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s for the Passing years __【感谢流年】

驻定不变的小窝,图/文/吐槽。中美日2D3D都有萌。

【神武 二代风云/一代风云】往生(1-2)

虽然很喜欢步教父,但是一直不敢写他的同人,大概心目中对于教父还是抱有些许景仰的情感吧,生怕动笔把教父写走形,大罪过一件,所以拿小阿铁来试笔了……
对不起阿铁OTL


在全文开始之前,先让我们来解决一个问题。众所周知哺乳动物成熟红细胞内是没有细胞核的,那么陆惊天究竟是怎么从两件神兵上的血液中提取到步惊云和聂风的DNA来克隆阿铁和聂风的呢?

A.肝脏作为造血器官之一含有未成熟的有核红细胞,这血是步惊云和聂风捅爆自己肝脏留下来的。
B.血液中还有白细胞(有核),陆惊天从白细胞中提取到了两人的DNA。这项技术目前还没人成功过,不然刑侦大队就不会有那么多悬案了。
C.爬行动物(龙)红细胞有核,吃了龙元的风云二人身体变构,血液中红细胞都有核。
D.老马自己也没想这么多,这是个BUG。干你老马。

……我选D。


(1)The Far Shore.(彼岸的故事。)

阿铁常常做着一个梦。
明明只是个梦,却有着惊人的真实感,全然不似梦境。

梦里的人事不尽相同,却发生在另一个相同的世界中。最初只是朦朦胧胧有些看不清的身影和听不真切的声音,而后那些人影渐渐清晰,他却发觉梦中的自己并非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那是一具高大健硕却伤痕累累的身体,紧紧包裹在墨色披风和粗砺的布料下。
他藉由第一视角瞥过自己宽阔的胸肩,些许柔顺如丝的银发铺淌在颈侧。
明明是具年轻而富有爆发力的躯体,却衬着一头银丝,说不出地荒谬违和。
时间长了,阿铁发觉这个身躯的主人同自己一般淡漠寡言。他只是这样惘然地望着那些看不清面目的影子,从指尖寒冷到血液,一寸寸冻僵。
阿铁不熟悉这种压抑得人透不过气却绵绵入骨的悲哀,但他知道这心情属于这个身体的主人。

梦中的他看见似是百年前的街道,街上熙攘的人群都著着褐衣短裾,如同明清古画上所绘一般。人群中总杂着几张脸,面目模糊,却有几分熟悉。
这梦自他十四岁便会时不时做起,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发频繁,梦中的人面容也愈发清晰。直到有一天,终于有一个人拨开来来往往的人流,挤到他面前。
来人发丝纷扬,发色如墨,在阴晦黄旧的画面中竟柔亮得有些刺眼。这是一个有着俊秀面孔的男人,失了左眼,用一只黑色圆罩遮着;一见他立即笑靥绽放。
男人的笑容温润如玉,衣袖裹来雨露淡淡的清香,用极为柔婉的声音轻轻唤道——

“云师兄。”


阿铁从梦中惊醒,觉得脸上有些异状。抬手触去,眼角一片湿凉。
他竟然在流泪。
自从阿铁10岁那年被霍步天收养,从未哭过。然而他却为了一个莫名的梦境而流泪。
只是看到梦中那个男人,心中就会生出一种陌生的抽痛,万千情绪瞬间奔涌而出,却又瞬间被冻结,重重坠入无底深渊。他知道那不是自己的心绪,而是那被唤作“云师兄”的人的心情。

梦中的躯体主人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不曾从眉眼间泄漏些微表情。为了这份切肤入骨的沉痛流下泪的人,是他自己。
阿铁从小冰冷沉默,不过是不善表露情感罢了。他不能理解为何这个银发男人将情感压抑得如此之深而痛切,竟淡漠得令人浑身冰冷,却教旁观者的他触怀而伤。


自阿铁十七岁第一次在梦中遇见那戴眼罩的男人之后,这梦便从人涌如潮的明清街道转移了阵地,如连续剧般向下发展起来。
行走的地方愈多,就有愈多的人向前来同他搭话。
一个左眼刻了一道刀疤的蓄须男人,沧桑面容下隐隐透着狂邪之气,肩挎一方黑色刀匣,始终追随在自己身后。梦中的自己极少开口,却时不时会回头同那人谈上几句,气氛相较那唤自己“云师兄”的男人更要温和许多。
另一个面色如玉的白衣少年紧接着蓄须男人出现,正是在江南星星点点的烟雨之中。淡淡柳绿洇透了画面,少年就这样挺直了身板,倒提一柄古剑从河堤上踱步而来,毫不避讳地拉起自己的手,轻轻握在手心。“惊觉,许久不见,你可好么。”

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多陌生的场景。
与其说是梦,更像是另一个真实的世界,真实地发生过的故事。
然而梦里见得最多的还是那个人。

男人总是浅浅地笑着,如一阵微风轻拂而过,氤着雨露清新,不停用极轻柔的语调同沉默不言的自己絮叨谈笑。每每同这人靠近,他却感到彻骨的冰寒,如同江南的绵绵小雨,入骨阴冷,连呼出的空气也化作一阵冷雾。
“云师兄,这场武林大劫过去,我们就去乡间收拾一座小院,种些花草……小院用土坯盖,屋壁还要用砖……院里种棵桃树,再种棵海棠,春天开了便是灼灼一片红,好看得很。再种棵桂子,秋天摘些桂花来做点心,我娘当年便是如此……”
男人自顾自地说着,沉浸在幸福的表情中,不曾询问他的意见。他只觉得坐在男人身边越来越冷,最后竟连逃开的力气也被冻僵。男人偎在身侧的体温淡淡透衫来,他拼命探手,捉不住丝缕余温。

……风无相。

恍惚间他听见自己一声叹息。
这叹息固然不是自己的。发出这叹息的银发男人目送着眼前的人伴着身后的景物渐渐剥蚀,视线中化为一片空芜的黑暗。这叹息没有多少悲哀的味道,只是淡淡地,飘忽不定地,倏忽间在黑暗尽数散去。
他不懂。于是他在梦中沉默。





(2)The Hang Man.(倒吊人。)

聂风很清楚自己梦见的都是什么。

明代的街巷,川流在石板道上的短褐青衣,全部融在了一片白色浓雾中,朦朦胧胧地看不真切,他却嗅得到马车辙印中氤着青草气息的泥土的芳香。
他在人群中漫无目的地游逛,耳畔一片嘈嘈切切的脚步声。仿佛在寻找着什么一般,心中充斥着不属于自己的焦躁和深深失落。
他知道梦中的他并非自己,而百年前的另一个聂风。
聂风一袭白衣,身边似萦绕着雨后江南的徐徐清风,裙裾长长轻飏在身后,青丝纷扬,如云如墨。
聂风只有一只眼,左眼被覆在一只黑色圆罩内。伤疤似是早已愈合,却不时隐隐作痛。每当这时,聂风便停下脚步,用手轻抚左眼的圆罩,唇边竟淡淡浮笑。

每夜他在梦中以第一视角窥伺着聂风的一举一动,聂风则日复一日地彷徨在被冷雾浸得乳白一片的街道上,患得患失的心情倒似初经人事的少年。
终有一天,浓雾从这陈旧的画面中四散而去,他一如既往地在人流中穿行,却忽而被一抹亮色吸引了目光。
他心中顿时溢满狂喜,万千情绪在胸中澎湃奔涌,仿佛已为这一时刻等待了几十年。他匆匆拨开机械地重复着来往的人群,挤到对方面前。
年轻而富有爆发力的身躯,银色卷发柔顺地铺淌在肩侧。对面的男人有着一对寒星般冰冷凌厉的眸子,俊朗中透着几分苍劲,此时正沉默地望向自己。
于是他走上前去,用尽了毕生的温柔,轻轻唤道:

“……云师兄。”


早在聂风10岁时,半边神便在梦中告诉了聂风关于风云的故事。
聂风不相信转世重生,但是他确实查阅到了风云的史料。他知道梦中所找到的男人便是步惊云。
只是他比史料知道得还多些。他知道史料中风云的决裂与对立并不是真的,他知道聂风与步惊云间有着外人所不知的情感纠葛,那种情感远远超过了生死至交的限度,更像一对恋人。
聂风为梦中所见所闻感到讽刺。
百年前的那个聂风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一个温柔可人的妻子和性格与他背道而驰的叛逆不羁的儿子,却常常眷念着远在千里外的那个人。
而步惊云,聂风时时忆起梦中那张沉冷却露着些微倦意的脸,默默地承受了来自聂风的热情,为肩负的沉重命运而疲惫不堪。
这些被他看在眼中,却被百年前的聂风不经意地忽略。即便如此,步惊云从未拒绝聂风。
聂风对聂风的优柔和冲动无法释然。如果百年前的那个聂风换作是他,也许早就干脆地放弃步惊云。如果他爱一个人,他不会对对方眼中的疲倦和沉重视而不见,更不会让对方为爱背负如许。

DNA究竟能够决定人的多少?
聂风对着教科书上的数据不禁莞尔。如果他就是聂风,他又继承了聂风多少?
即便半边神的证据确凿,聂风仍然拒绝承认自己是任何人的转世。聂风就是聂风,与前世那个聂风已无半点关系。他仍然要拾起雪饮,为开启神舞而战,却不是为了苍生,而是为了揭开自己的身世之谜。
聂风知道自己终将要寻找到这一世的步惊云,开启对方身上神舞的秘密,却并不期待真正与对方相遇。
这只是一场彼此利用的战争。他已不是单纯的聂风,却不知道对方是否依然是步惊云,是否仍像步惊云那般抱着对聂风过分包容的情感。
利用步惊云会让他感到愧疚,即使爱上步惊云的那个聂风不是他。

梦中的聂风用了半生选择远远观望,步惊云并不属于他,而是属于他的儿子和怀灭。
他能体味到聂风心中的失落与妒羡,还有那些在疯血发作时刻意不加保留地宣泄出来的如火激情。风云之间的默契早已随着相隔的岁月累增而变得脆弱不堪,仅能在战斗到生死一线时才得以加固和维系。
他们一生中反目过又因复仇而尽弃前嫌,因麒麟的疯血发作而使对方坠崖自此开始了十二年的别离,又因一场恶战而冰封了二十年,最后更为了天下安定而佯作黑白对立。
聂风没有梦到聂风的结局,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没有绝望也没有圆满,竟让他生出几分怅然。
聂风不时地想,如果今世仍有一个步惊云一般的人,也许他仍然会喜欢上。

但是百年前的聂风他不能原谅。


  1. 2010/07/15(木) 23:39:59|
  2. 【感谢流年】
  3. | 引用:0
  4. | 留言:0
<<【神武 二代风云/一代风云】往生(3-4) | 主页 | 【风云截图】老马我败给你原作中JQ满满的灭云了TVT>>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eilinna.blog126.fc2blog.us/tb.php/78-61b5fc4c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PET

nic你可回来了。娘想死你了。

自我介绍

eilinna

Author:eilinna
感谢那些流逝的岁月。
然后,即使有再多遗憾也请面带微笑地挥手,同过去的日子永别。




LOCATION:天朝首都
SEX:女
AGE:爷终于成年了啊哈哈哈哈
FAVORITE:绘,文,吐槽。
DESCRIPTION:现实与网络走极端的多重性格精神分裂症患者。








【萌ING】『因为某人无节操实在太多
这里只放近期的』:

《家庭教师杀手REBORN》
本命:山云/骸云/DH,山狱,里可
雷:狱纲

《秦时明月》
本命:荆高
其它:聂卫聂,颜良颜

《盗墓笔记》
本命:邪瓶
其它:黑瓶/瓶邪,小花

《Inception》
本命:EA
其它:CA,CSC,AE

《JLU》
本命:超人/蝙蝠侠
其它:逆了也可以……

《战国BASARA》
本命:苍红,佐幸,小十政
其他:其余CP全部接受

《FFAC》
本命:SC/ZC
其他:RC,ZSZ

《CONAN》
本命西皮:平新
其他:白黑

《GUNDAM00》(L特指尼尔哥…)
本命:LT
其他:LS,H/AT,AL

《GET BACKERS》
本命:尸蛮
其他:雷蛮/邪蛮/夏蛮/士蛮/不动蛮,镜尸,十花接受

《NARUTO》
本命:鼬佐/卡佐/水佐
其他:蛇佐/鸣佐,佐鼬佐卡接受

《BLEACH》
正常向:一露/恋露
耽美向:茶一/浦一/魂一/恋白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未分类 (2)
【感谢流年】 (25)
【空中花园】 (14)
【伊甸黄昏】 (28)
【铅华洗尽】 (15)
【过路风景】 (20)
【云霄飞车】 (3)

FC2计数器

留言板

MUSIC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