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s for the Passing years __【感谢流年】

驻定不变的小窝,图/文/吐槽。中美日2D3D都有萌。

【conan 平/新】Thanks for the passing years(4,修改)

于是我一直在想这究竟是怎样一个故事。

故事怎么想都很纠结。或者正因为很纠结,所以才想写。
现实吗童话吗,反正它都只是作者一点YY的想法。落成文字,它依旧那么不正经。

至于这究竟是不是BL意义上的平新,很难说。
我想故事并不是因为谁爱上谁谁傲娇谁又单相思才开始,而是因为这两个人本身的性格特点。
所以这是平/新,而不是平新。


文崩,抽风。


 

400:20 Tokyo time911个月229小时10分。

 

 

“你可以回去睡觉了,平次。”

 

服部平次从榻榻米上起身,理了理衣服便迅速离开房间。屋内的服部平藏甚至没再看他一眼,只是若有所思地支着下颌,目光直直投向手中的文件。

他同往常一样在走到门外转身跪坐,恭敬地向父亲俯礼,然后轻轻阖上拉门。

昏黄灯光随着门隙合成狭窄的一束,投在身旁澄褐古旧的木质地板上,泛着暧昧暖光。

他望着那束光渐渐从视线里消失,手上的动作犹豫不决。

 

 

1个半小时之前他同刚刚回到家中的服部平藏进行了一次父子间罕见的严肃对话。

气氛似乎十分紧张,其实真正严肃得一反常态的是他。

平日里大咧咧的关西少年突然顶着一张大义凛然的脸同平日里避之不及的父亲深夜长谈,服部平藏脸上竟然也波澜不惊。这促使少年在走进屋中的一瞬间便嗅出一种可疑的味道,仿佛自己正迫不及待地跳入一个早就设计好的圈套里。

 

……简直像个白痴一样。

 

他攥着一把冷汗低头跪坐在榻榻米上,视线被垂下的发丛挡了大半。

接下来的几分钟足够将话题挑明,父亲寥寥几字淡定过分的回答应证了自己之前的推断。于是与当初设想中的情景比起来,事件似乎完全进入一种意外状况。

 

……更年期VS青春期,实力上存在绝对差距。其结果就是后者永远不可能抢下主导权。

 

服部平次慎重地将之前准备的讲稿在大脑中删删改改,重新切入话题。

他试探性地提起服部真市,一边偷偷观察父亲的脸色一边讲述工藤新一的故事。

服部平藏自始至终持着一张平静威严的面孔,神态安然得像在听警视厅一份报告。

谈话对象不合常理的镇静让他感到局促,故事越接近高潮越讲述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个措词不当就会牵动哪根敏感的神经。

然后他提到黑暗组织,提到东京警署和FBI,最后提到自己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这些全部说完已经是1个小时以后的事了。

 

“……所以?”

“……所以,那个孩子……能不能让我留在家里?”

 

似乎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他吐出最后一个音节后便垂头默默坐在一边,余光紧张地追踪父亲的表情,就像小孩子偷偷买了宠物回家恳求父母同意饲养一样。

服部平藏终于动了动嘴角,勾起一个勉强可以辨认为笑容的弧度。

“……我知道了。我会和东京警署那边谈谈。真市就先在这里住下吧。”

他猛然抬头目瞪口呆。

 

……这也干脆得有点过分了吧。

 

少年理所当然地将惊愕和怀疑呈在脸上,父亲则作视而不见状清了清嗓子,眉宇间淡然依旧。

“……但是有一点我还是要问你。”

……。

我就知道。

关西少年立即拉下脸来,脑中的内容清清楚楚写在孔雀绿的瞳孔中。

 

“平次,你是否已经做好觉悟?”

 

他猝不及防地愣在原地。

之前一个多小时谈话间的风轻云淡仿佛不过是看了自家小孩一场自导自演的戏,服部平藏的平和多少有些宠溺的意味。现在父亲刻意放缓了语速,于是语气中的严肃瞬间凝滞了屋内的空气。

“你在做出这个决定前,是否已经考虑得足够周全?”

“……”

他垂头,视线投向一边的地板。

 

服部平次当然想过。

这是现实不是好莱坞大片里的狗血剧情,故事当然不会在“警察抓住了罪犯,从此社会安定国泰民安”后画上句号,黑暗组织的余党更不可能任编剧唰唰两笔就能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工藤新一永远摆脱不了未来岁月里可能遭受的打击报复。

他必须让工藤新一在世界上永远消失,这一点他十分清楚。而现在的他却连伸出援手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你用什么来保护他呢,服部平次。

 

他对着自己苦笑。

 

聪明的头脑加上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就能拿来对付枪口吗?……。

……这是我听过最差劲的笑话。

……其实你知道该怎么做,不是吗。

 

 

他抬起头,一脸酸涩。

“是的。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就在刚才。”

“……。是么。”

服部平藏用意味不明的目光打量着儿子,忽而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于是屋中的空气霎时间恢复了流动,春回大地。

而他却生出一种彻底中套的错觉。

 

……跟孩子耍心计的父母最差劲了。

 

他一边咬牙切齿地无声咒骂一边认命地再度垂头,从眼角偷偷瞥向藏在父亲书桌抽屉,那里面是早在他上小学时父亲便替他拿回家的警校申报资料。

显然对方捕捉到自己的视线,似乎仍不放心,又追问一句:“你确实考虑好了?”

“是。”

这一次他也回答得干脆。

父亲的笑容骤然多出几丝欣慰,于是重新转回桌前,拿起之前审阅未完的文件。

“你可以回去睡觉了,平次。”

 

 

 

值得吗。

 

阖上拉门的短暂过程中他重复问着自己。

明明知道自己的直率冲动被家长利用却仍有一丝不甘。服部平次不想承认这是一次自投罗网的愚蠢行动,就算是几秒内作下的人生决意也要将盖上“心甘情愿”的戳才对得起之前潇洒活过的那么些年。

 

……你没有拯救谁的义务。

而你现在做的这些又究竟是为了什么。

 

最后一丝光亮从门隙间消失,他从地板上起身走进长廊。

木板在脚下发出细小的呻吟,他直直望着黑暗涌动的长廊尽头,目光涣散。

拉开卧室的一瞬,视线中是孩子挂着一脸困倦表情百无聊赖地翻弄着他的大学简函的场景。他皱眉走到榻榻米上一屁股坐下,毫不留情地伸手拉扯工藤的脸。

“不许随便动我东西。”

孩子斜眼瞥过来,闷骚的表情让人顿时觉得自己仿佛欠他一大笔钱:“自己不收拾扔了一桌有资格说‘不许动我东西’吗?”

“……难道要我感谢你帮我收拾吗?”

“先检讨你自己的过错再来跟别人发牢骚。”

可能的话永远不要和工藤新一顶嘴。一个星期的同居生活让他学了乖。

服部平次迅速从孩子手里收走简函锁进抽屉,全程保持缄默。孩子撇嘴望着他,忽然道:“你想考东京的学校?”

他微微一愣,顺着工藤的视线低头瞥了眼手中一摞简函,每一个都来自东京的大学。

当初的确是那样想的。到东京去考自己憧憬的大学,学自己喜欢的系,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最重要的是,能常常和他见面。

半年来的生死纠葛幻灭的不仅仅是工藤新一本人,也幻灭了他。

于是他利落地将抽屉阖上,重新坐回孩子身边,笑容多少有苍凉。

“不,我已经决定考大阪的警校。”

 

 

……你只不过是血气方刚罢了。

 

  1. 2009/06/07(日) 03:54:45|
  2. 【感谢流年】
  3. | 引用:0
  4. | 留言:0
<<世界上就是有这么脑残的电影名字但它是真的很乐…… | 主页 | 【REBORN/云雀】送给烟亲的262HIT礼物>>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eilinna.blog126.fc2blog.us/tb.php/42-03d777c8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PET

nic你可回来了。娘想死你了。

自我介绍

eilinna

Author:eilinna
感谢那些流逝的岁月。
然后,即使有再多遗憾也请面带微笑地挥手,同过去的日子永别。




LOCATION:天朝首都
SEX:女
AGE:爷终于成年了啊哈哈哈哈
FAVORITE:绘,文,吐槽。
DESCRIPTION:现实与网络走极端的多重性格精神分裂症患者。








【萌ING】『因为某人无节操实在太多
这里只放近期的』:

《家庭教师杀手REBORN》
本命:山云/骸云/DH,山狱,里可
雷:狱纲

《秦时明月》
本命:荆高
其它:聂卫聂,颜良颜

《盗墓笔记》
本命:邪瓶
其它:黑瓶/瓶邪,小花

《Inception》
本命:EA
其它:CA,CSC,AE

《JLU》
本命:超人/蝙蝠侠
其它:逆了也可以……

《战国BASARA》
本命:苍红,佐幸,小十政
其他:其余CP全部接受

《FFAC》
本命:SC/ZC
其他:RC,ZSZ

《CONAN》
本命西皮:平新
其他:白黑

《GUNDAM00》(L特指尼尔哥…)
本命:LT
其他:LS,H/AT,AL

《GET BACKERS》
本命:尸蛮
其他:雷蛮/邪蛮/夏蛮/士蛮/不动蛮,镜尸,十花接受

《NARUTO》
本命:鼬佐/卡佐/水佐
其他:蛇佐/鸣佐,佐鼬佐卡接受

《BLEACH》
正常向:一露/恋露
耽美向:茶一/浦一/魂一/恋白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未分类 (2)
【感谢流年】 (25)
【空中花园】 (14)
【伊甸黄昏】 (28)
【铅华洗尽】 (15)
【过路风景】 (20)
【云霄飞车】 (3)

FC2计数器

留言板

MUSIC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