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s for the Passing years __【感谢流年】

驻定不变的小窝,图/文/吐槽。中美日2D3D都有萌。

【地狱神探康斯坦丁 Balthazar/Constantine】逆行(2)

考虑许久决定先贴上来……
尽管自己还有一个很大的柯南坑囧

“感觉上满像漫画里的康斯坦汀的。”(BY 随缘同好)

是的,我也发现这问题了……他越来越像漫画里的C君了(抱头)
大概写之前看的那几集HELL BLAZER有点受影响……
其实我喜欢电影里苍白又禁欲的C(继续抱头)

文见内。

 

Constantine不会在家里打开那些要命的书,但是他确实碰上了麻烦:他需要一个足够隐蔽、足够大并且与异界联系相当低的空间来设置结界。而他现在对这种理想处所完全没有头绪。

首先它不该在十字路口边上。它最好远离河岸。它既不能地处贫民窟也不能临近教堂。

还有最重要一点,哦,该死的,那里不要有混种恶魔或者天使闲逛。这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他不能让Midnite知道。有时他真感谢和平日子消磨了对方的警惕,不然非洲巫医会在他找到机会打开书之前先把他烧几个窟窿。

他必须在夜晚来临之前解决这个问题,同时将书带离自己的住所,越远越好。他不希望某个人从屋中嗅到与之有关的任何气味。

他终于想起了Chas

 

 

“这个大厦的地下室都是隔间,而且废弃很久了……2个月后它会被拆除,不会留下任何痕迹。”Chas不停抬头瞥向后视镜,声音紧张并且断续。“我知道也许你会想找这种地方,John,我很早以前就打探好了。”

Constantine上下打量车窗外荒弃的灰色大楼,罕见地对Chas牵了牵唇角。“干得不错。”

Chas脸上的小雀斑飘了起来,露出一个不安的微笑。

他在走下车时故意忽略了男孩欲言又止的表情,风衣下摆拖曳过车内的皮座边缘尖锐地擦响。Constantine拎着皮箱站定在巨大的水泥建筑前,仰望这座名存实亡的大厦。视野里明晰的线条以夸张的透视急剧向天空收缩,阴霾晦暗地沉沉压在楼顶。

除了荒凉和情理之中的阴森,这里似乎没有什么令人不适的地方。

Constantine相信自己身为一个资质过人的通灵者的直觉,短时间内天堂或地狱的眼线不会关注到这里。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将里面的流浪汉和野猫清理出来,然后挑一间位置较好的地下室布置结界。

这没有花他多长时间。

John Constantine仿佛天生就有一种冰冷慑人的气质,当他不加以掩饰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自动选择远离。现在他的角色是一个穿着黑色西装、手提皮质公文包的面色不善的入侵者,大厦里的临时住户们无一例外地蜷缩在各个角落的废弃箱堆里紧张地注视着来者的一举一动。

他不紧不慢地点燃一支香烟咬在齿间,乳白色的烟流缓缓滑出鼻腔,丝丝缕缕地缭绕在鼻尖。

Here’s Constantine. John Constantine.

纯正的黑色瞳孔慵懒地睥睨着空洞的走廊。他仅仅是站在这里,却仿佛已经占领了整个空间,成为这里至高无上的权威的拥有者。

“我需要你们离开。”

 

 

 

意料之中没有遭到过多抵抗。附近仍然有许多废弃的空楼,而流浪汉们并不想同这个来路不明的不速之客发生争执。

Constantine不介意使用任何手段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在旁人看来是十分难以接受的;有必要他甚至会施用一些小法术进行恐吓。熟悉Constantine的人都知道他自制力惊人,但仅限于需要的时候。本质上他并不是个很有耐心的人。

他找到一间较大的北向空房后就回到Chas那里,从后备箱翻出场地划线车折身返回。

Constantine开始在地下室绘制结界。他在房间适当的方位画上几个较为强效的圆阵并加以修饰,然后用掺着药水的白粉在地板中央绘制更为复杂的魔法阵。

Constantine年轻时曾是黑魔法爱好者,第一次下咒的对象是自己老爹。自从在不可挽回的悔恨中参加了父亲的葬礼后他从老家逃了出来,开始正正经经做一个驱魔人。这些符阵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碰过了,关于其中几个的效力也记得不甚清楚。

他决定稍微借鉴一下从Beeman那里借来的禁书封条上的圆阵。至于它们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他会去查,但不是现在。

他今天并不打算打开这些书,在这里的准备工作完毕之后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他需要去一趟Midnite的夜总会。

 


************************************************************

 

 

他不记得自己上一次来Midnite的夜总会是多久以前。半年?或者更久?

自从Constantine得知自己的肺癌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并且值得挥霍的生命只有不到两年之后,他开始刻意远离混种恶魔和天使。

有关John Constantine和他可怜的余寿像娱乐小报上的八卦一般传遍了整个地狱和天堂,他打赌他们比他更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他们之中来那些自硫磺故乡的成员爱极了这条新闻,并时刻准备着用它来恶意地嘲弄当事人一番。

所有的魔鬼都渴望着John Constantine,甚至于撒旦本人。

它们无时无刻不在觊觎着这条被尼古丁和焦油浸透的生命:它惨白憔悴却盛气凌人,游走在既定规矩的灰色地带,从不轻易受到任何一方的控制。将它揉碎、践踏进痛苦中会带给地狱的王和臣民无上的快乐,它们正不顾一切地寻找着机会咬断他的喉咙。

Constantine并不在意那些无名的小杂种。他们之中的另一个才令人十足地头痛。

他们彼此迫害了几十年,却如同上瘾一般无法放手。

 

 

舞池里的灯光如魅影般变幻斑斓,人群里闪烁着各色的瞳孔荧光,昭示着在这里纵情声色的男女原本归属于其他世界。

Balthazar倚靠在Midnite办公室外的休息室门口,阿曼尼的条纹西装深深陷入包厢柔软的红色墙布中。

他喜欢这里过时的装修风格,同他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着装打扮搭配得天衣无缝。这些场景总让他想起些属于那个年头愉快的往事,而岁月无法在他额头上留下任何痕迹。

Balthazar对着漆光的木门理了理领带,唇边浮起一个暧昧而充满情色意味的微笑。他正在准备一个单方约会,并且已经听到男士高颈皮鞋踏上大理石地板清脆的撞击声。

那脚步声就在门口。急切而凌乱。

休息室大门打开的一瞬,Balthazar毫不客气地将男人压在墙上,柔软的墙布立刻俘获了Constantine。他将硫磺与欲望的鼻息喷在Constantine苍白的皮肤上,同时重重碾压着那张紧抿的唇,试图用炙灼的舔舐和啮咬打开一个缺口。

Constantine的挣扎开始力不从心。Balthazar正为自己的成果感到骄傲,对方忽然一个翻身,将自己压在墙上,探身狠狠吻了上来。

他受宠若惊地迎接着Constantine这为数不多的主动的吻,一只手穿过风衣环住对方的腰肢将他拉向自己,然后他迫不及待地张开了口————

突然间一股冰凉的液体被递送进口腔。

舌尖一阵剧烈的灼痛。他在第一时间推开了Constantine,将液体尽数吐在了地上。然而这一切都已经晚了。他的口腔在燃烧,朽烂,并且蔓延向食管。

Fuck圣水!”

对方平复着喘息,伸手狠狠擦过唇角,黑色瞳孔中透出几丝挑衅的笑意:“Enjoy itBally。”

Fuck youConstantineYou son of bitch

“唔,这就对了。我喜欢听你这么叫我。”Constantine已经理好风衣,好整以暇地瞥着他痛苦地跪在地上干呕。

 

 

“你们两个给我出去。现在。立刻。滚。

Midnite的声音穿过办公室紧闭的栎木大门撞在两个当事人的鼓膜上。

Constantine瞥了一眼地上两眼通红、青筋暴跳的Balthazar,径直走向办公室,冷冷推开门。“这件事我们待会儿再谈。我是来找你的,Midnite。”

屋中一如既往地陈列着各地收集而来的灵异物品。Midnite正面色阴沉地支肘坐在桌前,身上挂满琳琅摇缀的贵重饰品。

 

非洲巫医的品味。Constantine在心里嗤笑,径自拉开一张椅子坐到对面。

“我以为到葬礼上才会再见到你。”Midnite替自己斟了半杯白兰地,硕大的金戒指磕碰在威尼斯玻璃制品上叮当作响。

“真抱歉,让你失望了。”他掏出香烟和打火机,已经作好了一次长谈的准备。

“听着,John。我不在乎你身为一个驱魔人和混种恶魔鬼混,但我不能容忍你们两个在我的地界上撒野。而且当着我的面。”空气里弥漫着火药味儿。

“我以为你很清楚这是单方面的,Midnite。”他淡淡挑眉,“被找茬的那个是我。我不想看见那杂种,但是他想方设法出现在我面前——你觉得呢?”

“我不想跟你重申规矩。”

“因为我用了圣水?好吧Midnite如果他妈的他掐死我算不算坏了规矩?

杯子在巫医的手里咯吱作响。“John,如果你过来就是为了挑我肝火那么你已经达到目的了。你可以滚了。

“我说过那件事我们待会儿再谈。”Constantine冰冷地压低眉头,房间里的气温急速下降。他不是来这儿听别人数落他糟糕透顶的生活。

Midnite如同被冒犯一般地狠狠瞪着他,眼球仿佛要从眶里蹦出来砸在他那张病怏怏的脸上。Constantine立即用厌倦的眼神还击。

他们僵持了一会儿,最后对方作出了让步。

“我究竟还剩多长时间?”气氛缓和之后他重新叼起香烟,拨弄着手里的打火机。

半杯白兰地重重落在桌上。Midnite从帽檐的阴影中意味不明地斜睨着他,目光中有几丝审视的味道。他选择性地忽视了那一部分,继续吞云吐雾。

“这里最清楚这件事的人是你。我究竟还剩多长时间?”

这次轮到非洲巫医开口提问。“我以为你去过医院了。”

“是的。我去了。他们的说辞很暧昧。”

“这时候你想到了一个巫医,John?我不是慈善协会也不是牧师,但愿你记得我的身分。”男人笑容里的讽刺十分刺眼,“这个世界不欢迎你不代表另一个也不。Lucifer已经等了你二十年,这条命是你赊账得来的,别指望还债时还能当着三界的面继续玩弄你那些诈骗的小把戏。”

Constantine疲倦地揉了揉太阳穴。“我会把它当作诤言。地狱的杂种们会很高兴这里有人站在它们的战线上。”

“它们喜欢你。”

“我知道。谢谢提醒。”

男人的表情顿时柔和下来,语气也不再尖锐。“John,我不知道你打算如何处理你剩下的十五个月。但是你已经得到的够多了,整个地狱都在围着你团团转。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是多么不耐,但是木桌的桐油映出一张苍白憔悴的脸。

任何从这张脸上吐出的话语都不会有说服力。

“我在努力。Midnite,我一直没有背弃过他,我一直在努力。”

John,每个地方都有它的游戏规则;天堂有,地狱也有。你总是在规则边缘游走,钻空子,有人喜欢你有人不喜欢你。上帝有他的安排,你不应该放弃。

“我没有。”Constantine痛苦地用双手支住额头。

“我在等。等他回心转意。”

 

TBC

  1. 2009/08/05(水) 23:00:31|
  2. 【空中花园】
  3. | 引用:0
  4. | 留言:0
<<【地狱神探康斯坦丁 Balthazar/Constantine】逆行(3) | 主页 | 【地狱神探康斯坦丁 Balthazar/Constantine】逆行(1)>>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eilinna.blog126.fc2blog.us/tb.php/56-84c7022f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PET

nic你可回来了。娘想死你了。

自我介绍

eilinna

Author:eilinna
感谢那些流逝的岁月。
然后,即使有再多遗憾也请面带微笑地挥手,同过去的日子永别。




LOCATION:天朝首都
SEX:女
AGE:爷终于成年了啊哈哈哈哈
FAVORITE:绘,文,吐槽。
DESCRIPTION:现实与网络走极端的多重性格精神分裂症患者。








【萌ING】『因为某人无节操实在太多
这里只放近期的』:

《家庭教师杀手REBORN》
本命:山云/骸云/DH,山狱,里可
雷:狱纲

《秦时明月》
本命:荆高
其它:聂卫聂,颜良颜

《盗墓笔记》
本命:邪瓶
其它:黑瓶/瓶邪,小花

《Inception》
本命:EA
其它:CA,CSC,AE

《JLU》
本命:超人/蝙蝠侠
其它:逆了也可以……

《战国BASARA》
本命:苍红,佐幸,小十政
其他:其余CP全部接受

《FFAC》
本命:SC/ZC
其他:RC,ZSZ

《CONAN》
本命西皮:平新
其他:白黑

《GUNDAM00》(L特指尼尔哥…)
本命:LT
其他:LS,H/AT,AL

《GET BACKERS》
本命:尸蛮
其他:雷蛮/邪蛮/夏蛮/士蛮/不动蛮,镜尸,十花接受

《NARUTO》
本命:鼬佐/卡佐/水佐
其他:蛇佐/鸣佐,佐鼬佐卡接受

《BLEACH》
正常向:一露/恋露
耽美向:茶一/浦一/魂一/恋白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未分类 (2)
【感谢流年】 (25)
【空中花园】 (14)
【伊甸黄昏】 (28)
【铅华洗尽】 (15)
【过路风景】 (20)
【云霄飞车】 (3)

FC2计数器

留言板

MUSIC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