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s for the Passing years __【感谢流年】

驻定不变的小窝,图/文/吐槽。中美日2D3D都有萌。

【One Piece/SZ】You're not alone(12-13)

标题:You're not alone
作者:Eilinna
CP:S/Z
等级:目前是PG
声明:架空现代。中南欧中等城市背景。Zoro设定为西班牙人,卷眉法国人,后面可能有轻微MZ,十分OOC,慎。以上,祝阅读愉快。

12
 
接连两天他路过CAVALIER时,小店除了在橱窗中挂出了“主人外出”的木牌外并没有任何异样。第三天Sanji提着购物袋走到CAVALIER时,橱窗中终于卸下了外出的木牌,店门却依然紧锁。
“啧。不在吗……”他站在店前喃喃自语,低头看了一眼购物袋中的啤酒,转身走回餐馆。
Nami早已经坐在柜台前算着进出帐,一如往常无视走进餐馆的他。餐馆的店长还没有回来,早上的进货已经被科比在仓库整理好。
他难得失去和领班小姐打招呼的心情,拎着购物袋径直走进休息室换装,然后到厨房中和其他厨师一起做些营业前的准备工作。
十点钟时,Sanji正在腌制一条鲷鱼,Nami突然冲进了厨房:“Sanji,外面有人找你。”
“谁?”他漫不经心地问,抖了抖手上腌渍用的酱汁,走到水池旁用湿抹布擦净手指。
“对面那家店的老板。”橘红色短发的领班小姐靠在门边理着短裙上的褶皱,“好啦我还忙得很,你们有话快说,我先走了。”她转身走出了厨房,留下一脸诧异的Sanji愣在原地。
“等等,你说谁?”
他快步走出厨房来到前厅。餐厅中已经有两桌享用早餐的客人,藻绿色短发的西班牙青年正抱臂站在柜台前,与他视线相接的一瞬下意识地想要扭头,却似乎最终战胜了本能,朝他僵硬地点了点头,算是打个招呼。
……工作时段跑到餐厅里和朋友聊天你究竟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作为厨师我才是最不好意思的那个好不好!他默默腹诽着走了过去,出于礼貌冲对方绽开一个微笑。“好久不见,有事吗?”
Zoro的视线从他的肩膀上越过,似乎在打量餐厅中的状况,很快又落回他的脸上。
“晚上。”沉默许久,Zoro突然低声道。
他微微一愣,随即挑起一条眉。“嗯?”
“晚上,跟我走。”
“等等,什么?”他瞪大眼睛望向Zoro。对方看到他的表情,微微拧起眉头,将手插进兜中转身就要离开:“没听见就算了。”
“不,我听见了。”他匆忙捉住Zoro的手腕,脑中迅速检索着关于这场约会的合理解释,一边艰难地挤出几个词:“晚上我可是有班……”
“七点。门口。”Zoro似乎完全忽略了那句话,语气十分冷淡。
他同青年对视了一会儿,终于缴械投降。他放开了对方的手腕,揉着额头轻叹了口气:“唉,我说,让别人放弃半天的工资,起码让他知道是什么事吧?”
话音刚落,他比自己想象中更为敏感地捕捉到了对方眼神中闪过的一丝不悦。
“我一定会去。”Sanji立即改口道。
Zoro平静地瞥了他一眼,转身走出餐馆。
 
 
傍晚的时候顶着被Nami叨扰至死的压力,他向店长请了假,特意提前五分钟来到CAVALIERZoro背着装的鼓鼓囊囊的旅行包和剑袋站在店前,像是已经等了他很久。
“抱歉,让你久等了。”他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冲对方咧嘴一笑。他依然没能从记忆的任何角落中挖掘到与此行程有关的信息,但参考以往的经验,他确信一定是自己说过什么才让对方做出这个决定。
Zoro低头看了眼手机屏幕,轻轻耸了耸肩。“没有。你提前到了。走吧。”
两人一起沉默地朝街口走去。Sanji将双手插在兜中,缓慢地跟随在Zoro身后,视线始终粘在对方后脑乱糟糟的短发上。他们很快走到了街角的巴士站,然后坐在站旁的长凳上等车。
地处地中海气候区的边缘,临近六月的夜晚显得有几分燥热。Sanji脱下西装外套挂在手边,扭头看着一旁Zoro的短袖衬衫,忽然叹了口气:“我该换身衣服了。”
Zoro从眼角瞥向他,似笑非笑的弧度中透着几分他所熟悉的讥讽意味。“我会认不出来的。”
“啊哈。那可真糟糕。我再帮你带酒进店一定会被当成‘性骚扰’的变态赶出来的。”
对方微微皱起眉。“你还记着那件事?”
他淡淡牵了牵嘴角却没有回答,视线落在对街人行道旁的信号灯上。
两人等了二十分钟,终于来了一辆巴士。Zoro有些吃力地将剑袋和旅行包塞进狭窄的车门中,他便很自然地从对方胁下伸过一只手接下了那只旅行包。Zoro没有拒绝他的帮助,拎着剑袋走上了巴士。
巴士内空空荡荡。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坐在车中,行李统统放到相邻的座位上,谁也没有替对方留下身边的位置。他看着车外掠过的灯光和夜色,心情有些微妙。
 
他们在一所社区大学前下了车,时间是七点四十。
Zoro背着剑袋走进学校,Sanji仍然一头雾水地紧跟其后,却忍住了提问的冲动。
他们走进教学楼,向着形体教室旁的休息室走去。路过教室时他漫不经心地向朝向走廊一侧的玻璃窗中瞥了一眼,忽然浑身僵滞在窗前。
原本铺在形体教室地板上的红色化纤毛毡被推卷到一旁,露出毛毡下的木质地板;靠近外侧的墙脚处立着一排竹剑。整间教室被布置得如同道场一样。教室中活动着的每个人都穿着在日本电影中所见到的剑道衣袴,年龄从1440不等,里面甚至也有几个学生模样的女孩。
“这是什么?”他有些惊诧地将视线投向Zoro寻求眼前场景的解释。对方没有回答,径直走到休息室前站定,然后平静地推门走了进去。他微微一愣,匆忙追了过去。
休息室中有许多人在更衣和谈笑,在看到Zoro的一瞬突然全部噤了声,纷纷从长凳上站起来向他浅鞠一躬。“晚上好,老师。”
——这个新闻刺激非常,仿佛被一摞报纸重重拍在颅顶,大脑“嗡”地一声轰鸣。Sanji呆滞了片刻,忽然用难以置信的目光探向毫无反应的当事人:“你是——剑道老师?!”
CAVALIER年轻的店长不置可否,他将之看作默认。
有人注意到了Zoro手中的剑袋,突然发出一声惊喜的尖叫:“啊!他终于把和道一文字拿来了!”所有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了剑袋中露出的白色刀柄上,经历短暂静寂之后的休息室再次沸腾起来。“喔!真的拿来了!”“第一次见到真的式刀!我可以摸摸吗Zoro?”“唉?你难道没有去过Zoro的店吗?里面还有三把呢。”“拔出来看看吧Zoro!”
“先去上课。”西班牙青年淡淡打断了沸腾的人声,“1分钟之内,所有人都进道场去。”
“唉……先打开看一下吧,一眼就好。”休息室中的骚动依然在继续。Zoro试图用眼神威慑学生们从休息室中出去,然而热情高涨的群众毫无惧色,他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
Sanji怔怔地看着对方打开剑袋取出一把白色刀鞘的式刀,脑中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所以你会用刀?】
——等等。
他想起了什么。
【能不能给我示范一下?】
……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Zoro居然还记得自己当时开玩笑的一句话。
这个突然袭进脑海的认知让他心跳漏了半拍。
沉默了片刻,他忽然用一只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脸转过身去。——让一群老中青少年看见自己笑得像个幸福的白痴,实在太丢人了。
他已经不记得学生是什么时候从身边涌过走向教室,等他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休息室已经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Zoro已经换上了一套全黑的剑道装,正意味不明地打量着他,目光中透出几分讥讽的笑意。他尴尬地轻咳一声,抢在对方用刻薄语言嘲笑自己刚才傻乎乎的滞态之前说道:“你……”
话一出口却再次哑言。对方耐心地等待着他的下文,于是他斟酌了一会儿词句,终于轻声说道:“你还记得。”
Zoro微微将头歪向一侧,三枚水滴状的耳坠轻轻碰撞在鬓边。“这是你的要求。”
他低下头,却掩不住嘴角蔓延开的笑意。“谢谢。”
 
 
13
 
剑道课结束之后又收拾了一会儿,走出学校时已经接近十一点。
社区大学离CAVALIER所在的大街只有六公里,夜班巴士的发车频率是每小时一班,所以他对Zoro步行回家的决定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只是顺手从对方肩上卸下一只旅行袋背在自己身上,两个人就这样并排地踱步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
沿街商店的店门已经关闭,店铺檐上的霓虹灯却依然亮着。微醺的暖风中隐约浮着轻柔的乐声,旋律舒缓一如某首在酒吧里奏起的蓝调。他吞吐着着香烟的烟流,目光缓缓扫过几扇临街住户敞开的窗,窗口透出明亮的馨黄。
【……如同城市的萤火一般。……】
熟悉的文字如同幽灵般无声无息地再度滑入脑海。
“……在店里拔刀,是不被允许的。”
他微微一愣,向声源偏过头去。Zoro正望着前方的柏油路面,语气仿佛谈论天气般平静。“如果不是面对着对手,在非道场的场合拔刀是有违礼节的。”
他从对方身上挪开视线,对着无人的街道默默微笑,却将声音中的笑意紧紧掖藏起来。“抱歉,我不知道还有这么严格的规矩。”
“这不是规矩,是安全事项。”对方淡淡强调,“为了避免误伤你这样笨手笨脚的外行。”
面不改色地唇舌相讥似乎已经成为CAVALIER的年轻店长与他交流的惯常模式。早在四个月之前他就习惯了这种态度,却用了两个月才意识到除了头两次会面,对方听起来有些刻薄的语言中全无恶意——或者解释得再简单一点,这个硬邦邦的西班牙青年实质上只是得了一种名为“不懂得正常用语”的交际障碍症。
Sanji深深吸了一口香烟,胸口不自觉地渐渐加快了砰动。
长期以来,Roronoa·Zoro这个人的身上一直萦绕着某种强烈的违和感,直到从道场走出的那一刻他终于想起来那究竟是什么。
——有着刻薄言语和暴躁脾气的这个人,性格太实在温柔了。
 
他忽然停下脚步,将烟头丢在地上踩灭,望着Zoro后脑藻绿色的短发叫道:“喂,Zoro。”
被点名的青年停住脚步,不明所以地回头。
在路灯暧昧的橘黄色光线中,他冲对方微微一笑。“作为让我看你挥刀的答谢,要不要去我家尝尝我的手艺?”
昏暗中他看不清Zoro的表情。对方像是犹豫了一会儿,很快将视线落回前方的路面,微微张开了口,Sanji突然生出一种预感,那张嘴中可能要吐出拒绝的话语。
“我的收藏里还有一瓶1982年的拉菲。”抢在对方能够发出任何声音之前他匆忙喊道。
Zoro愣了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那么……周日我刚好休假,”他走了过去,小心翼翼地探察着对方的表情,“周六晚上你有空吗?”
Zoro稍微低头思索了一会儿,回答道:“有。”
“很好。”他松了口气,在兜里摸了一阵,翻出一小叠便笺纸。“有笔吗?”
对方示意他转过身,他听话地照做了。他感觉到对方在他背上的旅行包中翻找了一会儿,将一支圆珠笔从他颊侧递了过来。他微微一愣,很快接过那支笔,借着附近广告箱的灯光写下一串地址,然后将便笺撕下夹在笔帽上递还回去。
“这是我的公寓的地址。晚上八点过来吧。”
他看着Zoro将笔收进胸口的衣袋中,唇角淡淡漾开微笑。
 
 
Sanji靠坐在沙发上,用食指和中指将香烟夹到唇边深深吸了一口,然后看着茶几上的包裹,微微有些出神。
老爷子寄来的包裹已经在茶几上静静躺了五天。五天中它甚至没有被挪动过位置,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则是被小心翼翼包裹在棉布中、并列放置在一旁的被Zoro修理好的厨刀。那把厨刀已经在茶几上摆放了两个月,但他仍然保持着每天用一小块CAVALIER赠送的麂皮擦拭它的习惯,犹如被某个人传染一般。
他望着那只包裹,微微拧起眉头。
六年前将它深埋进老房子的花园时他就知道,总有一天自己还会面对它。只是这场再会所用去的时间却比他所想象的短了许多。
【……谨以此献给我的Iris。】
他太熟悉它,以至于仅仅凝视包裹,漂亮的手写花体就能够透过层层包装灼伤他的眼球。他忽然烦躁地从齿间取出香烟,从茶几下层拿出一把裁纸刀,却在指尖触碰到包裹的一瞬再次停滞。
【……今日亲手将之埋葬。愿有一日在阳光下启封。】
……他还记得这句话。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做好准备面对一直竭力想要远离的过去。
Sanji缓缓收回了手,重新将香烟衔进口中。他淡淡瞥了一眼一旁的厨刀,忽然苦笑起来。
“‘谨以此献给我的Iris。’”他对着空气喃喃道,“但她已经走了。”
Sanji第二次拿起了裁纸刀,迟疑了片刻,终于划开了包裹。他拆掉塑料封套和垫在里面的硬纸板,取出一本沾着泥土的日记。
他用指尖轻轻拭了一下皮质封面上的泥灰,缓慢地打开了第一页。纸页上漂亮的花体钢笔笔迹已经褪色,变成一种介于蓝黑和灰绿之间的奇怪颜色。
页面正中写着“谨以此献给我的Iris”,右下角有一行小字。
Sanji1996.3.2。”
 
 
“只有一天就休假了居然还要请假,到底是多重要的事?”Nami看见他急匆匆地夹着西装外套和皮包从厨房冲向店外时不客气地大声吼道,餐馆中客人的谈笑声短暂地停止了片刻,很快又恢复了起来。
Sanji在门口急刹住脚步,回头对着领班小姐抱歉地笑了笑:“一个很重要的朋友来访。”
“你这周已经因为这个理由请过一次假了!”
“这个月的最后一次,我保证。”他朝对方做了个发誓的手势,很快冲出了餐厅,留下Nami在身后不顾形象地将记账本摔在了桌上:“混蛋快给我回来!”
回到公寓时已经接近晚上六点,他匆忙走到灶台前开始料理早晨准备好的食材。直到最后将盛装柑橘慕斯的小玻璃杯放入冰箱,挂钟的时针刚好指向罗马数字的VIII
他摘下身上的围裙仔细叠好放在一旁,轻哼着不成调的曲子从酒橱中取出一瓶雷司令,然后走到茶几旁打开了收音机。
 
“……Desde el momento en que te conocí, resumiendo con prisas Tiempo de Silencio, te juro que a nadie le he vuelto a decir……”
 
八点半时,Zoro并没有如期而至。他生出些许令人不太愉快的预感,但很快找到了一个可以劝服自己继续等下去的理由:除了交际障碍之外,对方还有着糟糕的时间观(尽管是他的臆断)。
Sanji开始坐在沙发上等待。他从茶几上拿起那本《Richard I of England》,一页页地重新翻阅。
时间仍然在流逝。时针转过了令人难熬的一个小时,屋外仍然没有任何讯息。
他觉得自己的心正随着分针的转动往下沉去,一些奇怪的念头渐渐开始在脑内闪现。
Zoro忘记了?尽管他的情商值得怜悯,但还不至于犯这种低级错误。
有了突发状况不能赴约?他们彼此之间没有留下对方的电话,这倒是完全可能。
或者……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来赴约。
这个想法突然间闯进脑海,他的手指顿时变得冰凉。他的邀请很突兀,或许对方当时并未做好心理准备。或许后悔了,或许……
门铃声突然打断了他的思绪。Sanji愣了一瞬,下意识地抬头看向挂钟,九点五十。
 
  1. 2013/03/13(水) 14:57:49|
  2. 【感谢流年】
  3. | 引用:0
  4. | 留言:0
<<【One Piece/SZ】You're not alone(14-15) | 主页 | 【One Piece/SZ】You're not alone(10-11)>>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eilinna.blog126.fc2blog.us/tb.php/104-a3d60fbc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PET

nic你可回来了。娘想死你了。

自我介绍

eilinna

Author:eilinna
感谢那些流逝的岁月。
然后,即使有再多遗憾也请面带微笑地挥手,同过去的日子永别。




LOCATION:天朝首都
SEX:女
AGE:爷终于成年了啊哈哈哈哈
FAVORITE:绘,文,吐槽。
DESCRIPTION:现实与网络走极端的多重性格精神分裂症患者。








【萌ING】『因为某人无节操实在太多
这里只放近期的』:

《家庭教师杀手REBORN》
本命:山云/骸云/DH,山狱,里可
雷:狱纲

《秦时明月》
本命:荆高
其它:聂卫聂,颜良颜

《盗墓笔记》
本命:邪瓶
其它:黑瓶/瓶邪,小花

《Inception》
本命:EA
其它:CA,CSC,AE

《JLU》
本命:超人/蝙蝠侠
其它:逆了也可以……

《战国BASARA》
本命:苍红,佐幸,小十政
其他:其余CP全部接受

《FFAC》
本命:SC/ZC
其他:RC,ZSZ

《CONAN》
本命西皮:平新
其他:白黑

《GUNDAM00》(L特指尼尔哥…)
本命:LT
其他:LS,H/AT,AL

《GET BACKERS》
本命:尸蛮
其他:雷蛮/邪蛮/夏蛮/士蛮/不动蛮,镜尸,十花接受

《NARUTO》
本命:鼬佐/卡佐/水佐
其他:蛇佐/鸣佐,佐鼬佐卡接受

《BLEACH》
正常向:一露/恋露
耽美向:茶一/浦一/魂一/恋白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未分类 (2)
【感谢流年】 (25)
【空中花园】 (14)
【伊甸黄昏】 (28)
【铅华洗尽】 (15)
【过路风景】 (20)
【云霄飞车】 (3)

FC2计数器

留言板

MUSIC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