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s for the Passing years __【感谢流年】

驻定不变的小窝,图/文/吐槽。中美日2D3D都有萌。

【conan 平/新】Thanks for the passing years (1~2修改)

这坑我打了个开头和高潮后好久就没再填,终于还是下决心要把它填完了。
快高三了,再之后肯定是没时间了。

这是一个不属于少年的童话故事,同样也不属于成人。

我只是在想,关于工藤新一的结局,有些事情如果真的发生了会怎样?
这就像是在写一篇“勇士打倒了恶龙,衣锦还乡”之后的故事,童话结尾的另一个童话的补完,只是起点并不是什么美满的结局。

就当是我的妄念吧。



文见内,崩注意。




10930 Tokyo time100个月00小时01
 
 
“……是服部吗?”
“目暮警官?”
“啊咳……是这样的,有件事需要单独和你谈谈,能不能立刻来一趟东京的警署?”
“我说你莫名其妙地客气什么啊?至少也告诉我点事件的内容吧?这种鬼天气我可不一定会去哎。”
“……我们……找到工藤了。”
 
线路那头话音落下的一瞬,服部平次扔下电话冲了出去,留下屋中电话线拖着沉重的话筒一晃一晃悬在桌檐。
 
“喂!服部?!等等!我还没说完呢——”
 
话筒中谁嘶力地叫喊和拉门重重拍上门框的声音远远回荡在身后。世界仿佛突然失去了声音,只剩血液伴随心室的收缩四处奔涌,疯狂地撞击着鼓膜。
他在长廊中狂奔,脚下一次次传来撞击地板的钝痛,清晰可数。
从玄关一脚踏进盛夏滂沱的雨中,他突然停下脚步僵立在原地,双手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雨水灌进汗衫的领口,被体温熏得滚烫。
 
……工藤被找到了。
 
 
5个月前,江户川柯南失踪。
最后一个同那孩子有过接触的人是服部,却不是面对面,只是一通没头没尾、拨了过来又迅速挂断的电话,甚至连一句问候的时间都没给他留下。
 
“呐服部,他们找到我了。”
 
他怔怔望着手里被挂断的电话,细细回味那句匆匆过耳的留言,有几丝诀别的味道。于是他僵硬地垂头瞥向座机上的ERROR的来电显示,一旁的桐油桌面却映出一张震愕的脸。
心里的恍惚迅速被毫无来由的焦躁占满。
他同今日一样突然摔下电话,不顾一切地冲出门在暴雨的街道上漫无目的地狂奔。然后他冲进了车站,浑身湿漉漉地挤在站台的人群中,视旁人的咒骂与厌恶的眼光若无物,跳上了开往东京的列车。
再然后,服部平次在列车启动时的剧烈晃动中骤然清醒过来。
 
他甚至不知道工藤新一究竟身在何处。
 
雨水在车窗玻璃上留下滑痕,将窗外城市的远景洗刷得一片模糊。
服部呆滞地望着玻璃中自己的影子,雨水不断顺着浸湿的发稍流进湿透的汗衫里,模样是从未有过的狼狈。
他忽然苦笑一声。玻璃上的自己唇角勾着几丝嘲讽几分无奈,对着车窗这边的自己喃喃翕动唇瓣。
 
“……你这个白痴。”
 
 
他像一个水鬼般失魂落魄地按响工藤宅院的门,家里意料之中没有人。
于是他静静地站在雨中望着那栋红色墙砖的西式建筑。初春的青色天空沉沉压在削尖的屋顶,溅起的雨花蒙蒙勾勒出房檐的轮廓。
 
也许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忘记这场雨,也不会忘记这雨中的工藤鬼宅。
 
他仰头望着二楼那扇敞开的窗户,浸湿的窗帘被风掀向屋外,窗内是一片不尽的黑暗。
莫名其妙地,心中最初那阵疯狂而强烈的想要找寻对方的欲望在雨中渐渐淡去。仿佛几个小时前只不过接到一次短暂的告别,就象平日一样,谁也不知道下一次见面会在什么时候。
 
呐,工藤。你说我能做些什么呢?
你甚至连一点可以寻查的线索都没有留给我。
 
服部平次站了很久。
久到体温再也不能温暖冰冷的雨水,青白的指尖阵阵冷痛。
路灯亮起的一瞬,他忽然将手插进湿冷的衣兜,转身离开。白色球鞋毫不迟疑地踏进阶下浑浊的积水中,比任何一次都来得干脆果决。
然后他按响了阿笠博士的门铃。
 
再然后,整整5个月后,他接到了东京警署的一通电话。
 
 
 
219:34 Tokyo time911个月2914小时56分。
 
 
服部平次从未想过与工藤新一再一次见面竟是某种意义上的永别。
 
他将半身的重量支在那把半年前从工藤新一故宅里带走的黑色雨伞上,扶着门框大口喘息,雨水滴滴嗒嗒顺着裤脚和发梢在地板上蜿蜒成河。
目送他从警署门口一路狂奔进来的人群也纷纷涌到了警政厅门口。
他记得方才转身间的匆忙一瞥曾望见里面的佐藤和高木,还有紧接着追上来的一群金发碧眼的黑色西服。
 
……FBI
 
然而他顾不得那么多,直直地冲进巡察科的办公室,正迎上目暮警官神色复杂的脸。
服部平次突然停下脚步。
屋中的气氛压抑得令人透不过气来。纵使神经大条如他也不难看出些许端倪。
于是他重新迈开脚步,缓慢地扫视四周的人群。
没有毛利一家,没有那个叫灰原的小姑娘,没有阿笠博士,甚至也没有工藤的父母。屋中的人无一例外地微垂着头,视线却紧紧追随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异样地凝重。
“……咳。”
目暮警官背手轻咳一声,略带歉意地打破屋中肆意弥漫的尴尬死寂。
“你来了,服部。”
他淡淡抬头望向对面,僵直的手指蜷曲成拳。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服部平次从未用过的冰冷语气。
在工藤新一失踪的半年间他早已考虑过各种再逢时可能遇到的糟糕情况,甚至包括永别。
他以为自己已经做好最充分的心理准备,无论发生什么事,决不会像半年前一般歇斯底里地冲上去揪住谁的衣领冲着谁的脸狠狠来一拳。
他却仍然清晰地感受到自己面部的肌肉在抽搐。
对面的警官略微迟疑,而后严厉地朝门口挥了挥手。众人知趣地迅速收拾起东西从屋中撤离,FBI大多没有动作,只是沉默地退到墙边。
他并不在意。
他在意的是目暮警官敦实的身体似乎在遮挡些什么,躲闪着自己的视线最终落在那把与对话内容毫无关系的黑伞上。
“是这样,服部……”
“新一……虽然被救回来了。但是你看,ATPX4869的研制人宫野志保…咳,就是小哀,还有阿笠博士,双双在这次事件中遇难。新一再变回高中生的身体希望很渺茫……”
“……。还有呢?”
 
如果一切真的只是到这个地步,那就太好了。
 
“……新一他…在最后黑衣组织与FBI双方的枪战中……”
“中枪了?!”
这也在预想的结局之中,尽管听起来并不是那么糟,他却止不住地声调上扬。对方眼中似乎闪过一丝畏惧的神色。
“……不,也不是。他的头部受到了掉落的重物的击打……虽然不是很严重,但是加之之前目睹宫野志保遇难,生理和精神的双重刺激下新一他……”
他并没注意目暮最后说了些什么,只是越过男人矮胖的肩头望见了一双幼嫩的、湛蓝的眼睛。
那双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眼中却充盈着陌生的眼神,瞬间让他心跳一滞。
 
 
……喂。
骗人的吧。
 
 
“……所以你看……新一他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
 
 
……
……怎么会是这样?!
 
 
“……医生说,恢复记忆的希望也十分渺茫……”
 
 
你这家伙……
为什么偏偏………
 
 
“……他…自己选择了彻底忘记。如果不是自己强烈的希望恢复记忆的话,应该不再有这种可能了……”
 
 
……工藤,你究竟对自己做了什么?
 
 
服部平次怔怔地望着孩子,径直绕过目暮,站在孩子面前。
“咳……服部,你是现在在日本唯一一个知道新一身份而且活着的人。我们只能通知你,希望你能……”
话到一半戛然而止。
屋中所有的视线再一次聚焦在他身上。
 
他与孩子对视半晌,忽然深吸一口气,轻轻拉起了孩子的手。7岁儿童的手骨骨长只有他一半多些,握在手中有种不真实的虚软。
对方迷茫地仰头望向他,没有江户川柯南的乖巧天真,眼底的沉静反而更像工藤。
于是他蹲下,尽量让自己笑得温柔和蔼,然后伸手摸了摸孩子的头。孩子既没躲闪也没有回应,只是有些失神地直视他的双眼,湛蓝瞳孔中漾着一丝抗拒。这是投向陌生人的眼神。
……真的失忆了吗。
他对孩子微微一笑,问道:“他们有告诉你你的名字吗?”
孩子呆滞地摇了摇头。想了想,又道:“有人叫我Shinichi。”
他一愣,微笑的唇角莫名有些酸痛。
“……没错。”
……Shinichi……
对方瞳中忽然闪过一丝光芒,眼神变得锐利逼人。“你认识我。”干净利索的推断。
那是如假包换的工藤新一的语气和工藤新一的表情。他站在原地望着孩子,心里一瞬有些抽痛。
“……啊。我们曾经很要好。”
孩子充满希望地打量着他,半晌又收回了视线,脸上恢复了与年龄不相称的淡漠。显然这对回忆没有帮助。
他苦笑,伸手去摸孩子的头。手到半空他忽然想起了什么,随手从桌上抽下一张纸来写下几个字。“Hattori Shinichi,这是你的名字。”
孩子接过纸,上面端端正正地写着,服市。
 
 
“……目暮警官,这孩子我带走了。”
 
 
他将工藤新一从警部领走时,厅中的警官和FBI探员纷纷站起来对着两人的背影致以意味深长的注目。每个人的目光都带了几分难以言喻的沉重复杂,这种莫名伤感的场景敦促他在踏出大门的一瞬急速加快了脚步。
他拉着孩子走上河边的小道,望着灯火辉映的城市夜空忽然道:“呐,工藤。”
“……谁?”孩子皱眉追问。
他耸耸肩,笑容粲然。“你不必回答,只要听着就好。”
孩子乖乖地抿住小嘴,表情依然迷茫。
“我会等你10年,工藤。”
“然后无论如何,我会陪你走完这辈子。一直陪着你。”
 
  1. 2009/05/24(日) 20:19:53|
  2. 【感谢流年】
  3. | 引用:0
  4. | 留言:0
<<【BASARA】三途川 | 主页 | 【FFACC】只留下谁的回眸一笑。>>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eilinna.blog126.fc2blog.us/tb.php/34-d2213b9b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PET

nic你可回来了。娘想死你了。

自我介绍

eilinna

Author:eilinna
感谢那些流逝的岁月。
然后,即使有再多遗憾也请面带微笑地挥手,同过去的日子永别。




LOCATION:天朝首都
SEX:女
AGE:爷终于成年了啊哈哈哈哈
FAVORITE:绘,文,吐槽。
DESCRIPTION:现实与网络走极端的多重性格精神分裂症患者。








【萌ING】『因为某人无节操实在太多
这里只放近期的』:

《家庭教师杀手REBORN》
本命:山云/骸云/DH,山狱,里可
雷:狱纲

《秦时明月》
本命:荆高
其它:聂卫聂,颜良颜

《盗墓笔记》
本命:邪瓶
其它:黑瓶/瓶邪,小花

《Inception》
本命:EA
其它:CA,CSC,AE

《JLU》
本命:超人/蝙蝠侠
其它:逆了也可以……

《战国BASARA》
本命:苍红,佐幸,小十政
其他:其余CP全部接受

《FFAC》
本命:SC/ZC
其他:RC,ZSZ

《CONAN》
本命西皮:平新
其他:白黑

《GUNDAM00》(L特指尼尔哥…)
本命:LT
其他:LS,H/AT,AL

《GET BACKERS》
本命:尸蛮
其他:雷蛮/邪蛮/夏蛮/士蛮/不动蛮,镜尸,十花接受

《NARUTO》
本命:鼬佐/卡佐/水佐
其他:蛇佐/鸣佐,佐鼬佐卡接受

《BLEACH》
正常向:一露/恋露
耽美向:茶一/浦一/魂一/恋白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未分类 (2)
【感谢流年】 (25)
【空中花园】 (14)
【伊甸黄昏】 (28)
【铅华洗尽】 (15)
【过路风景】 (20)
【云霄飞车】 (3)

FC2计数器

留言板

MUSIC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