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s for the Passing years __【感谢流年】

驻定不变的小窝,图/文/吐槽。中美日2D3D都有萌。

【Resident Evil:Damnation】杀死一条槲寄生(Leon/Buddy,17-20 end)

作者案:
虽然是个开放式结尾,不过能突破原则障碍幸福的在一起热炕头也就不是Leon和Buddy了吧。分歧依然存在,两人选择了各自的人生道路,但并不影响两人之间的感情。如果认可这一点的话也算是HE了吧。其实在感情方面Leon比Buddy更成熟些,最后两节先是直截了当地强攻然后又放置play,终于让固执如Buddy也开始自我反省。
槲寄生礼是指情侣在槲寄生下接吻,每接吻一次就要摘掉一颗果子,全部摘完时就不能再接吻了。Leon就是那个杀死槲寄生的人。

Author's Supplementary:
Though I wrote an open-ending for this story, it could be anyone else but Leon and Buddy that break the obstacle of their personal principle and live happily together. The divergence still exist between these two, therefore they chose different life. But this choice didn't affect their affection to each other, if you agree with which the end of this story will be a happy one. Actually Leon is more mature than Buddy on love. In the last two chapters he showed his love staightforward then let it go naturally, finally he made it letting stubborn Buddy begin to self-communion.
Mistletoe ceremony means lovers kissing below mistletoe while they have to pick a fruit every time they kissing. When all fruit is picked, they shall not kiss anymore. Leon is the one who break the rule (kill the mistletoe).
 
17
 
圣诞节假期前的倒数第二天,LeonSasha从商店里搬回一个月的储备粮和生活用品,然后和往常一样留在Sasha那里吃晚餐。
他们从商店折返的时候天空开始飘起雪花,但没有人在意。回到公寓Leon脱下被雪浸湿的外套,Sasha很自然地接了过去,和自己的外套一起挂在壁炉前。
圣诞前的最后一餐。”Sasha一边系着围裙一边对他挑起眉梢,然后一个人走进了厨房禁地Leon轻轻摇了摇头,走到厨房门口,抱臂倚在门框上。好了我知道我圣诞节期间不能过来,所以最后这一次能让我帮帮忙吗?”“想都别想。”“Buddy?我保证不碰灶台。
他错觉般听见对方叹了口气,然后冲他转过身来,将一颗清洗过的土豆丢进他怀里。把它们的皮清理掉。我讨厌这项工作。
 
Leon第一次同Sasha合作完成了一桌晚餐,他满意地打量着两人的成果,至少他终于学会了做红菜汤和俄式土豆泥。因为有Leon的帮助所以这次晚餐准备的时间大大缩短,Sasha破例为两人做了餐后甜点——树莓馅饼。Leon决定以后坚持在厨房里插上一脚,Sasha看起来还藏着不少手艺。
他们用了两个小时慢慢解决完桌上的黑麦面包、鲱鱼沙拉、土豆泥、俄式香肠、红菜汤和树莓馅饼,顺便开了一瓶伏特加。酒精不仅让血液在身体里流动得更加通畅,还让两个人开始不自觉地聊些平时不常触碰的话题。Leon知道了一些Sasha的更多的故事,关于Irina,关于小学的孩子们,还有Sasha沦为美俄殖民地的故乡;他也忍不住谈起了自己在中东的硝烟弥漫的童年。
Leon猜想也许他们都有点借着醉意向对方袒露心声的意思,但最终两人都点到为止。
 
接近九点的时候Sasha开始收拾餐桌,Leon帮他清洗了一池碗碟,斯拉夫人难得没有拒绝。他们在厨房里聊了会儿天,窗外忽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呼啸声,紧接着像是街角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他们不约而同地将视线转向窗口,鹅毛般的雪片卷裹着冰粒扑在玻璃上哗啦作响,对面街角的小棚屋已然因为屋顶积雪过重而垮塌。Leon走过去打开电视,新闻上正在播报这场暴风雪带来的损失,过了一会儿屏幕上弹出了全市停工停课的通知。
Leon沉默了片刻,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他知道继续等待下去只会让自己在堆满积雪的路面上行走地更加艰难。Sasha一直安静地看着他,直到他准备起身道别时突然干涩地说:今晚就住在这里吧。
Leon有些意外,于是他停下了迈向大门的脚步。什么?
留在这里。现在外面很不安全,你没有必要回去。第二遍重复时Sasha使用了身为教师的权威,这让他看起来强硬一些,但Leon记得对方开口挽留时语气中恳求的意味,那是Sasha几乎从未对他使用过的、可以称作柔软的语气。
Leon放下背包走了回来,坐在Sasha对面的沙发上。我该说声……谢谢?他微微挑起嘴角,对方则将视线转向电视。
差不多快十点半时Sasha首先起身去洗漱。Leon继续看了一会儿电视,等到Sasha走出盥洗室时跟着走了进去。他用Sasha的用具简单洗漱了一下,然后走到床边掀开一边的毯子,在对方身侧躺了下来。Sasha向边上挪了少许,算是默许了他的行动。
晚安。他说。Sasha没有回答。
 
两个人背靠着背躺在同一张床上,安静地听着窗外狂风呼号的声音。那听起来很冷,两人背脊之间隔着两层毯子,并不能额外增加温暖,所以他们都在黑暗中无法入眠。
……”Sasha顿了顿,将视线落在面前的墙壁上。月光正透过窗户将两人的剪影投在那片白色的石灰浆上。有没有想过,毕业之后想做什么。
Leon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或许会上大学。或许会去参加征兵。
Sasha忍不住皱起眉。美国足够和平,为什么还要参加征兵?
还有很多地方并不如它看上去那样和平。你呢?你当初为什么会加入游击队?
我以为JD和你说过这些事。
不够详细。
 Sasha看着两人的影子,微微裹紧了身上的毯子。我没有拯救世界那么高尚的目的。我只是想保护更多的孩子,这一切只能从根源上改变。
我们的目的一样,只是达成的路径相左。美国人回答,但这并不说明谁更高尚一些,Buddy
“……我们的目的也许一样。”Sasha喃喃道,然后疲惫地合上了眼。睡吧。
 
早晨醒来的时候Sasha发现阻隔两人的毯子已经合并到一起。Leon从背面搂着他,他们的体温彼此交融,在毯下营造出一片微醺的暖意。他承认那很舒适,尤其是在窗外的暴风雪仍在敲打着玻璃的情况下,这种温暖让人全身心地放松下来并且不想从对方的怀抱中离开。
脑中有某个部分敲着警铃,提醒他这种程度的肢体接触并不妥,但很快就被他丢到一边。他觉得自己正在一片温暖中变得慵懒,惰于思考,然后重新陷入一阵睡眠。
所以他没有注意到对方一直清醒着。
 
 
18
 
正如Sasha要求的那样,接下来的一整个月Leon都没踏进过老师的公寓。
他陪父亲度过了一个枪械一样充满冷冰冰的铁锈味的圣诞假期,而后者用特种兵教官的身份同他促膝长谈了一次,希望他能正视自己是一名天生的特种兵的事实。
你很敏锐、迅猛,对突发情况的判断十分冷静。你的身体和心理素质已经是个久经沙场的老兵。
是的,如果没这点本事自己早就和童年的玩伴一起死在中东的炮火中了,Leon讥讽地想。
最重要的是你知道你的选择意味着什么。男人严肃地强调。
或许是你的选择。”Leon将头偏向一侧,平静地打量着父亲,你一直希望我成为这样,也是这样把我丢到训练场里长大。我想从5岁开始我就没了选择,对吗?
你见过那些生活在战火中的平民的水深火热。还记得你的小朋友们吗?如果当时你是一名士兵,他们的结果又会有什么不同?Leon,我知道你和我一样,我们都想挽回更多生命。但这个前提是你必须成为一名士兵,让这场战争尽快结束。只有更强大的暴力才能结束一场战争。
情感上Leon对老爹的激进理论一直无法苟同,但他知道男人得出这个结论是基于自他出生前十年就开始经历的上百场大大小小的暴力政变、镇压、恐怖袭击和维和任务。曾经他也想反驳,甚至在他还小的时候经常就这个话题与老爹激烈争吵,但男人从来没有为此揍过他。
总有一天你会懂的。男人每一次都用这句话示意争论结束。
现在,在他第一次同老爹提出异议的十二年后,在他无数的朋友在暴力政变、镇压、恐怖袭击和维和任务中死去之后,他开始对此保持沉默,因为他逐渐发现有时事实或许就是这样简单粗暴。
总有一天我会懂的。”Leon学着父亲的语气重复道,然后陷入一阵沉思。但不是现在。
 
圣诞节假期之后还有三个月就要进入真正的毕业考试阶段了,在正式开课两周后学校开始发表格征集学生毕业后的工作或求学意向,方便教师们为学生的职业生涯规划作指导。
圣诞节假期结束后Leon没再主动找过Sasha,对此Sasha没觉察到有什么不妥。但自从Leon最后一次在他的公寓留宿之后Sasha一直隐隐感到焦虑和不安,他始终无法推断出这些不安的来源,这让他一整个圣诞假期和开学后的两周过得并不轻松。
JD偶尔过来找Sasha聊天,随口提到Leon的意向征集迟迟没有交上。鉴于美国人以往无视陈规的习惯指导老师没有追讨过那份表格,但Sasha知道这绝不是Leon迟交表格的原因,恰恰相反,Leon很重视对自己人生的选择。Sasha觉得像是有什么冰一样的东西一丝丝地滑入了自己的胃袋里,他意识到自己在紧张。
这是毫无理由的。他告诫自己。只有Leon自己可以左右Leon的选择。
 
开学的第三周,东欧土地上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暴力政变事件,而事件的主角正是Sasha的故乡东斯拉夫。一个全新的反政府组织通过武装革命手段向美俄联手的傀儡政府发出了挑战,战书则是他们炸断了一条通向外界的输油管道。
俄罗斯封锁了这场政变的消息,而出人意料的是美国却积极地对此进行了跟进报导,是某个好心的游击队员联络了Sasha通知他去看看CNN news他才知道这件事。
游击队不奢望Sasha重新回到他们当中成为分享胜利果实的一员,他们都很清楚三年前的政变给Sasha留下了终身的伤痛。但Sasha在第一时间对这场政变的动机产生了怀疑。他没有制止曾经的战友们,只是留给他们一个忠告:不要和美国佬做任何交易。
 
Leon也看到了这条消息,而且他比Sasha知道得更多些。他甚至知道俄军参与了镇压行动而美军却在打其他主意。这场战争不会持续很久的,Leon一早就听到父亲如此评论。
Leon担心的问题是Sasha会重新回到东斯拉夫和他的阵营中去,这毕竟是斯拉夫人多年奋战的唯一目的。他的政治立场很敏感,不能和Sasha详谈,但他觉得有必要确保对方已经打消了这种念头。他希望Sasha在经历了那么多年的痛苦和失去之后能够好好地活下去而不是转身跳入另一个更大的阴谋,所以Leon最终战胜自己两周以来因意向申报而无法面对Sasha的尴尬,决定亲自去找历史老师谈谈。
这种话题不可能在学校中提及,所以Leon选择在周末前的最后一天下午直接去Sasha的公寓。
他抵达公寓时Sasha还没有回来,他索性就坐在了门前的台阶上。圣诞节假期后的头一个月正是这里最冷的时候,尽管只是下午三点半,天边已经只剩最后几丝不足以取暖的夕晖,Leon不断向手中呵气也无法阻止近乎疼痛的麻痹感顺着肢体末端蔓延而上。在第一盏路灯亮起、他快被彻底冻僵的时候,他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路口。
你应该先去JD家坐一会儿。仿佛并不意外在这里碰见他,Sasha快步走过来用钥匙打开了公寓的铁门,将他拎了进去。这个气温下会发生冻伤。
没有这个必要。我只是来找你的。”Leon被安置在Sasha的沙发上,后者丢给他一条毯子,他僵硬地捡起它裹在身上。Sasha倒了一杯热水递到他面前,端着它。先别喝。紧接着男人又用另一只杯子倒了一点伏特加喂他喝了进去。现在他感觉暖和多了。
Sasha似乎对他此行的目的一点也不感兴趣,只是坐在沙发另一端打开电视开始看新闻。Leon注意到对方正在看的频道是CNN news,上面正在播报东斯拉夫的政变事件。他沉默了片刻,决定用一个温和的方式开始这场对话。
所以……你都知道了?
Sasha没有回答,给自己斟了一杯伏特加,坐靠回沙发上继续看着电视。
Leon看了对方一眼,继续低声道:无论如何……我希望你知道这场政变是不正常的。留在这里,这里的孩子更需要你。
Sasha皱了皱眉,仍然保持着沉默。这给他分析斯拉夫人的精神活动造成了更大的困难。
“Buddy,我不知道你对此怎么想,或许参与这次政变的人还是你过去的战友,但暴力始终带来战争,如果它的起因是错的那么新一轮的流血牺牲就是毫无意义的。你必须远离它,至少在真相大白之前。
够了。”Sasha突然吼道。
Leon愣了一瞬,对方随即走到他面前扳住了他的肩膀,力度大得几乎要捏碎他的关节。听着,我痛恨你们这种不可一世的自大,永远站在自己的角度上揣测他人的想法,横加干涉并对此充满优越感,我知道这次美国一定在里面插了一脚,也许是煽动他们起来政变也许是其他,但唯一不变的是利益关系,那就是你们政府行事的唯一准则!” “而你们的思维方式就是这么简单粗暴?不计后果地推翻一个政权然后再度推翻另一个政权?”Leon也咆哮了回去。他有一点被中伤的怒火腾蹿而起,但理智告诉他对方说的并没有错。
那你来告诉我!我们的自由在哪里?!斯拉夫人将他从沙发上提了起来,他下意识地抓住对方手臂反身将Sasha压倒回去。
抱歉,Sasha”Leon大口喘着气。对方挣扎得很厉害,但Leon感觉的到那其中绝望占据了多数成分。抱歉。他喃喃着重复了一句,忽然有些无所适从的哀伤。我不知道。但我同样不想看到战争。
 
 
19
 
开学一个月后,Leon S Kennedy提交了他的意向征集表。他选择成为一名士兵,作为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前教官,他父亲的引荐让他很容易通过了初审。
Sasha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又过去了一周。这依然不是Leon亲自来报告给他的,JD再次充当了转述者。男孩显得很尴尬,谈话间不断小心翼翼地偷瞥他的表情。他很理解JD的心情,于是尽可能态度温和地听完了事情的始末。
谢谢,JD。回去吧。最后Sasha轻声说。男孩如释重负地从办公室迅速逃离。
JD离开后Sasha坐回桌前,继续抽完手中的半支烟。Leon不再来办公室后他恢复了在室内抽烟的恶习,烟灰缸又一次堆满了烟头。
他早该知道的。不,应该说他一直对此抱有清醒的认识。
Sasha看着窗口的槲寄生,苦笑着将烟按灭在桌角。
Leon的选择从一开始就注定,他们无法说服对方奉行自己的信仰,也永远不会向对方的信仰妥协。
这是他的答案,也是Leon的答案。
 
再之后的一个月与其说是Leon在回避他,不如说是他在躲着Leon
他终于想明白自己一直以来究竟在焦虑些什么。他害怕看到Leon作出选择,选择与自己对立的阵营,而他终究还是要面对这个现实。
Sasha知道这对Leon并不公平,但他就是无法将Leon当做一名外籍学生而不是美国人来看。他无法说服自己区分美国人麻烦制造者这两个概念,它们自他出生起就被根植在了他的思想深处。他也不在乎Leon真正是如何看待这件事,他只是无法接受,他只是……
无法接受。
Sasha变得越来越烦躁。他重新开始剧烈地咳嗽,却仍然自虐般地用香烟去刺激自己脆弱的支气管和咽喉并对此上瘾。办公室的老师们和JD都被他的糟糕状况吓了一跳,但赶在任何一个人有机会将这个消息通知给Leon之前,美国人再一次主动找到了Sasha
 
Sasha又一次在公寓门口看见了Leon,这和上次会面中间相隔了整整一个月。
我们需要谈谈。”Leon开门见山地说。
Sasha注意到Leon下颌上的深金色胡茬,看起来对方这个月同样过得不怎么好受。尽管他不想看见Leon,但这不意味着他认为另一场冷战可以解决一切,所以他还是让美国人进了公寓。
和历次谈话的开场方式不一样,他们首先在客厅的沙发上沉默地静坐了一个小时。
Sasha不知道Leon的意图究竟为何,但他隐约感觉到他们之间是该做个了结了。也许之后的对话会让两个人都很难堪,他做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反正再过一个月这个美国人或许就会永远地消失在自己的生命中。想到这一点,另一种莫名其妙的焦虑开始像小虫一样啮噬他的神经。幸而这时Leon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默。
很高兴认识你,Buddy
Sasha不明所以地瞪着对方。
或许我曾经希望你对我的国家有所改观,现在我认为这是没有必要的。”Leon凝视着他,它确实在不停犯错,我明白站在你的立场上的感受。
你不明白。”Sasha冷冷回答。
也许。但我和你一样都不想看到任何无辜的人为政客的游戏付出生命代价。Buddy,我以为我们之间关于这一点的争论在我和你认识的第一个学期已经结束了。
那是永远不可能的,别再一厢情愿地揣测我的想法。
究竟是什么让你一定要把我们之间的关系上升到外交高度?”Leon的表情依然平静地像是在讨论天气,这让Sasha越来越烦躁,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向对方咆哮道:因为你是盲目乐观的美国佬而你永远不会认为该死的国籍是种不可跨越的隔阂!
你却永远不会明白政府和民族是毫不相干的两个单词,国籍和政治立场也一样。我向来不赞同政府的做法,但我不会为承认我是美国人而感到羞愧。这是我们两个人的问题,不是两个政府的问题。青年微微皱起眉头,用灰绿色的瞳孔严肃地打量着他。Sasha错觉般在里面看到一丝怜悯的成分。
该死的他不需要那种怜悯。
你为什么永远不能明白我们之间自始至终只有你臆想出来的、微缩在国籍上的政治矛盾呢?你究竟在害怕面对些什么,Buddy
Sasha突然感觉自己的喉咙被什么东西紧紧扼住,血液冲上颅顶却无法离开。
Leon的话让他从某种梦游般的状态中惊醒。虽然美国人的表达粗暴直接但并没有错,他并不是【不能】将这二者剥离开来,而是【不想】。或许从一开始他所介意的并不是他们之间的政治立场有多么不同,只是自己对一个美国人心存好感的事实。
“Buddy,那不是我们之间的全部。”Leon走过来扳住他的肩膀,将浑身僵硬的他轻轻向后推抵在了公寓的墙壁上。看,你并不像你想象地那样了解我。青年突然扣紧他的下颌将嘴唇贴了上来。Sasha愣在原地,甚至没有反抗。
Leon只轻轻吻了他一下就离开,然后站在原地看着他,仿佛在等他反应过来之后狠狠给自己一拳。但Sasha并没有。事实上他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心情复杂地回望着对方。他已经全然忘记这一举动本身有多么冒犯,仅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它背后的意义上。
他并没有觉得这令他难以接受。理智的那一部分告诉他这是背叛信仰和道德的巨大威胁,但是情感上他竟在一瞬间生出如释重负的感觉,两种想法在他的大脑中激烈交火几乎将一切夷为平地。Sasha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怒气冲天地回击过去还是放任对方继续深入。
Leon似乎对他的反应感到十分意外,他试探性地再一次吻了Sasha。这一次Sasha还击了,但Leon不会放弃。青年已经知道Sasha和他抱持着相同的情感,于是时隔十八个月他们又一次扭打在一起,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在这场充满暗示性意味的打斗中他们的身体都渐渐起了难以启齿的变化。当Leon最后一次将Sasha压制在地毯上时他开始急切地寻觅Sasha的嘴唇,轻轻地啃咬,碾压,时不时地将舌头深入他的口腔寻求回应。Sasha感觉腰上的皮带正被对方解开,而自己的小腹里也有一团火焰腾蹿而起,这时青年的手已经探进底裤握住他半抬头的欲望,同时用另一只手抓起他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欲望上前后推送。
这简直太疯狂了。Sasha的理智在情欲中勉强挣扎,但他无法停下来。Leon的动作很急躁,他从未尝试过被这样强烈而快速地套弄,快感如潮水一般席卷了每根神经,而自己甚至没有生出一丝抗拒的念头。他甚至也开始主动帮Leon套弄起来,对方仿佛受到鼓励一般加快了动作。
最后他先射在了Leon手中。男孩抓住他的手又狠狠给自己套弄了几下,也射了出来。
他们将额头抵在彼此的肩膀上喘息,等待体力恢复。Sasha闭上了眼,尽量不去回看两人手中的浊白。他意识到自己并不抗拒这样的行为,这让他感到震惊;但Leon看起来却像是蓄积已久,急需将这种感情宣泄出来。
“Buddy最后美国人紧紧抱住了他,力度大得仿佛要将他揉进自己的身体中去。我们本可以这样。
Sasha沉默了片刻,推开了自己的学生。“……这是最后一次。
——也是唯一的一次。
 
 
20
 
Leon提前完成了毕业考试并办理了离校手续,在春假前消失在了校园中。
Sasha没有收到来自对方的任何形式的道别,甚至连这件事也是JD和其他老师告诉他的。他想这并不奇怪,或许这就是他们之间该有的结束方式。
 
东斯拉夫传出暴力政变的三个月后,政变被平息。新政府由三个月前的反政府武装组织、美俄检察官共同组成。
Sasha在新闻上看见了自己的战友和维和部队的美国驻军握手。他最初的担心和劝诫最终没能改变任何事。就和Leon预言的一样。
 
美国人彻底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之后很久,Sasha才渐渐开始反省他们之间的关系。
从很早之前他们就已经摈弃了师生的身份,以一种近乎朋友的模式相处着。或许与他们相似的经历有关,他从Leon身上看到太多自己不愿承认的相似点。他们实在太容易看透彼此的想法,以至于Sasha不得不用政治立场来保持两人间最后的安全距离,但这一切努力都在他们最后一次谈话中毁于一旦。
美国人简单直接地穿越那片禁区,用最粗暴的方法成功突破了他的防线,告诉他他所做的一切只是自欺欺人的伪装,然后同样简单直接地离开了他的生活;他却用了整整四年才在对方的提醒下意识到自己迫切地需要一个同类的陪伴,他已经独自承受了太久。
现在Sasha开始感到后悔。他并不后悔自己最后推开了Leon,但正如Leon说的那样,自己一直用国籍和政治立场做为推拒对方的借口。他为自己的犹豫和固执付出了应有的代价,他不知道如果当初自己在Leon还犹豫着是否要去上大学的时候开口挽留结果会有什么不同。
他错过了很多,而他从自己编织的梦魇中清醒时已经太晚。
想通这一点时,Sasha独自喝掉了两瓶伏特加,然后伏在桌上啜泣起来。
 
新学期开始的第二周,Sasha收到了一张明信片。明信片写得很匆忙,寄信人甚至忘记署名,但他从美国的寄出地和熟悉的潦草笔迹推断出了寄信人的身份。他近乎惊喜地端详着那张明信片,意外之余忍不住微笑起来。他能想像到Leon是如何偷溜出军营争分夺秒地写完这张明信片贴了半面邮票然后丢进邮筒,根本没注意多贴了将近两美元的邮资。
Sasha上网查了一下明信片上的地址,很快打消了回寄的念头。他不可能寄信给某个士兵,而他们之间也从没留下过类似email之类现代化的联系方式。
第二个月Sasha又收到了一张明信片,这次Leon终于记得署名。明信片写得很简洁,只提到他还在新兵营接受训练,末尾处附上了一小张全美促进禁烟委员会的公益宣传小贴纸。
Leon每一次寄来的明信片都没有期待回信的意味,但很准时地按月发送。Sasha对不能回信这件事微微感到焦虑,他还有事想要问Leon,但却没法向对方提问。
至少该给我一个机会,Sasha想。至少该给自己一个机会告诉Leon自己真正的想法。
 
这样单方面的联络持续了几乎半年,突然在某个月戛然而止。
Sasha不由地有些紧张。他不知道是对方终于对没有回复的联络感到了厌烦还是出了什么事——如果可能他希望是前者,但他没有任何办法可以主动联系上Leon,这让他接下来的一整个月都过得十分不安。
第二个月月初的某一天,办公室里一个老师忽然一脸神秘地拍了拍坐在桌前的他。“Sasha,猜猜今天谁过来找你。”
毕业生返校探望老师并不罕见,他只是耸了耸肩,继续对着窗口的槲寄生抽烟。“很难猜。让他直接进来吧。”
对方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向外走去。他的余光隐约瞥见一个人影走进办公室,顺手反锁了办公室的木门然后向他大步走来。那脚步声听起来很沉,如果不是来者的体重可观就是身上背着很重的东西。他微微侧头瞥了一眼,几乎立刻愣在了原地。
一个胡茬还未刮净的、有着深金色柔软短发的青年站在他身后,身上是陆战队的T恤和一个看起来至少二十公斤重的军用背包。尽管身形已经粗犷了许多,但Sasha仍然辨认得出那是如假包换的Leon S Kennedy
“我想我应该说……好久不见,Buddy?”青年冲他挑了挑嘴角。他终于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下意识地回击道:“你的确该这么说。我至少每月都看见你的名字。”
“我很抱歉。”Leon抱臂倚在一张办公桌旁笑了笑,“我不能给你回寄的地址。教官会用枪托砸穿我的脑袋。”“天,别告诉我你还记得这事。”他忍不住摸着自己的额头笑了起来。“你这一身看起来很忙。还在训练?”“是的,我只是中途溜下了飞机过来看看。”Leon耸了耸肩,“我想我一直欠你一个道别。”
屋中突然变得一片寂静。两人沉默地对视着。
这并不意外。Sasha首先提醒自己。Leon刚刚完成新兵训练马上被派驻出去,这在那个国家十分正常。但他无法阻止某种冰冷的感觉从颅顶浇灌而下。
Leon注意到了他的异常,转而用尽可能温和的表述解释自己的状况:“我会去北非执行任务。驻军。也许是三年,也许是五年。你知道那边一直不怎么太平。”
“是的。总是不怎么太平。”他机械性地重复了一遍,忽然长长出了口气。
至少这比他原先所设想的最糟的情况要好多了。他们还有机会再见一面。
青年沉默地注视了他一会儿,突然卸下背包,走过来给他一个拥抱。Leon抱得很紧,以至于他能从两人紧贴的胸口感觉到对方稳健有力的心跳。
再见,Buddy”Leon在他耳边喃喃道。美国人的声音很轻,却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将这几个单词从喉中挤出。
Sasha没有回应。
他们这样安详而平静地拥抱了一分钟,然后Leon拉开两人的距离,用双手捧起他的脸重新贴上来。
这一次他主动迎上了那个吻。Leon在他的嘴唇上点了一下权当礼貌的问候,很快重重地碾压回来,并用舌头撬开他已经松动的牙关。他们将一个简单的道别吻变得湿漉漉而漫长,等到青年喘息着离开时他们几乎都感觉到了自己身体上的变化。
最后他用柔软的语气回应道:去做你想做的事吧。
已经成长为一名士兵的大男孩冲他笑了笑,拎起地上的背包转身离开。
 
也许他不会回来了。Sasha望着对方消失的门口想,嘴角却慢慢晕开笑意。但是我会等着。
这是Leon的答案,也是他的答案。
 
 
END
 
 
 
 
  1. 2013/03/13(水) 23:27:21|
  2. 【空中花园】
  3. | 引用:0
  4. | 留言:0
<<【Resident Evil:Damnation】回访(1-4 end) | 主页 | 【Resident Evil:Damnation】杀死一条槲寄生(Leon/Buddy,13-16)>>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eilinna.blog126.fc2blog.us/tb.php/112-90b71ecd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PET

nic你可回来了。娘想死你了。

自我介绍

eilinna

Author:eilinna
感谢那些流逝的岁月。
然后,即使有再多遗憾也请面带微笑地挥手,同过去的日子永别。




LOCATION:天朝首都
SEX:女
AGE:爷终于成年了啊哈哈哈哈
FAVORITE:绘,文,吐槽。
DESCRIPTION:现实与网络走极端的多重性格精神分裂症患者。








【萌ING】『因为某人无节操实在太多
这里只放近期的』:

《家庭教师杀手REBORN》
本命:山云/骸云/DH,山狱,里可
雷:狱纲

《秦时明月》
本命:荆高
其它:聂卫聂,颜良颜

《盗墓笔记》
本命:邪瓶
其它:黑瓶/瓶邪,小花

《Inception》
本命:EA
其它:CA,CSC,AE

《JLU》
本命:超人/蝙蝠侠
其它:逆了也可以……

《战国BASARA》
本命:苍红,佐幸,小十政
其他:其余CP全部接受

《FFAC》
本命:SC/ZC
其他:RC,ZSZ

《CONAN》
本命西皮:平新
其他:白黑

《GUNDAM00》(L特指尼尔哥…)
本命:LT
其他:LS,H/AT,AL

《GET BACKERS》
本命:尸蛮
其他:雷蛮/邪蛮/夏蛮/士蛮/不动蛮,镜尸,十花接受

《NARUTO》
本命:鼬佐/卡佐/水佐
其他:蛇佐/鸣佐,佐鼬佐卡接受

《BLEACH》
正常向:一露/恋露
耽美向:茶一/浦一/魂一/恋白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未分类 (2)
【感谢流年】 (25)
【空中花园】 (14)
【伊甸黄昏】 (28)
【铅华洗尽】 (15)
【过路风景】 (20)
【云霄飞车】 (3)

FC2计数器

留言板

MUSIC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