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s for the Passing years __【感谢流年】

驻定不变的小窝,图/文/吐槽。中美日2D3D都有萌。

【One Piece/LuZoro】猴子(end)

这是11年魔受论坛索隆生日贺文,我已经好久没写过这么无厘头的恶搞文了_(:з」∠)_
标题:猴子
作者:Eilinna
CPL/Z
等级:PG
说明:ZORO的生日贺文啦……对不起!这么白弱的剧情叫我生生打了快1W字!
 
 
 
(上)
 
 
         从自己尾椎处伸出的那根毛茸茸的尾巴十分自然地翻卷成蚊香状。
看着那根七百万年前就该退化掉的尾巴,索隆现在非常、非常后悔又一次挺身而上救下了路飞。
         完完全全字面意思的挺身而上。
        
         事情向前追溯三个小时。
自从月光莫利亚被草帽海贼团胖揍一顿之后,这群问题老中青少年就被海军总部的副官们戏称为麻烦吸金菇。其实这个称谓不是很恰当,因为海贼团里的每位成员都有「主动开掘」大小麻烦的天赋。
罗罗诺亚·索隆对自己也是这些麻烦开掘者之一的事实毫无知觉,但天蝎座挑剔的眼光让他很早就辨清了自己所处团队的不正常。虽然打死也不承认自己和路飞的脑电波相干性良好,性格却让他成为船上唯一一位船长命令的全面拥护者。他全力支持船长制造麻烦,同时要为船长的麻烦买单,最重要的是承担Thousand Sunny号上女士以外所有生物救生员的工作——女士的保护工作由厨师全权负责。
所以当路飞在帕格岛上不慎吃掉当地土著供奉的野猪而被愤怒的大祭司,未知恶魔果实的能力者,用奇怪光线照射,索隆既没有制止路飞去吃那头看起来来路不善的野猪,也没有忘记在关键时刻用一文字替路飞挡住光线。
只是光波的攻击范围大得有点超出想象。
 
“等等,这件事先让我消化一下……”娜美用掌心使劲揉了揉额头,忽然抬起头来回打量重新回到船上的两人。“所以说,你们都中了光波?”
“啊,中了。”麻烦的始作俑者理直气壮地回答。另一人则将一只手搭在刀鞘上,脸向左边别过七十度。
娜美瞪着完好无损的路飞,伸手指向索隆背后不安地重复着卷曲舒张动作的藻绿色尾巴。“那你能解释为什么他变成那样,你却一点事也没有吗?”
“不能。”当事人回答干脆得让人想揍他。
乌索普从船舱中走出来,绕过笑得直不起腰的香吉士凑到罗宾旁边小声道:“我倒是一点也不意外,因为本来就是猴子吧。”
“啊,是吗,这样啊,哈哈。”船长摸着一头乱糟糟翘起的黑发不客气地笑着,娜美忍无可忍地赏了他一记爆栗,“当船长就给我负责起来啊白痴!”
终于笑够了的香吉士扶着桌沿站起身来,仔细观察起索隆的尾巴。“说起来,只有一根尾巴,你到底算是一种什么动物呢?”他习惯性地用手抚起下颌,将头转向一旁的船医。“乔巴,你觉得呢?”
“是猴子。”船长斩钉截铁地断言。
“那是你吧!而且究竟拿什么做依据判断的啊!”娜美恶狠狠地吼回去,转过头来继续打量索隆。
“真的是猴子。”一直在索隆身边打转的乔巴又一次嗅了嗅,一本正经地抬起头。“这种自然卷起的尾巴和猴子的气味。”
 
几乎所有人立即沉默了。
 
“什么气味?”被围观的那个人终于忍不住将头扭回来,抬起一条手臂使劲嗅着。“有那么奇怪吗?”
乔巴摇了摇头。“也没有那么奇怪,硬要说的话大概有点像路飞的气味。”
“那不该是橡胶的气味吗?”福兰克代表难以接受事实的群众发言。“而且那家伙为什么会变成猴子啊?”
“大概……因为……尾巴很萌?”乌索普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大部分船员们似乎欣然接受了这个解释,香吉士却将香烟重重按灭在桅杆的铁皮上,冷冷道:“我怎么没有看到萌点?而且这些根本都不是问题的重点,喂,绿藻头,”对方立即投来不友善的一瞥,“你身体有没有其他变化的感觉?比如手臂变长了?很想吃水果?”
“你列举的特征是可见的,厨师先生。我们并没有在剑士先生身上看到尾巴以外的变化。”罗宾微笑着抱臂站在一旁,“或许有了动物系能力的感觉?比如五感加强了?”
话题中心有气无力地扫视了一周围在身边的船员,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乔巴身上:“我还有复原的可能吗?”
“不知道。”船医诚实地回答。
“那么把尾巴切掉就好了。”围观群众还来不及制止索隆,他就拔出鬼澈斩向自己的尾巴。然而刀锋碰上尾巴的一瞬间,那条尾巴仿佛有着自己的意志般迅疾闪躲开。索隆忽然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轻喘,几乎同时将刀滞在半空。
船长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第一个跳到索隆身边关切地询问:“喂,索隆,怎么了?”
索隆僵硬地将鬼澈插回刀鞘,突然转过身大步走向船舱。
“喂!索隆!”路飞匆忙跟着冲了进去。
留在甲板上的人沉默地望向彼此。半晌,乌索普看着其他人,忽然低声开口。“你们听见了吗?”
“听见了。”罗宾的笑容渐趋加深,福兰克将头扭向一边,娜美则叹了口气。最后布鲁克也点点头:“在下也听见了。”
“什么什么?”乔巴茫然地来回看着大家。
香吉士重新点起一支烟,浅浅吸了一口。“真不像是他会发出的声音。那根尾巴果然有些问题。”
 
 
“等等嘛,索隆!”路飞一路追着索隆爬进瞭望塔,对方忽然猛地停下了脚步。
“喂索隆你……”没来得及刹车的路飞直挺挺地撞上了索隆,巨大的冲量几乎将他拍平在对方坚硬的肩背上。
“别跟过来!”他正从对方背上拔下自己的脸,藻绿色短发的青年突然转头冲他暴躁地吼道。
“这话应该早说嘛。”路飞扯下环在索隆颈部的右手,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那根尾巴到底怎么了?”
青年迅速将身体正面转向他,同时摆出一脸毫无说服力的凶恶表情,似乎有意遮挡住那根不受控地卷曲摇摆着的尾巴。“只要你离我远点就没事!”
路飞有点不悦地叉起腰,用下颌点了点那条尾巴。“怎么看都不是没事吧?碰它会发生什么?”
索隆的表情像是被戳中了痛处,脸上瞬间掠过苍白,很快又恶狠狠地瞪了回去。“什么发生什么,总之长着条尾巴都是拜你所赐,所以离我远点!”
他微微沉下了脸,向索隆所在的方向迈出一步。
“呐,索隆。”他只叫了对方的名字,却用上了船长式的命令语气。
“我说了离我远点!”青年的声音中透出一丝不安的焦躁,同时按住一文字的刀柄微微向外拔出,那条尾巴神经质的蜷曲运动速度加快了一倍。“再靠近一步我会砍了你。”
船长平静地看着面前浑身散发着火药味的异常暴躁的剑士,反问道:“索隆?”
对面的青年与他对视了一分钟,沸腾的杀气似乎有所收敛,仿佛有些忌惮般地将刀慢慢插放回鞘中。
路飞满意地点点头,扯出一个粲然的露齿笑,摊手向对方走去。
 
“好啦就让我摸一下吧。”
 
索隆还在寻找着这句话和之前的提问之间的逻辑关系,一只不可思议伸长的弹性手臂便猝不及防地从他的死角探了过来,在他和拔刀砍下的本能斗争而犹豫的零点几秒中不客气地紧紧握住了自己的尾巴。
一瞬间所有的力气都从身上被抽走,所有的骨骼和肌肉都变成轻软的棉花一般,索隆张大了嘴还来不及叫出声,便支撑不住自己的体重而向前倾倒跌在路飞身上,始作俑者手忙脚乱地将他揽了个满怀。
“喂,索隆?”耳边闷闷地响起对方关切的声音。他试图挣扎着起身,然而一阵晕眩的黑暗袭击了视野,身体顿时虚软得动弹不得。
如果他是个稍微正常一点的普通人,那么他会知道有一种类似症状叫做低血糖。但他是罗罗诺亚·索隆,从不知低血糖为何物,这种身体状况于他是前所未有的陌生。
路飞感觉到埋在自己胃部的对方的头部动了动,发出些微弱的声音,于是稍稍拉开两人的距离,躬下身子仔细听着。“你说什么?”
青年努力地从他怀中抬起头,面色因缺氧运动而微微泛红,从牙缝中挤出几个音节:“放……放开……”
路飞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哈?”
“放开我的尾巴啊,你是白痴吗!”对方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吼道。
“喔。”路飞乖乖松手,看着对方趴在自己膝盖上喘息了几秒,忽然恍然大悟般响亮地一捶手,咧嘴一笑:“喔,原来如此。”
青年终于缓过劲来,一把推开路飞逃向墙壁方向。后者则开心地盘腿坐在地板中央,望着背脊紧贴墙壁的索隆道:“你的尾巴,如果被握住了就会没有力气?”
“还不都是你害的!”对方又一次暴躁地指控,这一次的气势已经远远不如最初。
 
 
在对现状作出一个明确的判断之后,两人偷偷溜下瞭望室。刚刚拐进船舱,迎面撞上了从厨房走出的香吉士。
厨师没有说话,只是用没有被刘海遮盖的一只眼睛扫过行迹可疑的两人,转身倚在门框上,从兜中摸出打火机,点燃一支香烟衔在齿间。
索隆紧张地注视着香吉士的一举一动,谨防对方开口问出令他难以启齿的问题;路飞则若无其事地朝厨房里东张西望,仿佛不曾注意对方的目光。
厨师淡淡吐了口烟,再度瞥向两人,缓缓开口:“你们两个单独研究了一个小时,有什么成果没有?”
“什么研究……”索隆刚打算否定掉题干,一边的路飞却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嗯,索隆的尾巴如果被握住了会没有力气。”
“干嘛要说出来啊混蛋!”尾巴的主人忍无可忍地暴跳起来。
“这种事怎么可能。”厨师不屑地发出一声鼻音,重重弹了下烟灰。“麻烦你认真点,路飞。”
“是真的。”路飞十分认真地回答,突然伸手抓住了在眼前晃动的尾巴。“就像这样。”
青年发出一声急促的喘息,仿佛声音被卡在咽喉中央,瞬间就软倒下来。路飞赶在对方的脸与甲板亲密接触之前一把捞住对方的腰,冲香吉士咧嘴一笑。
“找……死吗……路飞……”索隆几乎呻吟着咬牙道,可惜他现在连拔刀的力气都没有。
这次换香吉士目瞪口呆地望着路飞手中的尾巴和乖驯地软倒在路飞臂弯间的索隆,一时间忘记了指间的香烟。
 
 
“这么说这条尾巴就是索隆的……力量开关什么的?”索隆又一次被围在人圈中央,真正像只动物园中供人观赏的猴子一般。
“很有趣呢,”罗宾抱起双臂,微微将头歪向一侧。“这倒让我想起参孙的七条发辫。”
船长看了看罗宾,扭头望向香吉士。“那是什么?”
“旧约啦旧约,笨蛋。”娜美凑近索隆的尾巴仔细观察,青年不安的程度再度增加,那条尾巴的小动作变得频繁起来。“虽然看起来是蛮可爱的……怎么都不适合一脸凶相的家伙嘛。我可以碰碰吗?”
明明是疑问句式,从航海士嘴里吐出时却完全是陈述语气,对方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参考他的任何意见,一根食指已经开始顺着毛发方向捋着那根尾巴。
青年几乎立刻跳开了,这一次脸上甚至浮起不自然的红色。“嘁!你这女人是故意的吗?!”
“不。”娜美摇了摇头,挺直腰背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反应有多严重。”
航海士将脸转向身后的船员,威严地扫视了一圈,甲板突然变得一片寂静。于是娜美满意地点了点头,开始下达最高指示。
“在我们找到医治索隆的方法之前,他都不可能成为我们的战力了。现在我们约法三章——”
“索隆就交给我了吗?”乔巴举手问道。
“没错,先交给你。”娜美低头回答了船医的问题,清了清嗓子,继续之前的话题。“约法三章。第一,绝对禁止索隆下船。”
“我凭什么——”
“呐,索隆,娜美说的没有错。”
被指名点姓的那位还没说完,船长就投来制止的目光。索隆撇了撇嘴,冷冷将头转向一边。
“第二,不许投喂他奇怪的食品。”
船员们不约而同地将头转向一旁叼着香烟的香吉士。厨师愣了一秒,突然将烟摔在甲板上,一只脚踏上去恶狠狠地碾压着:“我只管人类和驯鹿的伙食,猴子自行解决吧。”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路飞你尤其给我听好,别去碰索隆的尾巴。”
“喔。”船长应声回答,却目不转睛地盯着背对着他的索隆,视线追着那条蜷曲的尾巴晃动着。
船员们心中立刻升起了不祥的预感。
“喂……路飞他在看索隆的尾巴吧。”乌索普用肘部捅了捅身边的香吉士,厨师僵硬地摸出另一支烟卷。“嗯,在看。”
“你给我……认真听着!”娜美忍无可忍地朝路飞后脑敲下一记重拳,后者的脸瞬间同地面狠狠地亲热一番。
弗兰奇抬起一根手指使劲揉了揉眉心,小声道:“……与其相信他的自觉,还是把他和腰布小子隔离比较好?”
“赞成。”香吉士第一个表态。
 
 
历经大半天的混乱之后,桑尼号的下午依然在闲散气氛中消磨着。
两位女士坐在甲板的阳伞下看书,香吉士端着盛饮料的盘子在厨房与甲板间来回奔波。不远的阴凉处,乌索普正替娜美的天候棒做些维修工作,一旁的弗兰克偷偷地用余光观察着,紧挨着还有布鲁克。船医的特别诊室里,乔巴站在一把小椅子上研磨药材,索隆躺在病床上大声打着鼾。
被隔离在船头炮台上坐着的路飞像是发呆一般眺望着海天相接的地方,难的保持了几个小时的沉默。
几乎每位船员都乐观地认为索隆变成猴子的第一个下午能这样平静地过去,船长突然站了起来,微微掀起头上草帽的帽檐,以便能更清楚地看到天边。“啊,有大鸟!”
“什么大鸟?”娜美放下书,朝路飞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突然怔住了。
 “这也大的太夸张了吧!!!”
甲板上的船员们不约而同地大声吼道。
索隆被声音惊醒,立刻从床上跳起来冲向甲板,扶在栏杆边向远处眺望。果然有什么正在接近,索隆敏锐的视力立刻辨清了阴影中的高速飞行的物体——与其说是鸟不如说是怪物,翼展超过两个桑尼号的鸟还长着鳞片……应该叫作翼手龙才对吧。
怪物的飞行高度距离海面太近,狂乱的气流在身后的海面上掀起不小的波浪。从桑尼号上方滑翔而过时它几乎擦断了桅杆尖端的旗杆,一个大浪浇洗了整个甲板。
等翼手龙飞过时,路飞扶着草帽愤怒地跳了起来。“喂你这混蛋!!撞倒我们的旗杆了!!”说着抡起拳头朝怪物打了过去,不可思议伸长的橡胶手臂围着怪物的脖子转了一圈,然后被大力地拖拽向空中。
“等等路飞!!别追!”
红色的影子在天空中闪了一瞬,随着一声长长的呐喊掉入了远方翻涌的波涛中。
“这个白痴……”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撑在栏杆前观看的索隆咬了咬牙,突然翻身跃进水中。
香吉士吐掉烟嘴第一个追到船边,匆忙冲船下大吼:“快给我上来绿藻头!!我去追就行了!”
“就让他去吧,有什么关系。”乌索普走上前去拍了拍厨师的肩,“反正一会儿回来也不迟。”
“不是这个问题!”眼见两人都在海浪中失去了踪影,香吉士无力地转过身靠在船舷上,抬起一只手捂住了脸。“那个白痴绿藻头,肯定找不到游回来的路。”
 
 
(下)
 
 
“……喂,喂,快醒醒,路飞。”
 
耳边模模糊糊地响起什么声音,意识却昏沉地抗拒清醒。路飞不耐烦地翻了个身,躲开声源继续酣睡。
“喂,路飞!”
一只手抓住他的肩头不轻不重地摇了摇,依然没能把他从舒适的睡眠中拽离。
“啧,该不会是……”
他隐约听见那个人自言自语了一句,伸手扳过自己的脸狠狠拍了几下下,“喂,路飞!听得到吗?”
……啊!真烦啊扰人清梦的家伙!但还是不想起床。继续睡下去吧……
路飞正要重新陷入昏沉中时,鼓胀的胃部被人猛地按了几下,不知何时被吞入的海水立刻顺着食道翻涌上来。“咳!咳!”他喷出一大口咸涩的液体,重新倒了回去。
“……。还是……不行吗。”
那人似乎在同自己说着话,语气十分担忧。他隐约感觉到对方伸出一只手探到了他的唇边,替他拭了几下嘴角,紧接着皮肤觉察到空气中传来的另一个人的热度。
那个人用力捏着他的下颌迫使他张开嘴,稍稍顿了会儿,烦躁地“啧”了一声,低头碰上了他的唇。
一大股淡淡泛着酒精味道的空气冲入口腔和气管,他忽然变得清醒了许多,紧压嘴唇上柔软濡湿的触感也清晰起来。很快唇上的压力开始减轻,他匆忙一把揽过对方的后颈,将惊慌失措的青年重新压回自己唇边,然后不客气地一口咬住对方柔软的下唇。
“唔!”索隆闷闷地哼了一声,右臂横在胸前使劲撑起自己的身体。“快给我松口!”
“不要。”他睁开眼睛冲对方咧嘴一笑,将舌头伸进了剑士的口中。
绿发的青年立刻僵住了。任他不客气地掠夺了一会儿,剑士狠狠推开他向后坐倒,一边用手背擦着嘴一边大口喘着气,没好气地别过头去不再看他。“够了。做这种事也看看时间和地点。”说完顿了顿,忽然犹豫着咕哝起来:“这岛是不是有点眼熟?”
路飞翻了个身,从地上一跃而起,叉着腰环顾四周。“嗯。就是我们早上离开的那个你被变成猴子的岛。”
“哈?!”索隆震惊地瞪大了眼。
“总之肚子饿啦,先去找些吃的吧。”路飞拍了拍衣服上的沙子和盐粒,完全没有要等待索隆答复的意思,大步向离海滩不远的红树林走去。
“等……等等!路飞!”索隆的声音已经远远被甩在身后。
 
 
很快,两个人便一前一后地走在了闷热的雨林里。
“结果你居然游回来了,真笨啊索隆。”路飞一边说着,随手从路过的树上摘下一个不知名的水果塞进嘴里。
“那还不是为了救你!”索隆额头的青筋浮现。
他回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看到路飞手中的水果,忽然脸色煞白,冲过来用一只手狠狠卡住他的喉咙。“快吐出来笨蛋,那个不能吃!”
路飞艰难地张口吐出了那颗水果,不满地嘟囔:“你怎么知道?”
“废话!我……”话一出口,索隆也愣在当场。
那个水果他虽然没见过,隔着几米远却似乎仍然能闻到一些令人不悦的危险气味。这要怎么解释?猴子的直觉吗?
“……总之我知道它不能吃就对了!”最后索隆不耐烦地转过身,大步向前走去,那条尾巴仿佛应和主人的心情一般,高高地卷曲起来。
“那是刚才我们来的方向。啧啧。”路飞望着对方僵滞住的背影,鄙夷地咂了咂嘴。“索隆,你这个笨蛋大路痴。”
绿发的青年几乎立刻回过头来大吼:“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啊?!啊?!”
“算啦,快找点什么来吃吧。”路飞萎靡地蹲在地上,拔着脚边的小树苗。“肚子饿了。”
“我们应该在海边等着桑尼号来找我们不是吗!”对方无力地扶额,走到他面前蹲下,带着些许安慰意味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说:“好了,快点走吧。这里是雨林,一定有很多可以果腹的东西。而且从刚才我就感觉到了……”
剑士微微抬起头,扫视着周围的森林,瞳孔中忽然散发出凛冽的杀气。
他拽起路飞的手臂,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跟我走。”
 
 
桑尼号上,船长和剑士双双失踪的船组人员们陷入一片混乱。
“如果能游得回来肯定早就回来了。让那个腰布小子去救路飞果然失策。”弗兰奇沉痛地说。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肯定要把他们找回来的,对吧?”乌索普摸着自己的下巴,看了眼一旁的香吉士,对方长长地吐了口烟,皱起了眉。“如果找得到的话。我一点也不担心他们的生存能力,但我有预感如果现在不能找回他们,大概很长时间都无法和他们再取得联系了。”
“可是。”娜美终于发话了,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他们究竟去哪了?”
甲板上立刻陷入一片沉默。
 
 
以寻找食物为新目的,路飞和索隆很快扫荡了方圆四公里内的雨林。
索隆找到一片空地,将在他指导下两人找到的水果堆成了一座小山。路飞抱着双臂端详了一会儿,忽然将一张表情失望的脸转向对方。“没有肉。”
“咳。”索隆清了清嗓子,耐心地解释道:“这个岛上的动物不知都是什么来头。弄不好又是被祭祀的什么神兽,随便乱吃又会和岛上的居民起冲突。”
“根本就是变成猴子的你只能吃水果吧!”路飞委屈地大吼。
绿发青年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般跳了起来,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最后默默地扭过头去,再也不看他。被路飞戳穿的感觉真是前所未有的差。
“……索隆?”路飞似乎觉察到自己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抱歉啊索隆,我不是那个意思。”
正当他要伸手去扳对方肩膀时,剑士的背影忽然颤了颤,急剧蜷缩起来,掩住一声闷闷的呻吟。他匆忙揽住对方的肩头,凑到耳边关切地问道:“怎么了索隆?”
对方努力平复着急促的呼吸,恶狠狠地从泛着水光的眼角瞪了他一眼,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快走开。踩到尾巴了。”
 
 
 
“有谁记得他们是朝哪个方向消失的?”娜美环视了一圈,没有人回答。半晌,香吉士揉着眉头说:“记得用处也不大了。那个绿藻白痴从来不会按直线行进。”
“有喔。”一旁看书的罗宾突然说道。
“为什么不早说!!”甲板上的船员不约而同地冲她吼道。
罗宾微微一笑。“因为刚才船长摘下了草帽,我用花花果实能力在放在他后脑上的一只眼睛才看到他们两个所处的位置。”
船员们陷入了另一阵人人自危的沉默。
“……那么现在他们在哪里?”娜美首先鼓起勇气提问。“正在做什么?”
“在早上剑士先生被变成猴子的那座岛上喔。”罗宾眨眨眼,忽然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你确定要听他们现在在做什么?”
“肯定又是什么迷路的白痴事吧。”香吉士弹了弹烟灰,将香烟重新塞入齿间。
“答错了,厨师先生。”罗宾低头翻着书页。
“到底在做什么啊那两个笨蛋!如果让我知道他们没有在海滩上等我我就揍飞他们!”娜美暴躁地吼道。“说吧罗宾,不管那两个笨蛋做什么我都要知道!”
罗宾合上书,抬起头缓缓环视了一圈,微笑道:“在接吻。”
 
 
索隆的右手按在了一文字的刀柄上,冷冷扫视着周围的森林。“跟了这么久,该出来了吧。“
路飞压低了眉头,顺着索隆的目光反向看过去,果不其然看到一个熟悉的梯形黑影将自己掩藏在茂密的阔叶植物背后。
“哼哼。”
黑影发出一声颇有大敌风范的狞笑,从树木后面缓缓走了出来。
那个熟悉的彩绘面具……那个围在脖子上和腰间的野鸡羽毛……还有那个夸张的发饰和手杖……这不是——
“啊!是你!”路飞几乎跳了起来,指着对方大喊:“那个把索隆变成猴子的大叔!”
^*^&)!@%。哼哼哼哼。”
语言依然无法沟通。尽管对方看起来是做了一番BOSS宣言,但两人只听懂了狞笑那部分。
“混蛋!快把索隆变回来!”路飞没有耐心再听下去,抡起拳头便揍了过去,索隆却一把拉住路飞转身飞奔起来。
“快放手,让我去揍他!”路飞用力挣扎着,对方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笨蛋,你还想被他的奇怪光线再照一次吗!说不定这次就要变成什么更奇怪的东西了!”
两人突然脚下一空,没有任何征兆地向下坠落。
 
“诶诶诶诶诶!——为什么这种程度的悬崖上会有那么厚的一层树叶啊啊啊!————”
 
索隆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崖壁上伸出来的树枝,低头望了望还在下坠中的路飞,朝对方尽可能地伸出手去,一边大声吼道:“快抓住我!“
路飞匆忙向对方掷出了自己的拳头,然而下坠速度似乎影响了距离的预判,弹性伸长的手臂在最后一刻擦过剑士探在半空的手,一把抓住了对方的尾巴。
“……!”索隆短促地呻吟了一声,抓着树枝的手很快松开,伴着路飞长长的呐喊两人一齐坠向崖底的深潭。
 
 
“快点出发去找他们吧。”历经一场漫长的尴尬之后,娜美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用天候棒敲了敲桅杆上的铁皮。“动作不够快的话,弄不好我们也得在那座岛上过夜。”
“明白。”船员们立刻四散去作起航准备。
“找到后怎么办?”罗宾望着众人忙碌的背影,笑着问。
“我绝对要揍飞这两个在我们一团乱时恩恩爱爱的混蛋。”娜美回以一个青筋跃动的甜美笑容。
 
 
入水的一瞬间犹如砸在水泥地面上令人痛得浑身就要散架一般。缓冲过程中索隆发觉潭底很深,至少他们没有触底的风险。他在水底摸索了一阵,触到了路飞的衣服,于是揪着对方的领子冒出水面。
他将湿漉漉的路飞丢在岸上,一边大口喘着气。“我砍了你啊混蛋!!你想杀了我们两个吗!”
“唔……没办法嘛。够不着其他的东西了。”路飞咳了几口水,冲他咧嘴一笑。
“给我去拽别的东西!”
“知道啦知道啦。不碰你的尾巴就是了。”
歇了一会儿,索隆拍了拍路飞的后背。“走吧,天黑之前我们要赶到岸边,桑尼号肯定会过来找我们的。在那之前我们先要看看怎么从悬崖底部爬上去……”
船长认真地点了点头,刚要站起来,突然上空传来另一声诡异的呐喊,似乎有飞速接近的趋势。两个人立刻摆出了紧张的战斗姿势。
随着一声巨响,潭中水花四溅,他们隐约看到什么人跌进了水里。两个人安静地观察了一会儿水面,只见一串气泡晃晃悠悠地冒了上来,之后便再无动静。
“嘁,旱鸭子吗。”索隆将刀卸下放在岸边,脱下了上衣,扭头嘱咐了路飞一句:“不要乱跑,我去把人捞上来。”
“唔。”路飞点点头。
索隆转身跳进了水里,不一会儿从水中捞出了一个戴面具的胖子丢上了岸。
“啊!这不是——”路飞瞪着对方大吼:“这个白痴究竟是怎么会也掉下来啊!这不是他的地盘吗!!”
“不知道。”索隆拧着腰布上的水,鄙夷地瞥了眼地上的土著祭司,恶狠狠地一脚踩在对方喝饱了水的肚子上。“快点醒来吧。”
土著祭司嘴里冒出了一股小喷泉。索隆不客气地踩了几次,直到最后对方自己撑起身子来咳了几口水,才拾起刀站到一边,拔出秋水指向对方。“快滚。我不想杀你,也没时间和你耗了。”
土著祭司缓了一会儿,忽然抬起头,眼泪汪汪地看向索隆,开口道:“@^U(@$^#。”
“啊?完全听不懂。”索隆不耐烦地皱起眉,扭头冲路飞小声问:“那个不太对劲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唔……”路飞握着自己的下巴,也在努力理解着对方的话。“你是不是下脚太狠了?”
“这点都承受不了也就愧为男人了。”索隆冷冷回敬。
这时土著祭司突然眼泪汪汪地扑到在地,然后拽住了绿发青年湿漉漉的裤子,情绪激动地喊道:“@^$%U^&&&*!”
“放开!我砍了你啊!”索隆拼命挣扎着,高高举起刀威胁对方放手,对方却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又喊了一会儿没人能听懂的土著语后,忽然摆出了放射光线的姿势。
 
“喂!你这家伙!!!!————————”
 
两人几乎同时大吼起来。
路飞焦急地冲向索隆,但似乎为时已晚,在视野被亮光吞噬的最后一瞬,他看到绿发青年冲自己转过的,绝望而无助的脸。
 
“索隆!—————————————”
 
 
 
(尾声)
 
傍晚,小岛的海岸边。
“这么说,那个土著还是什么的,为了报恩,把他变回来了?”集体审判的对象依然是路飞。娜美居高临下地瞪着他,用天候棒跺了跺地。
“嗯。”被胖揍得肿了一圈的路飞乖乖地跪坐在地上,低着头不敢看娜美。
“索隆身体怎么样了?”娜美回头瞥了一眼桑尼号,乔巴站在船栏边远远朝她挥了挥手:“索隆没事了,尾巴已经消失了,大概只是生理变化和惊吓过度,昏过去了而已。”
“那就好。”娜美松了口气,重新将脸转回路飞。“还有帐我没和你们算呢。”她低头看着路飞,狰狞地微笑起来。“在我们急得团团转时搞甜蜜是吧。”
“唉?”路飞震惊地抬头看着娜美。“你怎么知道我亲了他?”
航海士的脸上顿时多了几道青筋。“混蛋!自己承认了!全责在你是吧!!”
“唉??”阴影笼罩了鼻青脸肿的船长,路飞的后脑冒出冷汗。“等等,娜美,听我解释嘛!那是个人工呼吸而已嘛!”
“滚!你以为我信啊!!”
“啊啊!好痛!!娜美!!啊啊痛!!”
 
落日渐渐沉入海中。
又是一个吵闹的夜晚。
 
 
END
 
 
 
 
 

  1. 2013/03/13(水) 14:28:18|
  2. 【感谢流年】
  3. | 引用:0
  4. | 留言:0
<<【One Piece/LuZoro】Loving game(end) | 主页 | 废柴兔居然……能上了!!终于可以回家了!!>w>>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eilinna.blog126.fc2blog.us/tb.php/97-617e789f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PET

nic你可回来了。娘想死你了。

自我介绍

eilinna

Author:eilinna
感谢那些流逝的岁月。
然后,即使有再多遗憾也请面带微笑地挥手,同过去的日子永别。




LOCATION:天朝首都
SEX:女
AGE:爷终于成年了啊哈哈哈哈
FAVORITE:绘,文,吐槽。
DESCRIPTION:现实与网络走极端的多重性格精神分裂症患者。








【萌ING】『因为某人无节操实在太多
这里只放近期的』:

《家庭教师杀手REBORN》
本命:山云/骸云/DH,山狱,里可
雷:狱纲

《秦时明月》
本命:荆高
其它:聂卫聂,颜良颜

《盗墓笔记》
本命:邪瓶
其它:黑瓶/瓶邪,小花

《Inception》
本命:EA
其它:CA,CSC,AE

《JLU》
本命:超人/蝙蝠侠
其它:逆了也可以……

《战国BASARA》
本命:苍红,佐幸,小十政
其他:其余CP全部接受

《FFAC》
本命:SC/ZC
其他:RC,ZSZ

《CONAN》
本命西皮:平新
其他:白黑

《GUNDAM00》(L特指尼尔哥…)
本命:LT
其他:LS,H/AT,AL

《GET BACKERS》
本命:尸蛮
其他:雷蛮/邪蛮/夏蛮/士蛮/不动蛮,镜尸,十花接受

《NARUTO》
本命:鼬佐/卡佐/水佐
其他:蛇佐/鸣佐,佐鼬佐卡接受

《BLEACH》
正常向:一露/恋露
耽美向:茶一/浦一/魂一/恋白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未分类 (2)
【感谢流年】 (25)
【空中花园】 (14)
【伊甸黄昏】 (28)
【铅华洗尽】 (15)
【过路风景】 (20)
【云霄飞车】 (3)

FC2计数器

留言板

MUSIC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