迅速地撤离。“那个,早点喝比较好。我走了。”
木门被轻轻地从外面关上。Zoro透过橱窗的玻璃目送着对方消失在街对面的餐馆中,才将视线落回桌上的小瓶上。他扫了眼标签,毫不犹豫地将它丢进脚边的废纸箱,重新将头埋在两臂间。
过了片刻,他忽然抬起头,从废纸箱中拣出那小瓶解酒药,一口气灌进了嘴里。
 
 
7
 
 
午后炽烈的阳光被窗框切割成规则的几何状,在平薄的刀身上积聚成一汪灼亮。他微微倾斜刀身,高热的光焰便滑向刀刃锋利的边缘,汇聚成一条光滑的亮线。
微倾,端平。微倾。这样的动作重复了几次,亮线终于在某个角度呈现出鳄齿状的缺口,微妙的弧度昭示出刀身遭受过比肉眼所见更为严重的侧向形变。
他停止了动作,屏息凝视着受损的边缘,仿佛在记忆刀身的每一个锋利的小齿和缺口。静谧在屋内如同古堡中的荆棘一般肆意蔓延,直至绞缠并占领了每一寸空间。
他忽然眨了眨眼,将晃痛双眼的厨刀放回平铺在桌面的一套刀具之中,然后泄力地向后仰靠在沙发的扶手上,阖上了双目。刀刃的亮线如同灼伤了眼球一般,在视网膜上留下一片反色的暗纹。
 
 
“‘我既被卸除了一切匀称的身段模样,欺人的造物主又骗去了我的仪容,使我残缺不全,不等我生长成形,便把我抛进这喘息的人间。’”
“他倒是写得不客气。”Sanji轻轻放下手中的莎士比亚全集说道。黑发的女店长冲他微微一笑:“你觉得他的抨击不合理?”
Sanji摇了摇头。“这是时代的产物,我似乎没有立场去批评。不过理查三世是个不错的君主,至少他对司法系统的改革惠及了大部分平民。”
“而且同时代的文献并没有提到过理查三世的驼背,”Robin接过那本书,只用了一秒便准确地翻到了Sanji朗读文字所在的那一页。“允我作出个人评价的话,这部剧是对理查三世的政治污蔑,尽管情有可原。”
“相应地,我只将他当做一个文学家。”他耸了耸肩,笑着向后靠坐进沙发中。“对于你来说,他的文字仍然具有历史价值?”
Robin微微颔首,沉吟片刻又微笑道:“从某些意义上来说,他对历史的扭曲表达却刚好能够反映出都铎王朝对理查三世的态度。这也是真实的历史。”
“他的文字仍然在行使着欺骗的功能。他拥有广大的读者,然而真正的历史只有一小群听众。”Sanji瞥着书封的烫金,微微掀起唇角,从怀中掏出烟盒。“啊,我忘记了。”他朝女士稍倾过身子,略带歉意地询问道:“Robin小姐,介意我抽支烟吗?”
“如果您觉得在这个充满油墨味道的小空间里再添一点料会更好闻,我可以仅对您开放许可。”对方颇为玩味地打量着他,“不过厨师抽烟可不是好习惯,Sanji先生。”
似曾相识的话语匆匆闪过脑际。他愣了片刻,很快将抽出一半的香烟推回盒中。“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唔。怎么看出来的……”黑发的女店长一手抚上下颌,笑容中添入几分不失优雅的狡黠。“从您进店的时段看来,您是有固定工作的服务业人员。”黑亮的瞳孔扫过他搭在柜台上的手,“您的手总是很干净,指甲修剪得十分平整。衬衫袖口偶尔会被卷起忘记放下,说明您平时做着一份长时间可能接触到水、并且工作环境相当干净的手工活。您的身上虽然没有油烟的味道——想必一定是做了非常好的清洁工作——却有朗姆酒的香草味,可能还夹杂着一点白兰地。我不知道哪个服务业的职位允许员工在工作时段品酒,除非是在法餐中经常用作调味品的酒——您的口音,听起来也是位巴黎的来客。”
“这样吗……”他低声喃喃了一句,很快将失望的情绪掩藏好,礼貌地笑了笑。“你一定是世上最聪慧美丽的女士。”
对方回以一个更加莫测的动人笑容,黑亮的瞳孔直直探向他的眼底。“但是看得出这并不是您想要的答案。您在期待什么?”
在这样仿佛可以洞穿一切的目光注视下似乎没有秘密可言,Sanji尝试着将视线挪向一旁的书架,最后又落回眼前厚重的莎士比亚全集上。“也没有期待什么。只是我的——呃——一个邻居,也一眼就看出了我的职业。显然他和你获取信息的方式并不一样,那是我第一次进到他的店里。我对这件事有点介意。”
“这倒是很有趣。”Robin微微将头偏向一侧,“他的店离您的餐馆很近?”
“事实上就在街对面。”
“唔。”对方沉吟片刻,抬头微笑道:“或许他之前就注意到您了。您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事?”
“怎么会。”他几乎轻笑着脱口而出,却蓦地哑然。最初两个星期的每个工间休息的午后时段他都站在店前的街口抽烟,时不时就会将视线落在CAVALIER的橱窗上。他忆起对方初次见面时不愉快的语气,难道……
“我被……当做偷窥的变态了?!”
仅仅是在脑中闪过这个可能,他就毫无形象地暴跳起来。
 
 
Sanji推开门,一股混合着铁锈、剑油的气味扑面而来,厨师敏锐的嗅觉辨认出了其中氤氲着的酒精的味道。他忍不住皱了皱鼻子,和往常一样走到柜台前。Zoro在他最初进门时抬头看了一眼,自觉地放下手中的图鉴和透镜,同时摘下了窄细的黑色金属框的眼镜。
他十分自然地从旁边拉出一把折叠椅坐在了柜台前,有点意外地看着桌上的眼镜。“你戴眼镜?”
“只在看书时。”对方拧紧眉头强调道,仿佛刚才的提问让他遭到了蔑视一般。“我的右眼视力是5.2。”
“你的左眼发生了什么?”Sanji很自然地接问。
Zoro用一根食指随意拨弄着书页,让它们发出轻微的擦响。“十七岁那年在练剑时头部受过伤,左眼的视力受了些影响。”
“刀伤?”Saiji仔细打量着对方的脸,很快摸着下颌喃喃道:“但是没有留下疤痕?”
“不,是竹剑。”Zoro的语气十分平静,仿佛在叙述别人的遭遇,“被竹剑劈中。护具掉了。”
“啧,听起来很痛。”他评论道。
“并不痛。”对方耸了耸肩,马上又摆出一副惯常的烦躁态度。“今天你又是来干嘛?参观博物馆?兵器科普讲座?波尔多的酒庄品级?还是纯粹打发时间?”
“喔,我到底给你留下了什么印象,……说不定有别的事呢。”Sanji笑了笑,支肘在柜台上,“说起来,你住在这里,我却没有看到你的工坊。”视线再次探向对方身后那扇紧闭的门。
“你从哪里得到的逻辑工坊一定要和店铺在一起?”Zoro微微皱眉。
他将椅子向前挪了挪,似乎丝毫未受到对方态度的冒犯地继续微笑:“我只是觉得有点可惜。”
“什么?”
“……没什么。”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尖,环视店铺一圈,漫不经心地问道:“我能看看你的工坊吗?”
“不能。”对方毫不迟疑地作出了回答。
“欸,真小气。”他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引起什么不快,却忍不住地抱怨了一句。
“你是小孩吗!”年轻店长的脸色明显暗了下去。
“你真是一点幽默感也没有的石头。”他无奈地摊手,忽然想起些什么,于是冲对方眨了眨眼:“…你做不做刀具的修理工作?”
对方被突然转换的话题怔住,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什么刀都可以?”
“我尽力。”Zoro对话语中质疑的意味感到不悦,不过好在他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主语上。
“喔。”Sanji若有所思地摸着下颌。Zoro忍住翻涌上来的好奇淡淡询问:“有什么需要修理?”
对方忽然绽开一个粲然过分的笑容,从柜台前站起,“等我一会儿。”说着便很快走出了CAVALIER
他望着对方背影消失在门后,视线意味不明地停留在门板上几个世纪之前的雕饰上。透过橱窗的玻璃能够看到地中海的艳阳,阳光炙烤下的柏油路面熨起一层灼热的空气,微妙地扭曲着对面那家法餐馆的影像。
他低头看着桌上的眼镜,想起方才对方的动作,也伸出一根食指触了触鼻尖。
很快对方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对面的路沿。他抬头望向木门,Sanji微微有些气喘地推开那扇门走到柜台前,从怀中拿出一把用棉布包裹完好的厨刀推送到他面前。
在他谨慎地拆解棉布包时,对方小心翼翼地询问道:“这个,能修吗?”
他将棉布平摊在台面上,一把9英寸左右的漂亮的单片厨刀摆在棉布正中央。他隔着棉布捏起刀柄,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受损的刀刃,又将刀轻轻放回桌面。“……。我尽力。”
“啧。很勉强吗。”这次换Sanji皱起眉。
他立刻挑高了一条眉,一字一字地咬道:“……我会修好给你看的,厨子。”
 
  1. 2013/03/13(水) 14:42:27|
  2. 【感谢流年】
  3. | 引用:0
  4. | 留言:0
<<【One Piece/SZ】You're not alone(8-9) | 主页 | 【One Piece/SZ】You're not alone(4-5)>>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eilinna.blog126.fc2blog.us/tb.php/101-c8581e9a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PET

nic你可回来了。娘想死你了。

自我介绍

eilinna

Author:eilinna
感谢那些流逝的岁月。
然后,即使有再多遗憾也请面带微笑地挥手,同过去的日子永别。




LOCATION:天朝首都
SEX:女
AGE:爷终于成年了啊哈哈哈哈
FAVORITE:绘,文,吐槽。
DESCRIPTION:现实与网络走极端的多重性格精神分裂症患者。








【萌ING】『因为某人无节操实在太多
这里只放近期的』:

《家庭教师杀手REBORN》
本命:山云/骸云/DH,山狱,里可
雷:狱纲

《秦时明月》
本命:荆高
其它:聂卫聂,颜良颜

《盗墓笔记》
本命:邪瓶
其它:黑瓶/瓶邪,小花

《Inception》
本命:EA
其它:CA,CSC,AE

《JLU》
本命:超人/蝙蝠侠
其它:逆了也可以……

《战国BASARA》
本命:苍红,佐幸,小十政
其他:其余CP全部接受

《FFAC》
本命:SC/ZC
其他:RC,ZSZ

《CONAN》
本命西皮:平新
其他:白黑

《GUNDAM00》(L特指尼尔哥…)
本命:LT
其他:LS,H/AT,AL

《GET BACKERS》
本命:尸蛮
其他:雷蛮/邪蛮/夏蛮/士蛮/不动蛮,镜尸,十花接受

《NARUTO》
本命:鼬佐/卡佐/水佐
其他:蛇佐/鸣佐,佐鼬佐卡接受

《BLEACH》
正常向:一露/恋露
耽美向:茶一/浦一/魂一/恋白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未分类 (2)
【感谢流年】 (25)
【空中花园】 (14)
【伊甸黄昏】 (28)
【铅华洗尽】 (15)
【过路风景】 (20)
【云霄飞车】 (3)

FC2计数器

留言板

MUSIC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