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s for the Passing years __【感谢流年】

驻定不变的小窝,图/文/吐槽。中美日2D3D都有萌。

【秦时明月/荆高】考槃(FIN)

文笔没有,无视历史和秦明剧情(囧),性格崩坏,现代痞子文风,严重慎入。
设定背景为见过旷修后秦国追杀小高,荆轲带着小高逃亡,在山野隐居了月余。
片段文是隐居日子……

正文见内




这样的日子究竟过了多久?
高渐离安静地伏在荆轲怀里,瞥向案角铜盏里摇曳的灯火。
荆轲揽着他的力道毫无温柔可言,难得保持了一个时辰的沉默。
事实上他们行事的时候荆轲从不开口,表情也凝重得像另一个人。高渐离看得出荆轲眼神有些复杂,就像他常常在笑,眼底却没有笑意。
他不懂,但他选择沉默,所以情事中他从来不去看荆轲的眼,也不触碰对方身上为他所受的创口。


秦国要追杀的人是高渐离,荆轲是个乐得趟浑水还把自己也搭进去的痴货。

你究竟为什么要救我呢。
踏出秦国界石的时候高渐离就问过荆轲。
我见了旷修,你也没能救出他,到这里就够了。为什么还要救我呢?
对方望着他一咧嘴,笑得有些坏。
你就这么想知道?
一路上被占尽口头便宜的高渐离已经学乖,不置可否地直直望着对方,什么也不说。
荆轲眼珠向上一挑,忽然又凑到他眼前,几乎撞上他鼻尖。高渐离一惊差点向后踉跄,思前想后还是决定不动。敌不动我不动。
荆轲表情很认真地说,别看我这样,我也是有良好音乐素养的。
……信,还是不信?高渐离微微皱眉。
我现在做的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荆轲继续严肃道。保护民乐文化遗产,你懂么?
高渐离的手摸上胸口琴囊的布结。
别砸!荆轲见状立即俯首认罪。
……谁要用琴。
高渐离眼一瞥,琴中剑光凛凛发寒。
对方乖巧地闭上了嘴。
他头也不回地大步向前走去,将对方远远甩在身后。不久荆轲一溜小跑追上来,笑呵呵地并排走在他身边,试探地问:你想知道原因么?
高渐离用眼角余光扫着他,淡淡道:你要想说,就别问我。
荆轲将两手抱在脑后挑头望天,笑容有些不合时宜地沧桑。
天上是被微青雨云遮了的烟薄的暮色。
……你知道么,很多人我想救却都没能做到。所以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我就一定要让你活着。这个理由,你看可好?
……就算是为了我自己。
高渐离似乎模糊地懂了些什么,心里竟忍不住替对方难过。


案角灯火明明灭灭,终于被窗口灌进的一缕凉风熄去。月色倾泻。
许久没有动作的荆轲忽然微微松开了紧箍着高渐离的手。高渐离从他怀中坐起,方要摸起腰带重新系上,冷不防被对方伸手揽下。
荆轲的手重新钻进他敞开的衣襟绕到背后去,衣物便顺着他的肩臂滑落,堪堪挂在肘边。
黑暗中高渐离看不清荆轲的神情,也就不必再闪避对方的脸。那只手顺着月光勾亮的冷色脊线一路上滑,揽住他的后颈将他拉近,落下一吻。
成年男子的体温炙人,熏得高渐离有些发晕。荆轲的手仍然不算温柔地摩挲着他后颈敏感的皮肤,在吻一路顺着侧颈滑下时又紧紧箍住快要仰倒的他。
荆轲从来就不是个温柔的人。
锁骨被啮咬的钝痛传入神经,高渐离模模糊糊地想,一只手混乱间覆上对方胸口裸露的皮肤,道道新伤的疤痕触感狰狞。
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爱人都一样。


那声大哥高渐离叫得心甘情愿。
有些人荆轲救得到,有些人救不了。但是无论如何这个笑容粲然的青年从未放弃一次机会。
有些高渐离懂却不会去做的事,荆轲亲身示范了一遍,触动了他心底冰封多年的一腔热血。同荆轲在一起,他真切感受到自己活着。
一路逃亡,小事荆轲都顺着他。偶尔戏谑几句得赏一张愠怒的冷脸,对方倒像是对这种相处模式乐在其中。然而性命攸关的大事青年从不让步,态度强硬颇有大哥风范。
荆轲几次伤重昏迷的时候高渐离整夜守在床边,听见他口中呼唤着谁的名字。谁他听不清楚,两个字,不是旷修。
他的过往荆轲清楚得很,荆轲的过往他不知道也不想问。
从什么时候开始荆轲在他面前不再全天候装作乐呵呵的痴样,偶尔也会露出些苦涩表情,高渐离已经记不得。只是他越来越驯顺,而对方探望过来的眼神也渐渐有了些复杂的热度。
高渐离在外游历久了,当然知道那眼神意味着什么。
从前他都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但现在那个人是荆轲,是他最钦慕和信赖的大哥,他做不到。
高渐离以为自己的决定会下得很艰难,然而当那一天他们来到这座秋山里的茅庐时,他忽然发现有些东西其实早已偷偷埋驻心底。
所以那只覆着厚茧的手拨开他左颊的垂发,他没有拒绝,从此便再也没了拒绝的余地。


高渐离很累也要坚持自己清理。荆轲也就顺着他,坐在席上笑盈盈地望着他重新点起油灯,瞳光被昏黄灯火映得莫名柔和。
有那么一瞬高渐离恍惚地想,荆轲似乎对这种事很熟悉。
那个曾经同荆轲共处一室的人究竟是谁?荆轲眼中的温柔又是否只是缅怀?
冰凉的山泉水触上肌肤,高渐离忽然有些清醒。
叶落近半的晚林簌簌作响,山野被月光漂得清亮。
他听着夜枭凄切的低鸣,身上有些发冷,匆忙环住身子从泉中站起。一件单衣轻飘飘地落在肩上,淡淡透着温热。
高渐离回头,荆轲远远坐在一棵树上背对他招招手。
非礼勿视,我可没有看。洗完了赶紧穿上衣服,着凉了大哥我又不能丢你不管。


他们驻定在深山这茅庐里后,高渐离终于解下半年没碰的琴。
他在泉边一块磐石上坐定,将琴往膝上一横,轻抚了曲高山流水。
没了应和的弦声铮铮回荡在山野,尤为落寞。于是一曲未终半途换了调,改奏子衿。
高渐离一个人在山泉旁弹了整整一天。
从黍离到无衣,从鹿鸣到棠棣,直至最初的激荡渐渐归为柔和,最终静若止水。山野旷寂。
傍晚时候荆轲从几十里外赶回,带着一匹马几袋粮食几大坛酒。
回到屋中生了火点了灯,荆轲笑呵呵地将酒温在炉上,瞥见供在案上的琴,伸爪去拍高渐离。
给大哥弹几首小曲儿怎么样?
高渐离默然坐到案前,十指轻轻按上琴弦。
荆轲拿起一只盏,从炉上酒坛里舀了些温酒置在琴案上,又笑着坐回席上给自己舀了盏酒。
大哥要特权,只听别人没听过的小曲儿。……啊这个太难了,不如弹几首你从来没在人前弹过的曲子怎么样?
高渐离略微沉吟,端起酒盏一饮而尽,铮地一声拨了根弦。
弦声带着嗡鸣,直在屋壁间颤悠悠地回荡。
荆轲咧嘴一笑。好,好,考槃这曲子真应景。贤弟你跟着大哥品味见长。
说罢拉过屋角一只空酒坛往地上一扣,握起一支筷子叩歌。

考槃在涧,硕人之宽。独寐寤言,永矢弗谖。

琴声终于有了应和,少了七分寂寞。
高渐离抚着琴弦,唇边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
荆轲的声音居然很好听,音准也过人,看来当初所言音乐素养良好并非虚妄。
一曲罢荆轲大笑起来,将酒坛从炉上拎下,滚烫的酒液泼进琴边的酒盏里。
独寐寤言,永矢弗谖。
荆轲重复唱了一句,然后摇了摇头。
只这一句不好。我们是两个人。
说完喝了一大口,一抹嘴抬眼瞥向高渐离,眼神里已有几分醉意,又开始傻笑。
大哥的特权,这曲子你可只能弹给我听,因为只有我会陪着你唱。
高渐离微微垂头,一口饮尽盏中热酒,忽然起身踱到荆轲身前一把抢过酒坛猛灌一口,然后扳过对方的头,冲着那张絮聒得停不下的嘴狠狠印了上去。
滚烫的酒液从一个人的口腔渡进另一人的口腔,然后天旋地转,两人的位置被颠换。
荆轲笑容促狭地从上方望着他,眼中尽褪了醉意;反倒是高渐离微微脸红,被晃得酒劲上头有些发晕。
这曲子,大哥也只给两个人唱过。


屋中重新生了火,木柴在炉内噼啪作响。
高渐离坐在炉边取暖,荆轲也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屋外踱步进门,望见他发呆,笑着走到一旁坐下。
想什么?
高渐离淡淡摇了摇头。
啧啧,是不是家事?
……不是。
是不是国事?
……不是。
那有什么不能跟大哥说呢?
……嗯。
荆轲头痛地扶额。
嗯是什么?能吃吗?
高渐离继续发了会儿呆,忽然开口,把迷糊得快睡过去的荆轲吓了一跳。
……你还记得刚来那几天,对我说的话么?
荆轲小心翼翼地观察对方表情。
我话那么多,哪记得是哪句啊。
高渐离微微颔首,垂发又遮了左颊,刚好挡住荆轲的视线。
……你说,考槃那首曲子,只给两个人唱过。
荆轲听罢一笑。
这句啊,没错。你是一个。
高渐离皱眉,斟酌半晌终究没能问出口另一个是谁。话都说到这个地步,识相的人也该把两个名字一同报上来。荆轲不是傻子,不说当然有他的理由。
高渐离猜想多半是他昏迷时呼唤的那个两个字的名字,便也不再多话。


很久以后高渐离才知道那个名字是丽姬。那时候天明都已经快一岁了。
高渐离已经对此释然。因为荆轲马上就要离开燕国,赶赴咸阳宫。
只是易水送别之前他在想,如果早些年知道这件事,他是否还会再同荆轲一起燕居在那座秋山里的茅庐中,抚琴和歌一曲考槃?
高渐离望着指下的琴弦,淡淡阖上了眼。
……不可能改变的过去,他怎么想象得出来。



END



  1. 2010/08/18(水) 23:07:11|
  2. 【感谢流年】
  3. | 引用:0
  4. | 留言:2
<<【秦时明月 荆高/政荆高】人面桃花相映红……什么的,和暴躁的未亡人。 | 主页 | 【风云/现代校园架空 灭云】流沙(22-23,全文FIN)>>

留言

XX是什么?能吃吗?
呼呼,经典句式~~~eil真是萌翻我啦!哈哈~~
图也是,文也是~~
  1. 2010/10/06(水) 12:25:40 |
  2. URL |
  3. 一只大黑狗~ #-
  4. [ 编辑 ]

Re: 没有输入标题

> XX是什么?能吃吗?
> 呼呼,经典句式~~~eil真是萌翻我啦!哈哈~~
> 图也是,文也是~~

我大概是很久没有回来看博了……扶额
谢谢姑娘的支持,你能看得高兴就是对我最大的肯定啦XD
(小声问:是I姑娘么?)
  1. 2011/02/02(水) 11:37:39 |
  2. URL |
  3. eilinna #-
  4. [ 编辑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eilinna.blog126.fc2blog.us/tb.php/84-c0c8702d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PET

nic你可回来了。娘想死你了。

自我介绍

eilinna

Author:eilinna
感谢那些流逝的岁月。
然后,即使有再多遗憾也请面带微笑地挥手,同过去的日子永别。




LOCATION:天朝首都
SEX:女
AGE:爷终于成年了啊哈哈哈哈
FAVORITE:绘,文,吐槽。
DESCRIPTION:现实与网络走极端的多重性格精神分裂症患者。








【萌ING】『因为某人无节操实在太多
这里只放近期的』:

《家庭教师杀手REBORN》
本命:山云/骸云/DH,山狱,里可
雷:狱纲

《秦时明月》
本命:荆高
其它:聂卫聂,颜良颜

《盗墓笔记》
本命:邪瓶
其它:黑瓶/瓶邪,小花

《Inception》
本命:EA
其它:CA,CSC,AE

《JLU》
本命:超人/蝙蝠侠
其它:逆了也可以……

《战国BASARA》
本命:苍红,佐幸,小十政
其他:其余CP全部接受

《FFAC》
本命:SC/ZC
其他:RC,ZSZ

《CONAN》
本命西皮:平新
其他:白黑

《GUNDAM00》(L特指尼尔哥…)
本命:LT
其他:LS,H/AT,AL

《GET BACKERS》
本命:尸蛮
其他:雷蛮/邪蛮/夏蛮/士蛮/不动蛮,镜尸,十花接受

《NARUTO》
本命:鼬佐/卡佐/水佐
其他:蛇佐/鸣佐,佐鼬佐卡接受

《BLEACH》
正常向:一露/恋露
耽美向:茶一/浦一/魂一/恋白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未分类 (2)
【感谢流年】 (25)
【空中花园】 (14)
【伊甸黄昏】 (28)
【铅华洗尽】 (15)
【过路风景】 (20)
【云霄飞车】 (3)

FC2计数器

留言板

MUSIC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