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s for the Passing years __【感谢流年】

驻定不变的小窝,图/文/吐槽。中美日2D3D都有萌。

【地狱神探康斯坦丁 Balthazar/Constantine】逆行(3)

关于字号问题。

不要奇怪为什么我把自己钟爱的小五换成了五号,因为欧美系一直读的是这个字号,和日系同人娟秀的小五号比起来五号真是又狂放又热辣(……),看起来非常有感觉(囧)。

再然后……

“记得听别人说过漫画里的康斯坦丁有和恶魔做过灵魂交易的...不过基努美人演的康斯坦丁虽然充满了禁欲,傲慢,自大的气息...但还是不会像漫画里这么混账的啦,嘿嘿。我没看过原作,很喜欢电影里的形象就是了>"<”(BY 随缘同好)

是的,漫画里Constantine把自己的灵魂分别卖给了地狱的三个王座,买主之间互不知情;结果他死的时候三个王座不得不面临Constantine的归属问题,为了防止内战,王座魔鬼只好把C复活了……
漫画里C是个把所有人耍得团团转的混蛋,但是超COOL的。反而我好像把他写得太善良了?

文见内。

 

 

现在John Constantine必须作出选择:相信上帝,或者相信自己。

他一辈子都挣扎其间,试图寻找一个巧妙的平衡以达到双赢;但是事情并不如他所想的那么简单。他已经垫实了所有台阶,离成功只差一步,却无法再前进毫厘。对此他已经深感疲倦。

日子一天天过去,K线胸片中癌细胞的阴影正在蚕食他的肺叶,并且扩散得越来越快。

他每天早晨都在喀血。他的关节无时无刻不在抽痛。他已经可以去做晚期肺癌的临床范本,但是他根本无意治疗。

越多的人劝他相信上帝,他就越发对此感到失望。从Midnite那里得到自己的确切余寿之后,这种消极情绪被推向了一个高峰。

Constantine现在不得不面对沉痛的现实:也许他可以赎回一张天堂的门票。只是该死的他还做的不够,而且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

但是他已经没有时间。这只能催促他向另一边求助。

 

 

 

Constantine将记事本、日历和钢笔平铺在桌上,替自己斟了半杯龙舌兰置在一旁。

他静静凝视摊开的空白页,深吸着齿间的香烟,让烟流迂回过气管徐徐送出鼻腔。

接下来他要给自己剩下的十五个月作一份详细安排。

首先他从日历上划去了所有的周五和周日——避开魔鬼和天使的好日子;然后笔尖在周二和周三之间徘徊半晌,最终敲定了后者,并在旁边作下一个记号。

Constantine从手边端过酒杯,饮掉里面四分之一的液体。

现在他有74个周三,他必须安排好自己的阅读进度。但是他现在对禁书的内容还一无所知,并且无法揣测最终敲定方法后施术所需的时间。是的,他需要去一趟大厦的地下室

于是Constantine将日历迅速翻回去察看今天的日期。意料之外他获得了一个完美的周三,并且没有被算进之前的安排。

他从风衣中翻出手机,调拨Chas的电话。

 

 

Constantine在上一次离开大厦之前施用了一些令人胆寒却无伤于身的法术,让这里对于试图闯入的流浪汉变成一场噩梦。

——仅仅是噩梦而已。他只是不想每次来都先做一遍全楼肃清。

现在他正独自走在空旷无人的大厦中,呼吸着游弋的灰尘,四周笼罩着死一般的静寂。

这里的空气冰冷黏滞,沉在地表缓缓流动着。他在走动中感觉寒意顺着裸露的皮肤攀援而上,忍不住皱了皱眉,紧紧夹住风衣。

 

这不是好兆头,他的状态正每况愈下。

 

Constantine推开地下室生锈的铁门;门把适时咬了他一手残渣,门轴则在转动摩擦中发出尖锐的呻吟。

房间里各个角落的魔法阵看上去完好无损,但仍然需要重作确认。一个小时之后他完成了所有的检查工作。

Constantine从一个隐秘的角落里翻出那些被重重封条卷裹着的禁书,走到房间中央。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忘了准备桌椅,并且需要一个烛台在这个电压不稳的大厦里作照明设施。——但是没关系。这些都可以在大厦里找到。

他不想再委托Chas更多的东西,说不定这小子已经猜出自己究竟在干什么。

Constantine不想花精力去考虑那些事情。现在他的身体大不如前,他能敏感地觉察到自己的虚弱,并随时会联想起镜中那张表情疲倦、异常惨白的脸。

 

虚弱和疲倦正在蚕食他,自每一条神经末梢开始。

 

Constantine不得不摸出香烟和打火机,指间硌硬的触感和空气里的尼古丁终于让他稍稍打起了点精神。

他谨慎地拆开禁书的封条并整整齐齐地叠放在一旁,如愿掀开了第一页。羊皮纸上的烙印微微泛着焦黄,书页的正中央绘着五芒星、倒十字和羊头,雕饰如同中世纪手抄福音书一般繁复华丽。

他匆匆翻过几页。跳入视线里的几个希伯来语单词印证了Beeman之前的话:这本书的作者一定是个狂热的恶魔崇拜的术士。他浅浅吸了口烟,在脑中消化品读着刚刚过眼的内容。这是一本禁忌魔法的教科书。

再往后翻他却不禁皱眉。每一页上都有不同的契约印,订立对象则是各种地狱里的魔鬼;那正是他多年来鄙夷至极的东西。

他不会考虑这些方法,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不值一读。

于是Constantine将书合上,又重新打开,从第一页开始仔细研读。

游移在羊皮纸上的手指修长而骨节分明。他用冰凉的指尖触碰着那些古老的文字,一行行黑暗咒语用十四行诗一般优美的词句叙写而成,神秘而充满原罪的诱惑力。他仿佛又重拾起年轻时的兴趣,深陷入广瀚的黑暗魔法之中,无法自拔。

 

深褐色的希伯来字母在打火机的橘红色光团中摇曳,所罗门的六芒星在纸页上飘浮跃动。仅仅是触碰,仿佛就有无尽力量涌入指尖,顺着血液输送到四肢百骸。他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如此强大,并对这种强大欣喜不已。

恶魔契约的章节再一次映入眼帘,Constantine沉醉地望着那些复杂扭结的图腾,脑中忽然闪过一个灰蓝色条纹西装的影子。

……不,这不可能。你不能。

一个声音冰冷地告诫自己,却显得如此遥远而微弱。Constantine忽然忆起它一直存在于自己的意识之中,从他打开书的那一刻便开始在大脑深处不停絮聒着,只是随着阅读的深入被渐渐忽略在一旁。

那是他的理智。

Constantine猛然合上书本。令人痴醉的力量瞬间如潮水般从全身褪去,将他归还于现实当中。他迅速将书丢进事先准备好的封印阵中,然后脱力地瘫坐在地面上,低声轻喘着。额头的皮肤上传来湿凉的触感,他意识到那是自己的冷汗。

他低估了这本书,差点被它所控制。

Beeman说得对,这本书不适合在人间打开。它是地狱的宣传手册。

Constantine盍上双眼,深深吸了口气。

他必须回去了。

 

 

*********************************************************

 

 

洛杉矶璀璨的灯火将城市的天空映得通红,从这里已经看不到星空。然而贫民区一如既往地成为城市中心的灰暗地带,破旧公寓里住户的灯光很难从黑暗潮湿的窄巷中透射到比邻居窗户更远的地方。

Constantine从楼道的窗户里注视着Chas的黄色计程车,直到它彻底消失在街巷的尽头才转身跨进家门。

 

Constantine假装自己没有感觉到黑暗中赤裸裸燃烧着欲望的目光。

他走进起居室,拉上百叶窗,让最后的光亮彻底从房间中消失;然后凭触觉退坐回桌前,在风衣口袋中摸索着打火机和香烟。

现在他身处一个寂静的密闭空间,周围流淌着冰冷粘稠的夜色。这让他感到很安全,胜过电流挤过灯丝发出颤巍巍的光亮。

Constantine将香烟咬在齿间,低头寻找打火机的方向。火光亮起的一瞬,他的手忽然被另一只手掌覆上,屋内再度陷入一片黑暗。

一只手摩挲着从颊侧滑下,迅速扳起下颌迫使他将脸仰向天花板;他的鼻尖磕上人类的颚骨,同时唇上传来濡湿的压感。

Constantine起初皱了皱眉头,很快便张开自己的双唇迎接下来。

探入口腔的舌尖带来熟悉的味道,不断挑逗并深入地掠夺着。对方炙灼的欲望透过唇舌纠缠加热了他的欲望,滚烫的鼻息喷在他的咽喉。他始终紧锁着眉头,却放任自己在这堕落而情色吻中越陷越深。

衣料在旷寂中窸窣作响。

他突然站起来打断这个倒置的吻,在黑暗中一把抓住身后人的衣领,把他推向记忆中卧室的方向。他们在完全漆黑的房间里互相拖曳着前行了几米,然后精准地倒在枕头和鹅绒被上。

Constantine再一次占据了上方。

即使所有的光都已经消失他仍然能看见Balthazar泛着荧红的瞳孔,现在它里面没有任何戏谑的笑意,只有纯粹的、咆哮着的欲望。那不单单是性欲,还有更多原始的成分参杂其中。

FuckShit-headAssholeSon of bitch

昏乱中Constantine心下咒骂着,却不想在这场昏天暗地的性爱中发表任何评论,也不想听到对方发出任何成单词的音节。这是这张床上的规矩,制定人是John Constantine。这只是一场性欲的发泄,不必让那些煞风景的文明来呼唤起任何理智。

现在Balthazar趁着他们彼此忙于在对方身上留下啃咬痕迹时翻了个身,重重将他压进柔软的鹅绒被中。一只膝盖强硬地插进他两腿之间,他的手腕被按得嘎吱作响。黑暗中清晰地回荡着对方咆哮的声音。

这是对Midnite的夜总会里那一吻的报复。

Constantine用仅存的一点理智思索了一下现状,决定一脚将对方踹翻在床上,同时翻身骑跨在Balthazar的下腹上。

OhShi——”

他赶在Balthazar暴怒地吼出最后一个音节前狠狠封住了对方的唇。

 

 

*********************************************************

 

 

 

倘若Constantine不在半夜醒来,翌日清晨一定看不见Balthazar的睡容。

他没有刻意去留意Balthazar什么时候离开。大多数时候他不会等到清晨让阳光射进房间才动身,而那正是Constantine睡得最沉的时候——他在夜间失眠得很厉害,自从上一次去了医院之后情况变得越来越糟。

偶尔这样的早晨他会静静躺在一团糟的床上,思索着他们之间的游戏。

这种驱魔人和混种恶魔之间的关系很微妙。John Constantine用各种方式狠揍Balthazar的次数跟他们上床一样多,并且从不手下留情;Balthazar差点掐死他也不是一两次了。

每当看见Balthazar时他都无法控制自己燃烧在骨髓中的愤怒。Constantine痛恨这种失控状况——一直以来他都是那个掌控全局的人。

Balthazar深知得逞。他甚至嗅得到Constantine暴怒时空气里隐约弥漫的硫磺和蒸汽,仿佛半个身子已经踏进地狱。仅凭着这份怒气他就有下地狱的资格。

并且他们两个都想把对方置于死地。

每一个鬼混在床的晚上Constantine都有上百个机会把圣水球捅进Balthazar的食道里,对方也随时可以抬起食指戳爆他的心脏;但是他们谁也没有这么做。他甚至想不起自己第一次究竟是怎么和Balthazar上了床,似乎这一切都合情合理,而实际上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约定。

……而且永远不可能有约定。该死。

Constantine想到那本试图诱惑自己与Balthazar订立契约的禁书,有些懊恼。

他绝对不会容忍自己落魄到与一只恶魔签订契约的地步。



 

TBC

  1. 2009/08/05(水) 23:02:29|
  2. 【空中花园】
  3. | 引用:0
  4. | 留言:0
<<【地狱神探康斯坦丁 Balthazar/Constantine】逆行(4) | 主页 | 【地狱神探康斯坦丁 Balthazar/Constantine】逆行(2)>>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eilinna.blog126.fc2blog.us/tb.php/57-715d852d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PET

nic你可回来了。娘想死你了。

自我介绍

eilinna

Author:eilinna
感谢那些流逝的岁月。
然后,即使有再多遗憾也请面带微笑地挥手,同过去的日子永别。




LOCATION:天朝首都
SEX:女
AGE:爷终于成年了啊哈哈哈哈
FAVORITE:绘,文,吐槽。
DESCRIPTION:现实与网络走极端的多重性格精神分裂症患者。








【萌ING】『因为某人无节操实在太多
这里只放近期的』:

《家庭教师杀手REBORN》
本命:山云/骸云/DH,山狱,里可
雷:狱纲

《秦时明月》
本命:荆高
其它:聂卫聂,颜良颜

《盗墓笔记》
本命:邪瓶
其它:黑瓶/瓶邪,小花

《Inception》
本命:EA
其它:CA,CSC,AE

《JLU》
本命:超人/蝙蝠侠
其它:逆了也可以……

《战国BASARA》
本命:苍红,佐幸,小十政
其他:其余CP全部接受

《FFAC》
本命:SC/ZC
其他:RC,ZSZ

《CONAN》
本命西皮:平新
其他:白黑

《GUNDAM00》(L特指尼尔哥…)
本命:LT
其他:LS,H/AT,AL

《GET BACKERS》
本命:尸蛮
其他:雷蛮/邪蛮/夏蛮/士蛮/不动蛮,镜尸,十花接受

《NARUTO》
本命:鼬佐/卡佐/水佐
其他:蛇佐/鸣佐,佐鼬佐卡接受

《BLEACH》
正常向:一露/恋露
耽美向:茶一/浦一/魂一/恋白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未分类 (2)
【感谢流年】 (25)
【空中花园】 (14)
【伊甸黄昏】 (28)
【铅华洗尽】 (15)
【过路风景】 (20)
【云霄飞车】 (3)

FC2计数器

留言板

MUSIC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