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s for the Passing years __【感谢流年】

驻定不变的小窝,图/文/吐槽。中美日2D3D都有萌。

【Resident Evil:Damnation】回访(1-4 end)

标题:回访
作者:eilinna
CP: Leon/Buddy
等级:R
声明:我不拥有任何文中的角色,他们属于CAPCOM的电影《生化危机:诅咒》。这是在电影之后五年发生的故事,Leon回到东斯拉夫的土地上重逢做回小学教师的Buddy。
前言:这篇文里的很多部分其实是我原先写在微博里的小段子,然后同样因为比较忙的缘故经常用爪机码……文字里可能漏洞百出,欢迎大家捉虫。

Title:Return visit (Chinese RE fanfic)
Author: eilinna
CP: Leon/Buddy
Rating: R
Claim: I don't own the characters in this fanfic. They belong to the movie made by CAPCOM. This is a story happend five years after the movie, in this story Leon returned to Eastern Slav and met primary school teacher Buddy again.

 
(1)
 
Leon接到新任务时觉得目的地名字有点眼熟。
他用半分钟上网查了下地图,发现它和五年前自己去过的东斯拉夫是同一个国家。美俄联军扶立的新政府给它换了个更“民主”的名字,以至于读起来面目全非。
即使是东斯拉夫也没什么不同,Leon坐上飞机时默默腹诽。和浣熊市或其他自己执行过任务的地方一样,只要无法阻止人类利用病毒的欲望,死亡和恐慌就会永无止境地循环下去,不过是丧尸的种类有所区别而已。只是这个国家两次中彩确实有点倒霉。
他在飞机上快速翻看先遣队递交上来的报告,其中一段关于j’avo和licker的描述隐约唤起了他某段记忆——非常模糊地,在那之中有个人的影子。很快他便放弃回忆那次任务的念头。任务与任务或许在形式上有所区别,过程中痛苦的那部分总是重复的。
 
Leon在目的地与先遣小队会合,很快发现这次的情势比之前任何一次都乐观的多,至少目前没有大规模的病毒爆发和僵尸游行,整个城市的生活节奏也未受影响。有迹象表明类似j’avo的变种又一次出现在东斯拉夫,几个被封锁的现场遗留着某个组织——或者某些组织——使用B.O.W的痕迹,这正是他们之后需要进一步调查的。而当前任务是提醒居民实行宵禁,同时让学校在日落前放孩子们回家。
原本这件事应该由政府军执行,但有人告诉Leon他们必须亲自这么做。Leon已经不想浪费精力与上级交涉,于是他选了一份看起来最轻松的工作:走访首都里为数不多的几所小学。
 
Leon记得那个固执的斯拉夫人。
在离开东斯拉夫时他不认为自己余生中还会和对方有任何形式的联系,五年后重返那片土地时他也不对两人的重逢抱有期待,事实却是他如此轻易地在学校里看到了Sasha。
Leon抵达学校时正赶上中午放学。许多孩子从他身旁经过,他们好奇地打量着美国人,却没有一名职工前来问询Leon的身份。他独自穿过一大片教学楼的阴影来到操场,视线被一群夹着画板的孩子吸引,然后他看到了Sasha。
他们之间相隔着一个操场的距离,逆光中对方推着轮椅跟在一群孩子身后,裤脚扯动隐约露出萎缩的双腿。
那场景有点触动了Leon。他不知是否该为对方以这种方式重归生活感到高兴,但Sasha的表情看起来平静而安详,仿佛已经得到了最好的结局。Leon在原地犹豫地站了许久,或许他应该上前但他不想再次扰动对方的生活;最后是斯拉夫人首先认出了他。
“Leon.S.Kennedy。”对方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远远喊出了他的名字。
当年对方一定趁自己昏迷时翻看过自己的证件,Leon想,他还是很高兴对方记得自己的名字。“那可真是个难记的长单词,伙计(Buddy)。”
      
       Sasha主动邀请他去家里做客,Leon接受了。
他们来到Sasha的新寓所。屋中陈设简单,但屋主十分重视整洁。房间一尘不染,客厅墙壁被书架占满,只有壁炉所在的那面墙留空。厨房中没有摆放餐桌,也没有任何其他地方被用作餐厅,Leon猜想沙发前那张高度和轮椅相衬的茶几可以胜任此用。没有一件家具是多余的,而且每件家具摆放的位置都经过精心计算,使公寓看起来比它实际上更空旷,Leon甚至可以推测出轮椅惯常行进的轨道。生硬简洁有效,典型的苏维埃风格,Leon体贴地没有评论出声。
他并不意外这五年间对方选择独自生活,至少很多细节证明Sasha对这种生活方式适应地很好——斯拉夫人拒绝让他踏进厨房一步,而他们仍然享用到一顿不错的晚餐。同时他还发现Sasha养了两条大型犬(作为陪伴独居残疾人的宠物,数量确实多了点儿)。那些狗自始至终对他十分不友善,以至于交谈过程中Sasha不得不时时喝退这两个大男孩儿以阻止它们趁Leon不备撕咬他的袖口或皮鞋。
这场景有点儿眼熟。Leon的视线落在书架上的一只铝制酒壶上。或许时间会冲淡人对某些细节的记忆,但有些结果必须被一生铭记。他理解这种感觉。
餐后他们围坐在壁炉前取暖和消磨时间,就着温暖的火光啜掉一整瓶伏特加,顺便谈了谈战后的状况。事实上在那晚之前他们只有五年前那一天多的交情,他甚至不知道Sasha的全名,但他们依然聊得很愉快,等到Leon打算离开时墙上挂钟的时针已经指向晚上九点。
“你该走了。”Sasha提醒道。其实Leon已经从沙发上起身。“我想我该表示一下感谢。对你和你的男孩们。”他从其中一条阿拉斯加口中抢下自己的背包,对方威胁地咆哮了几声随后被Sasha喝止。“或许下次我应该带点儿礼物过来。”
“下次。”Sasha重复道。Leon轻轻甩开碍事的刘海冲对方露出一个微笑。
或许他会回来,他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
 
但这次Leon在东斯拉夫停留的时间格外长。
与之前所谓“调查任务”性质不同,他确实是来参与调查而不是去前线送命,这让他有了更多下班后无所事事的时间。
他去拜访过Sasha四次,有两次是对方邀请他这个异乡客共度节日,两次是他带着药品上门探望,在此期间他重新认识了Alexander Sasha Kozachenko这个人,以类似朋友的方式。
这并不难,要知道有个人在你们相识的头24个小时内曾指挥一群licker追杀你而半天之后又舍命相助还和你联手干掉了一只暴君,他的意义总会特殊过路人或战友。Leon发觉自己几乎喜欢上这种同病毒腐肉和死亡打交道之余还能享受到类似家庭般轻松氛围的生活模式,显然Sasha也是这么想,他比Leon忍受了更久的独身一人。
他们尽量不去触碰那些可能引起两人分歧的敏感话题——这类话题的范围其实很小,Sasha现在只是一名小学教师,除了对新政权简单粗暴的改头换面感到失望外(曾经的反政府武装组织最没资格批评别人,Leon默默挑眉)已经没有更多的热情参与政治讨论。他只想平静地度过余生。
Leon偶尔会对此产生共鸣。他厌倦替某些极端分子的恐怖活动或政客们的勾心斗角收拾烂摊子,然而使命感敦促他一次又一次奔赴前线,否则他将面对更多无辜者的流血牺牲。如果有一天他因伤重而无法继续执行任务,或许他也会选择这样退役。
——前提是还活着的话,Leon苦笑。
撇去两个人曾经对立的政治背景,与Sasha的相处模式令他感到放松和舒适。有机会他们本该是朋友,但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他都不具备这样的资格,因为他是Leon.S.Kennedy特工,美国总统直属。
 
Leon停留东斯拉夫的第三个月,疫情变得越发严重。
他在执行任务时碰到了更多的变种甚至还有一两条licker,先遣队的调查仅停留在为新品种制作图鉴的层面上,Leon讥讽地评论,无法继续深入。这其中有政治原因,但在Leon看来这和“美俄联军扶立东斯拉夫新政府”一样荒唐,某些证据显示新的反政府组织正在民间成形。
出于原则他没有向Sasha过多透露调查结果,对方却已经猜出七八分。隐瞒其实并没有意义,Sasha可能不知道病毒传播的机制却比他更清楚某些组织和政府在这场危机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说不定,Leon甚至一度阴暗地想,说不定Sasha和他的反政府组织朋友们仍然保持着联系。
但这个危险的想法很快被他从脑海中拔除。把职业病加诸某位曾经的生化危机受害者身上是不公平的,而且他知道Sasha的战友们几乎已经全部丧生于五年前那次革命行动中。
 
 
(2)
 
命运总是这么奇妙,Sasha在操场上看见美国人时脑海里忽然冒出这个念头。
你瞧,对方的出现一方面意味着这座城市又将经历某种灾难,另一方面的确算是惊喜,他不知道自己该为前者担忧还是为后者高兴。
但显然站在操场另一端的人比他考虑的更多。Leon很早就看见了他,却迟迟没有上前问候。Sasha不知道美国人在想些什么,他斟酌片刻决定暂时忽略自己应该担心的那部分,主动喊出了对方的名字。那一瞬间他错觉般从Leon脸上看到了类似释然的表情。
他邀请Leon去家中做客,他们聊天喝酒仿佛多年的好友,事实上他们仅在五年前有过一天多的交情。但那是不一样的,Sasha想,对两人的意义完全不同。他不会告诉Leon自己有多么感激当年他做的一切,他想Leon也不需要它。尽管那场革命的结局令人失望,至少他花费了巨大的代价从地狱中逃脱而出,而Leon仍然挣扎在深渊的最底部,孤身一人或与其他同他们一样可悲的战友并肩奋战。他对美国人充满同情,同时知道自己并不具备那样的资格。
Leon这次在东斯拉夫停留了很久,让他有机会邀请对方到家中几次,之后总是美国人主动带着小礼物上门造访,有时是药品有时是酒。
谈话间Leon透露了一些无关机密的信息,让Sasha的担忧基本得到证实。东斯拉夫又将经受一次B.O.W的冲击,而这次的幕后主使深谙调查队和美国政府的心理,不断制造小事故却不留一丝有用的线索。托这份体贴的福,截至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会有大规模的病毒爆发,但调查队进展缓慢,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否是恐怖组织也不知道对方的目的。
随着Leon透露的信息越来越多,Sasha嗅到其中一丝熟悉的味道。他无法自抑地苦笑。这件事多么讽刺,曾经被B.O.W深深伤害过的国家却是它的狂热信徒。他想他知道是哪些人在做这件事——至少是负责执行的那部分——但他同样不能告诉Leon。他已经不再是这场战役中的一份子。
 
Leon在东斯拉夫已经停留了三个月。
美国人的调查工作不断受挫,尽管将情绪掩藏得很好,对方偶尔还是会在他们喝酒时谈起不怎么愉快的往事。这就像是把已经愈合的伤口留下的疤痕展示给另一个人看,而你知道你们都有类似的经历,对方不会产生过度的同情也不会在未来同你有更多交集,所以你能在放松的状态下倾诉。
Sasha第一次得知Leon曾感染过,只是幸运地痊愈了。
自己也曾经是B.O.W中的某个品种。他有些哀伤地望着自己的双腿。说不上谁更幸运,如果痊愈并不能帮助自己从永恒的战火中走出,或许他已经获得最好的结局。然而他是如此艳羡Leon,尽管他不知道对方在信仰着什么,至少那坚定到足以支撑对方在泥沼中挣扎前行、不知何时会燃烧殆尽地散发着光和热。
他所抱持的这些想法,美国人永远不会知道。
 
 
时间和相似的经历会让情感变质。他们的关系转向另一个奇怪的方向发生在一次酒精催动的意外中。
 
       这件事的发生毫无逻辑可循,他们之中没人对此有过心理准备,Sasha家里也没有放置那些东西,他们的第一次甚至没做任何安全措施。Leon不指望对方此前对两个男人具体该怎么做有所了解,在大脑被酒精和荷尔蒙支配时提供Sasha一个清楚的解释看起来也缺乏可行性,所以他尽可能不伤害对方身体地放手去做。
意料之外地,除了期间Leon不得不下床一两次把冲他狂吠的狗从卧室中赶出去(第一次他忘记反锁上门),一切都很顺利。他没遭到来自Sasha本人的任何抵抗。
       Sasha从未放弃过复健的希望。在下肢失去知觉后的五年间他做过几次手术,至少恢复了对大腿的控制权。他一直在坚持给自己做些复健和按摩,但这只能延缓腿部肌肉的萎缩而不是阻止。
Leon抚摸着那双腿有些遗憾,从修长的腿型看来在萎缩之前它们应该非常漂亮,现在他推起它们就像摆弄某件沉重的玩具般毫无生气,好在它的主人同健康时一样会因为身体被打开的姿势而产生羞赧不安的反应。但Leon并不在乎这些,或者他们都不在乎;他从这样亲密的行为中获得了某种解脱,同时也能感觉到对方与他同样快乐,Sasha甚至比他先射了出来。
       第二天早上他们都在身体某些部位的疼痛中清醒。
Leon很久没这么醉过,像是有什么东西正挥着锤子向他脑袋里砸进一根铁砧;Sasha则在忍受初次被扩张遗留下的肿痛和不适。对于昨晚的意外两人默契地保持了沉默,似乎没人真正为此感觉到尴尬。
在彻底清醒之后Leon开始自我反省。显然这件事的意义仅限于生理需要,与他们的交情并无关系。两个人都积压得太久,他不确定自己上一次做是什么时候,半年前,或者一年前?但他知道Sasha至少这五年(或许应该是7年,Leon想,如果JD说的时间还准确的话)都不可能真正释放过。Leon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只是担心Sasha的感受。
直到离开东斯拉夫之前Leon才会意识到那是自己第一次主动去关注Sasha的感受。
Sasha对此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但在Leon下一次拜访完打算离开时给了他一个道别吻。Leon把它看作某种肯定的答复。
再之后一切如常。同样的事情重复了三四次,他们的相处模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或许这正是他们需要的、独属于两人的慰藉方式。
 
Leon在东斯拉夫停留的第五个月,情况终于恶化。
病毒在其他城市毫无征兆地爆发,Leon不得不随调查队前去清扫他们“新图鉴里的那些玩意”。美俄联军在后方待命,随时会出动空中力量摧毁整个城市,城里仍有不少未感染的幸存者所以Leon不希望他们真的这么做。
在几次失手令丧尸爆虫之后Leon受了伤,尽管并不致命但他还是被遣送回首都的军医院。他在直升机上与同伴调侃自己这次可笑的负伤,无意间被提醒了自己的年龄,他忽然感到一阵深深的疲惫。5年并不短暂。他又一次走了过来,终于孓然一身。
他已经在这个阵线上搏斗了一生,没有任何可能令他主动放弃,但他不知道这黑暗还会持续多久。或许在半途他就会像Sasha一样结束了职业生涯,或许他根本活不到那一天。
并且在一切的可能性发生之前,他正在老去。
 
 
(3
      
危机没有停止的趋势。新政府努力将病毒爆发的消息封锁在军方知悉的范围内,但反政府组织早就在街头巷尾张贴起事件的始末的大字报。东斯拉夫再度陷入五年前那场灾难的阴影之中,不少居民开始逃往其他国家。很快新政府封锁了国境线。
Sasha注意到Leon上个月秘密离开了一周,随后负伤回到首都休整。尽管伤情并不严重,Leon却迟迟没有接到新的指示,白宫方面似乎不打算让他返回前线。看得出特工对安排感到不满,但一反常态地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这在Sasha看来不是件好事。撤回特工意味着前线状况的恶化或许超出美俄联军的预想——至少是白宫的预想——如果他们足够悲观那么等待这个城市的只有彻底毁灭。
他相信Leon比自己更清楚这一点,所以美国人频繁地逃出医院在他家中喝酒过夜,他则默许了对方擅自打扰的行为。他想他能理解这种感受——在一所冷冰冰的水泥建筑中,只有无休止的待命指令陪伴着你,与此同时另一个城市中病毒正在失控,而你甚至已经失去了去挽回局面的资格,形同落败。
只是在Leon开始在他的家中留宿后Sasha不得不重新审视他们的关系。他曾经以为他们的重逢只是操场上的匆匆一面,事实却是B.O.W事件态势持续升级而Leon一直在这里停留。学校被勒令停课,时间变成他手中唯一富裕的东西,对方的造访逐渐成为他单调生活中的一部分,他开始习惯于Leon的存在。这种关系并不正常,但自始至终他没有对对方提出的任何要求产生过类似“拒绝”的想法。
他们之间一定有什么不对,Sasha想。现在他们甚至在接吻,做爱。Leon并不介意他是残疾人,他们之中也没有任何人产生过类似于认真对待这段关系的想法。Sasha知道这不仅仅是肉体上的互相慰藉那么简单,那个美国人是他一生的转折点,但随时可能如五年前般简单地消失在他的生命中;他却不知道Leon对此作何感想。
他渐渐开始感到不安。
 
再之后Leon就像一个普通的首都市民那样,与前线的消息完全隔离了。
 
这有点儿像是生活在一间隔音室里,Leon用调侃的口气对自己说,和失聪没什么区别。或许等到门被打开的那一天他已经能听到全面胜利的消息,但那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知道白宫的待命指令意味着什么,年龄虽然不是全部理由但一定占了相当一部分。相比过去这次上级允许他在停留在调查地的时间实在太久,他们有东斯拉夫政府和美俄驻军的协助却仍然没能制止病毒爆发,他的任务几乎等同于失败。代价可能是两万人的生命。
Leon倒空瓶中最后一点儿伏特加,在Sasha怜悯的目光中一饮而尽。他不喜欢这种注视,但对方从不对他的痛苦表达任何形式的安慰,这正是他选择Sasha家作为自己憩地的原因。他不需要安慰,这是他应得的。
他在Sasha家过夜,甚至干脆把自己某些日常用品遗忘在对方家中。他没有关闭身上的GPS以便Hunnigan知道他仍然停留在东斯拉夫首都,这位与他相处了十年的机关工作者也默许他脱离特遣队的后勤寓所。他经常与斯拉夫人在晚餐后看会儿新闻,A市的信息被从中剪除干净,所以这种行为早已没有获取情报的意义而转为纯粹的消遣。他们会在睡前看一部电影或聊一本书以打发喝酒的时间,他很少喝醉,第二天清晨依然会在五点半准时起床晨练顺便替Sasha溜狗。偶尔他们躺在一张床上,他会替对方做那些对方日常做的腿部按摩防止肌肉继续萎缩,气氛正好的话也许他们会做,也许不会。
自15年前莱肯市的事件以来他简直没有过比现在更接近一个正常人该有的生活,所以他逐渐开始接受关于自己和这场生化危机的现实:一切总会结束的。无论结果如何。
 
A市已经被【消极处理】了。Sasha在书桌前沉吟片刻,关掉收音机锁进抽屉中。
坏消息也是好消息。尽管之前的调查行动持续了整整五个月,但真正从A市病毒爆发到整城危机解除只用了四周。病毒没来得及从A市扩散出去,这座城被销毁时已经是座丧尸遍布的死城。有统计的被击毙的j’avo数目是374只,其他被感染种类加起来大约有近千只,估算疫区未被击毙的数量仍有四千只左右,而整个城市只有两万不到的人口,绝大部分市民已经变异或成为B.O.W口中的牺牲品。病毒的供应源应该还在城市的废墟中,在这次行动严密的隔离措施下无法被反政府组织移动出城。换句话说危机的结束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Hunnigan没有通知Leon这个消息,Sasha不知道白宫的意图是什么所以也没有贸然告诉Leon。但他想这段时间已经足够让Leon作出某些改变,至少目前美国人看起来不再关心这件事的走向了,他不知道这究竟是件好事还是坏事。如此一来特遣队在东斯拉夫土地上的任务只剩收尾,实际上这种工作并不需要特遣队亲自去做,所以他们随时会撤离。
这也就意味着Leon随时会走,而且永远无法预知下一次回到东斯拉夫是什么时候。
最初Sasha意识到这点时为自己的难过感到诧异,很快将之归咎于自己无法再回到过去独自一人的生活中去,因此面对Leon时他开始有意识地退缩。美国人或多或少猜到了他的想法,却并没有表现出被冒犯的态度。
有一天他们并排躺在床上(虽然Sasha的下肢没有知觉但他能感觉到他们的腿纠缠在一起),美国人突然说道:“如果我能活到退休那时候而且没躺在医院里,也许我会出来到处跑跑,也许会呆在美国搬到乡下去养老。”
Sasha保持缄默。有那么一瞬他希望Leon只说了前半句,但立刻有个声音提醒他后半句才是自己一直等待的答案。Leon总把真正的想法放在一堆无关紧要的评论末尾,毫无理由地他就是知道这一点而且从未戳破过对方。
Leon得不到他的回应,于是主动偏头看了他一眼,冲他微笑道:“我会想念你的狗。”
这是美国人能做到的坦诚的最大限度。
Sasha愣了片刻,忽然翻身背对向对方,将脸深深埋进双手中。他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
 
 
 
(4
 
从某一天开始,Leon注意到斯拉夫人将他的每一次来访都当作是两人最后一次会面。
五个月的时间足够他们琢磨彼此,所以这一次他深谙对方不安的源头,成功地抑制住就两人独处时悲凉气氛发表评论的欲望。他尊重Sasha的感受,当对方选择退缩时他也礼貌地保持了距离,直至有返回首都的队友偷偷告诉他A市被【消极处理】的消息,那时离这件事发生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星期。
白宫仍未通知他任何消息,但Leon已经做好了在A市废墟清扫工作结束前后撤离的心理准备。在那之前他在这片土地上还有很多遗留问题需要处理,Sasha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却是分量最重的那个。
斯拉夫人对他而言意义特别,但他无法为任何人停留,因此他永远不会把这件事告诉Sasha也不会给他任何承诺。
       他们最后一次躺在同一张床上时是他接到撤离通知的第二天,两天后他就将离开东斯拉夫,或许不会第三次踏上这片土地。他慎重地考虑了一个小时,终于决定对Sasha委婉地坦白一次自己的想法,算是对对方在这六个月间投注在他身上的情感的回应。
       “我会想念你的狗。”他说,同时希望对方最好不要去深究每一个单词。
斯拉夫人沉默地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忽然翻过身去不再看他。Leon看着对方的背影,将“两天后我会离开”埋葬在了舌尖上。
 
第二天Leon依然起的很早。他带着两只狗离开公寓时对方仍在熟睡,和之前他留宿的任何一天一样。他刻意在公园多坐了半个小时,等到早餐店开门时去街上买了两人份的早点才牵着阿拉斯加们返回对方的寓所。
往常这个时间Sasha应该还在睡觉,所以Leon进门时动作很轻,但今天他注意到床上是空的。Leon一边卸下狗脖颈上的项圈一边环顾整个房间,发现书房的门虚掩着,隐约有电流拟出的人声从门缝中传出。他拍了拍两条宠物,男孩们立刻钻进厨房寻找自己的食盆,他则站起身来小心翼翼地走近书房。
 
Leon推开屋门时Sasha正低头收听着广播,仿佛没看见他走进房间一般,对此Leon有点吃惊。之前他并不知道Sasha有这么一台收音机,也从未见对方收听过广播,但在原地听了一会儿广播的内容后他先是愣了片刻,很快恢复了平静。
“你都知道了?”他问Sasha。
收音机中还在持续不断地传来来自反政府组织前线的最新消息,A市的清扫工作已经切断了他们重要的供货线。
对方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回答:“是的,比你多一点。”
Leon沉默地看着那台收音机。
很奇妙地,发现Sasha和反政府组织仍有一定联系已经不能引发他任何类似于愤怒或背叛的阴暗情绪,仿佛这只是一个与他无关的客观事实而已。他并不是没有想到过,Leon提醒自己,尽管换做六个月前自己的反应可能大不相同。他不知道这六个月间对方究竟在这场危机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或许仍是反政府武装组织的线人,或许只是一个彻底的围观者——但现在这一切已经不再重要。B.O.W的危机已经结束,干预东斯拉夫内政冲突并不在他的职责范围内。或许Sasha主动向他坦露身份是为了激起他的愤怒,但他知道在这一行为的背后是对方想要让他毫无负担地离开。
两边展现出的演技都拙劣透顶,这样就扯平了。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感觉到如释重负。
一切的确已经结束了,十分彻底地。
Sasha仍然在看着他,似乎在等待他进一步表态。Leon用一只手抚摸着自己下颌上的胡茬,忽然冲对方微笑道:“那很好。明天下午我会离开这里。”
斯拉夫人对他的态度感到诧异,神色复杂地打量他片刻最终点了点头。“一路顺风。”
他们对视了一会儿以为对方还会说些什么,事实上只是又沉默了十五分钟,于是Leon走到客厅捡起自己的背包并收拾走盥洗室里所有自己遗留的物品向公寓的大门方向走去。在收拾背包的期间他能感觉到对方的视线一直粘在自己背上,带着近乎灼伤皮肤的热量;但当他推开门的一瞬停留转身时,对方的眼神却平静得令他怀疑刚才脊背上的灼烧感是否只是一种错觉。
“有兴趣去美国做治疗吗?”他用近乎玩笑的语气询问对方。斯拉夫人配合地耸耸肩,冲他露出一个微笑。“我现在也很好。”“如果可能,我会很高兴在和平时期见到你。”Leon说。Sasha没有回应,但眼神却比两人任何一次接吻时还要柔软。
 
****
 
Leon坐在飞机上被气流颠簸得有点恍惚,幸存的队友又一次拿他的年龄作为调侃对象。离降落还有七个小时,他无奈地牵了牵嘴角,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如果我能活到退休那时候而且没躺在医院里,或许我会出来再走走。
 
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
 
 
END
 
 
  1. 2013/03/13(水) 23:31:51|
  2. 【空中花园】
  3. | 引用:0
  4. | 留言:0
<<【Resident Evil:Damnation】有关爱情的十二个片段(end) | 主页 | 【Resident Evil:Damnation】杀死一条槲寄生(Leon/Buddy,17-20 end)>>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eilinna.blog126.fc2blog.us/tb.php/113-26a8a531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PET

nic你可回来了。娘想死你了。

自我介绍

eilinna

Author:eilinna
感谢那些流逝的岁月。
然后,即使有再多遗憾也请面带微笑地挥手,同过去的日子永别。




LOCATION:天朝首都
SEX:女
AGE:爷终于成年了啊哈哈哈哈
FAVORITE:绘,文,吐槽。
DESCRIPTION:现实与网络走极端的多重性格精神分裂症患者。








【萌ING】『因为某人无节操实在太多
这里只放近期的』:

《家庭教师杀手REBORN》
本命:山云/骸云/DH,山狱,里可
雷:狱纲

《秦时明月》
本命:荆高
其它:聂卫聂,颜良颜

《盗墓笔记》
本命:邪瓶
其它:黑瓶/瓶邪,小花

《Inception》
本命:EA
其它:CA,CSC,AE

《JLU》
本命:超人/蝙蝠侠
其它:逆了也可以……

《战国BASARA》
本命:苍红,佐幸,小十政
其他:其余CP全部接受

《FFAC》
本命:SC/ZC
其他:RC,ZSZ

《CONAN》
本命西皮:平新
其他:白黑

《GUNDAM00》(L特指尼尔哥…)
本命:LT
其他:LS,H/AT,AL

《GET BACKERS》
本命:尸蛮
其他:雷蛮/邪蛮/夏蛮/士蛮/不动蛮,镜尸,十花接受

《NARUTO》
本命:鼬佐/卡佐/水佐
其他:蛇佐/鸣佐,佐鼬佐卡接受

《BLEACH》
正常向:一露/恋露
耽美向:茶一/浦一/魂一/恋白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未分类 (2)
【感谢流年】 (25)
【空中花园】 (14)
【伊甸黄昏】 (28)
【铅华洗尽】 (15)
【过路风景】 (20)
【云霄飞车】 (3)

FC2计数器

留言板

MUSIC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