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s for the Passing years __【感谢流年】

驻定不变的小窝,图/文/吐槽。中美日2D3D都有萌。

【神武 二代风云/一代风云】往生(3-4)

其实结尾很早就写完了……但是中间一直没有填完= =

章与章之间相隔时间太长风格诡异地有了差别………………

其实是很拖沓的小言狗血文囧


(3)Walk Against the Light.(逆光而行。)

阿铁第一次看见聂风,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但他毕竟不是步惊云,那些纠结的情绪也不属于他。他只是再度定神打量了几眼,便知道聂风不是聂风。
聂风总是一袭白衣,衣袂拂处似有徐徐清风,清亮的眸子里盈着温柔笑意。
聂风则戴着黑色墨镜,风衣猎猎,举手投足间糅了三分桀骜不驯。
聂风灵动飘逸,无痕无相。
聂风冷静沉着,斗转乾坤。
聂风生性悲悯其实容易冲动,常常将爱憎流于形色。
聂风少年气狂却理智稳重,面上永远波澜不惊。
只是梦中所见那百年前的聂风,尽管对步惊云百般温存真心以待,却在阿铁心中留下挥之不去的阴影。反倒是面前这个聂风心机深重难以捉摸,让他更觉值得信赖。

所以刚刚从怒修罗手里救下他的聂风冷不防劈下惊寒一瞥,他也只是认真地抬手招架,心中丝毫没有惊诧。

握住绝世会让阿铁恍惚间有种穿越回梦中的感觉,仿佛挥舞黑寒的人不是自己,而是百年前的那个人。对面罗织的刀网寒意凛凛冷光逼人,却有些许温暖熟悉的味道。他既感觉不到杀气,也生不出杀意。
刀剑碰撞的瞬间火花映亮两人的瞳孔,阿铁定定望向聂风。对方的墨镜阻断了视线,他却如错觉一般感受到聂风瞳中盈漾着的笑意。
这笑意不同于梦中那男人,三分玩味,不加掩饰地透出些年轻气盛踌躇满志。
于是阿铁忽而斗志上涌,手腕一翻,从一个步惊云不曾尝试的角度刺出一剑,制住了聂风的要害。

绝世架在颈边,聂风敛去了笑容。
“为什么不下手?只要我落败,你便可以知道真相。”
阿铁摇摇头。
“因为我感到你对我全无敌意。”
阿铁的语气很认真,聂风忍不住挑眉。
这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聂风再次打量面前这个比自己还略高些的青年。阿铁就是步惊云,初会时他一眼便认出。但阿铁与步惊云有着背道而驰的单纯性格,这种没来由的信任却令他感到不适和陌生。
“不错。我是无意伤害你,刚才只为迫你使出全力,试一试你的实力——”
阿铁单刀直入地打断聂风。“你老实告诉我,为何加害我义父?”
……比步惊云直率却不够稳重。聂风试图从青年身上寻回些许梦中那个聂风眼中的步惊云的影子,心下竟淡淡生出些许失望。“……我是在救你和你义父。”
阿铁只是望着他,微微抿唇,眸中似迂旋着几分疑惑没问出口。
他看出对方的犹豫,于是故作严肃道:“总之,此地不宜久留,求道追兵迟早要到,你快跟我离开。”
阿铁默然不应。聂风终于失了耐性,索性拖了青年的手直冲门口。对方竟也就乖乖任他牵着,不予反抗。
聂风紧握着阿铁的手,自始至终不曾回看对方的表情。然而肌肤相触,却有奇怪的感觉从掌心缘着神经一路而上。
若是梦中那个孤冷骄矜的步惊云,又怎会乖乖让他牵走?

“阿铁,霍步天不值得你去关心,他是半边神安插在你身边的人。”
前往炼狱岛的快艇上,聂风斟酌着把真相告诉阿铁,后者的激烈反应也在他意料之中。
“不可能的!天叔对我恩重如山,怎么能是半边神的人?!”
爹控这点怕是编在DNA里遗传下来了。聂风默默在心中为阿铁和步惊云间即将降零的相似度追加几分,换了柔和语气道:“你太小看半边神了,在他的精心部署下,就连感情这一步,也在他计算之内。”
“……”
阿铁想,如果换个人这么说自己没准会揍他。现在他依然比聂风强,就像当年步惊云比聂风强一样。但偏巧这个人是聂风,他不仅下不去手,甚至对于对方的话语也不存疑半分。
“不单只霍步天,就连我,卓蓝,也都是半边神的人。可是这一刻我们都走出了他的计划之外,便再也不是他的人。”
聂风径自絮聒地往下说着,阿铁只是惘然地听着,还未从第一句话的冲击中回过神来,对后面的内容自然也没上心。
心里被堵得酸涩闷痛。他不知该不该流泪,眼角却干涩如常。

梦中的男人也被最亲近的人背叛过。
阿铁想起那个白衣少年,想起男人每每看见少年时心中绞紧的难过,忽而有那么些模糊地懂了。他似也理解了男人如何且为何将这份锥心蚀骨的闷痛深埋在心底,只留一声飘忽不定的淡淡叹息。
对于爱过的人,是怎样也无法真正去恨罢。与其自欺欺人,倒不如坦然承认。

半晌沉默,阿铁望着聂风,闷闷地憋出一句话。“……现在我们去哪。”
于是……就这样?
聂风挑眉回望阿铁,目光中掺着一丝惊愕。

聂风不知阿铁究竟有没有像自己一样做过关于前世风云的梦,也不知关于聂风和步惊云的事阿铁究竟知道多少。眼下他最担心的问题是眼前这个毫无混世经验的“步惊云”本人。
少话单纯率真适应能力强并且还算识势。听起来都是优点但就是有什么不对,况且这样的好青年在两拨黑道人马的围追堵截中占尽了劣势。
聂风这么想着,忽然觉得自己快要得上强迫症。他同阿铁相处的每分每秒都在拼命找寻对方与梦中男人的相似处,以证实自己找到的人确是那个面色沉冷智虑过人的步惊云,因而阿铁的信任令他介怀。
最初他只是急于开启神舞,却未预计到现在。他曾期待着对方不会同百年前的步惊云一样,对聂风的一切乃至赤裸裸的利用隐忍宽容。现在他找到了阿铁,对方的确不那么像步惊云,只是对他有着莫名的依赖。
这种依赖让他生出些许从未有过的奇怪感觉,心头一丝颤痒,辨不清是厌恶还是好感。

“你的绝世好剑加上我的雪饮刀,即可发挥出绝世的力量。只是这力量一旦迸发便会触动刀剑上的仪器,让半边神探知。现在我要带你去见我一个朋友,他能卸下你我刀剑上的仪器。”
炼狱岛绰绰远影已经可见,朦朦胧胧罩在一片紫色烟气之中,诡异莫名。
聂风从墨镜的狭缝中窥伺阿铁的表情,对方依然抿紧两片淡色的唇,脸上的沉冷表情有几分熟悉,在逆光中深埋进一片阴影,却被勾亮了青涩的脸廓。
聂风收回视线,重新眺向海天相接的湛蓝彼方。

或许曾经的风云被迫选了一条血雨腥风的路,路的尽头毕竟是一片晴空。而他们却主动踏进一泽泥潭。
再或许,从一开始就没人有什么选择的权利。这就是风云的命定。





(4)Joker.(小丑牌。)

无极很小的时候便与聂风相识,颇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
他们都是超常儿童,只是他从来猜不透聂风的心思。那套聂风自认完美的伪装骗过了所有人,然而骗不了有心灵感应的他,他知道对方远不如表面来得那么乖巧。
聂风信任无极胜过任何人,但无极知道聂风有个永远不会告诉自己的秘密,而且这秘密一掖就是十年。许多次无极差点就问出口,话到嘴边却生生咽了回去。
聂风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仅限于礼貌的范围。一旦触及底线,这种错误认知会要命。幸好在他面前聂风从不掩饰喜恶,而他也聪明地不越线半步。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友谊。

聂风找来炼狱岛不意外,只是这次带了一个生人。
无极从逆戟鲸上翻身下来,礼貌地打量面前这个比聂风略高半头的青年。青年的身形高大强健,表情冷峻,五官却残留着几分少年青涩,内心惶惑不安。
聂风打什么主意?仓皇出逃竟还带着这么一个纯良的五好青年?寒暄之后他接下聂风递过的雪饮刀和绝世好剑,依旧猜不透对方心思。
“无极会替我们取下刀剑上的组件。阿铁,除了兵器以外我们还有要事要办。不过我们首先要找个合适的地方。”
无极抱着刀剑跳上巉岩,聂风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好传到耳际。无极想起方才聂风看着那青年的眼神,凌厉中竟隐隐透着几分温存,不免有些震愕。
聂风从没对谁温存过。无极心中默默敲起小鼓。
算了,聂风的秘密碰不得。


入了山洞聂风便将卓蓝安排在岸边护法,自己翻身跃进水去。
“要开启神舞我们必须心意相通,将我们的武学合二为一。”话到这里,脑际隐约闪过梦中与步惊云使出摩诃无量的场景,聂风心中暗自冷笑。
心意相通,自解除冰封之后,那两人的心意又何时真正相通过了?
阿铁只是疑惑地望着他,沉默不言。聂风见状道:“我们心意相通之时,雪饮绝世必会有所感应,为了防止半边神接收到我们的讯息,在水下进行最为合适。”说罢自然向阿铁探出一只手去。“来吧,阿铁。”
阿铁点点头,却未碰那只伸在半空的手,径自从另一边跳下水去,盘坐在聂风对面。
聂风收回手,心下有些异样。到不是因为阿铁忽略了自己的手,而是自己毫不自觉地探出手去,就仿佛与这眼前仅仅相识不到一天的人共处了十年般自然。
阿铁仍未察觉,依旧望着他等待下一步指示,一双漆黑瞳孔在熹微光线中清亮异常。

两人沉入水底,面对面盘坐冥思。
阿铁越是拼命集中精神,越是被乱跑的思绪扯去了那断断续续做了十年的梦中。
这场景十分熟悉。梦中步惊云与聂风也曾这么面对面地盘坐着运功,虽然各自运功,两人间似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百年前的聂风,内劲全然不似其本人和煦温婉,却如雪饮般寒意凛凛凌厉逼人。那内劲自对方周身散出,直直刺透皮肤穿入骨髓,近乎将他冻僵。然而冰冷内劲只在丹田内运行一周出去,便被白发男人的气海缓和,又丝丝穿回对方体中,循环往复。
那样一个沉冷寡言的男人的内劲竟是暖热的。
阿铁想到步惊云,臂上的麒麟纹有些发烫。
就是这手臂,自己与梦中男人相通的地方。他并不曾好奇地查证过梦中的人究竟是谁,只是隐隐觉得自己与那人有些前世今生般微妙的联系。
麒麟纹烧得越发厉害,仿佛有火焰从内部吞噬着自己。阿铁忍不住要偷偷睁眼察看对面聂风的状况,冷不防脑际闪过一阵灼热。
他在脑中看到一张陌生的脸,只一瞬便明白过来那是谁。淌落颈畔的柔顺银丝,粗砾布料下宽阔壮健的胸肩,还有一双黑暗中寒星般冰冷凌厉的眸子。
那就是步惊云,一直在步惊云第一视角中的阿铁第一次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到这个男人的真实面貌。
然而这个视角……却是聂风的。待阿铁从惊愕中反应过来,已经不自觉地冒出了水面,大口喘息起来。
“刚才那是……”
对面也冒出一颗湿漉漉的脑袋。
“你也感觉到了?”
感觉到?问题是看到什么吧……阿铁心中默默吐槽。究竟要不要说出来呢?然而抬头便对视上一双笑意戏谑的眼,即使隔着墨镜也能看得分明。
不必问了,聂风定然也同自己发生了一样的事。
“我们再试试。”对方提议。阿铁想了想,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点点头。“好。”

两人再度沉入水底。
这回手臂上的麒麟纹烧得十分厉害,整条手臂都开始泛起红光,阿铁渐渐有些支撑不住,脑内却飞快地闪放起模糊不清的记忆片断。
恍惚间,似有谁的指尖轻轻触摸自己的额头,继而抚过紧抿的唇,滑向手臂上炙烫的麒麟印记。
“云师兄……”
有声音在呼唤自己,渺远得听不真切。他辨认出那是梦中的聂风的声音。
“云师兄……”
那声音愈发贴近,不断轻声喃喃着,最终到了耳畔。
“阿铁。”
最后一声突然变了音色,阿铁猛然一震,刚要睁眼,却听对方的声音在脑际继续道:“别散乱了心神。”
阿铁匆忙收敛心神,重新运气。“我能听见你的声音,你却没有对我说话。这便是所谓心意相通么。”阿铁在心中默念。
“不错。此刻开始,我们心意已通,但仍需继续运功,将你我的武功合二为一。”
阿铁默然不应。
聂风对他倒坦白,上岛之后便将神舞的事尽数告诉了他,但是他对开启神舞却没什么兴趣。他只是想活下去,想看看面前这个同梦中百年前聂风长的一模一样的聂风究竟是怎样一个人,顺便揭开梦中那个白发男人的秘密。
再然后?
与半边神决裂时便已经没有了立身之所,唯一的亲人竟是敌方派来的监视者。自己早已没了退路,只能选择同聂风一起战斗。

聂风不需与阿铁心意相通也猜得出对方的心思。
方才一瞬他站在步惊云的视角看见了百年前的聂风,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用一种痴慕温存的眼神向这边探视过来。
他从前厌恶这种痴慕温存,现在却莫名其妙地接受了它的存在。他不知道阿铁眼中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眼神中是否也带了这样的温存,但正因为阿铁是步惊云,无论性格有多么背道而驰,他总对对方抱着一种特殊的情感。
他想看看步惊云惊惶的样子。于是他故意将内劲化入水流,轻轻触碰对面的阿铁,故意学着聂风以思慕的方式在一片空芜中呼唤对方。他不必睁眼也看得到阿铁的慌乱模样,继而唇边勾起恶劣的弧度。
洞外的打斗声他比对方更早听见,却无心顾及。卓蓝已经追出去帮手,他并不关心无极,眼下他更感兴趣的是阿铁的反应。
“我们现在就出去救无极!”阿铁拧紧了眉头。
“不必,卓蓝已经去了。眼下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心念合一,才能开启神舞,扭转战局。”
他想扭转的又何止是战局呢。
见面以来,阿铁从不反驳他的意见。聂风以为那只是单纯的依赖,但是现下心意相通中,他突然发觉自己原来一直会错了意。
对方只是在等待而已。等待那个真正的聂风出现。

  1. 2010/07/16(金) 01:18:57|
  2. 【感谢流年】
  3. | 引用:0
  4. | 留言:0
<<【新三国随口吐槽】雷囧共飞,尚称合格 | 主页 | 【神武 二代风云/一代风云】往生(1-2)>>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eilinna.blog126.fc2blog.us/tb.php/79-56615685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PET

nic你可回来了。娘想死你了。

自我介绍

eilinna

Author:eilinna
感谢那些流逝的岁月。
然后,即使有再多遗憾也请面带微笑地挥手,同过去的日子永别。




LOCATION:天朝首都
SEX:女
AGE:爷终于成年了啊哈哈哈哈
FAVORITE:绘,文,吐槽。
DESCRIPTION:现实与网络走极端的多重性格精神分裂症患者。








【萌ING】『因为某人无节操实在太多
这里只放近期的』:

《家庭教师杀手REBORN》
本命:山云/骸云/DH,山狱,里可
雷:狱纲

《秦时明月》
本命:荆高
其它:聂卫聂,颜良颜

《盗墓笔记》
本命:邪瓶
其它:黑瓶/瓶邪,小花

《Inception》
本命:EA
其它:CA,CSC,AE

《JLU》
本命:超人/蝙蝠侠
其它:逆了也可以……

《战国BASARA》
本命:苍红,佐幸,小十政
其他:其余CP全部接受

《FFAC》
本命:SC/ZC
其他:RC,ZSZ

《CONAN》
本命西皮:平新
其他:白黑

《GUNDAM00》(L特指尼尔哥…)
本命:LT
其他:LS,H/AT,AL

《GET BACKERS》
本命:尸蛮
其他:雷蛮/邪蛮/夏蛮/士蛮/不动蛮,镜尸,十花接受

《NARUTO》
本命:鼬佐/卡佐/水佐
其他:蛇佐/鸣佐,佐鼬佐卡接受

《BLEACH》
正常向:一露/恋露
耽美向:茶一/浦一/魂一/恋白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未分类 (2)
【感谢流年】 (25)
【空中花园】 (14)
【伊甸黄昏】 (28)
【铅华洗尽】 (15)
【过路风景】 (20)
【云霄飞车】 (3)

FC2计数器

留言板

MUSIC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